<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二十章 今夕徐争
    海浪伴随着海风拍打在我和金昔的身上,耳边传来了海鸥的叫声,阳光很大,海水很蓝,时间过得也很慢。

    我与金昔分开唇瓣,我低头看着金昔,金昔却也将头低下,不敢看我。

    “农夫山泉…”

    “什么意思?”金昔抬起头,又羞又躲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抿着唇偏过去。

    “有点甜的意思啊。”我笑着说道。

    金昔脸颊粉红,她挣脱出了我的手,朝着岸边走去,边走还边说道:“不想和你说话!”

    “为什么又不和我说话了?”我追了上去。

    “因为…你…你很让人讨厌!”金昔羞恼道。

    “我怎么了啊?你刚才都掉海里了,我又救了你一次,怕你淹死,还给你做‘人工呼吸‘了。”我瞪大眼睛说道。

    “不许说了!狗屁的人工呼吸!我掉海里还不是因为…你…你去死!”金昔自知事情难以解释得清楚,连忙快步朝着洞穴的方向走去。

    我心头一阵暗乐,此时金昔这模样,哪里还能让人联系起刚见到她时的高冷样子?

    我一路追着金昔到洞穴门口,金昔揉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洞穴口背对着我,也不知道在生哪门子气。

    “摩西摩西?”我走到金昔身后,探出一个贼兮兮的脑袋看着她说道。

    “哼。”金昔瞥了我一眼,又转了一下身子,继续背对着我。

    “你咋又生我气了?”我好奇道。

    “我就没原谅过你。”金昔噘着嘴说道。

    “为什么呢?”我继续问道。

    “你好啰嗦啊!你自己心里清楚!”金昔使劲拽着草,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挠着头,左思右想,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我试探性地问道:“给点提示呗?”

    “你有喜欢的人了还…还对我这样。”金昔幽怨地说道。

    我一愣,低头久久不语,随后我抬起头,看着小岛上扑翅而过的飞鸟,说道:“可能是在你面前我无法控制自己,我这个人意志力是随心情变化的。”

    金昔偏过头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唇,挑起眉毛对我说道:“你最好别对我有想法,在我拿到世界冠军之前,我不会谈恋爱的,不会和包括你在内的任何人交往。”

    “我知道…只要等出岛以后,你别把我当流氓抓起来就行了。”我苦涩一笑。

    “那说不准。”金昔背过身子说道。

    “如果不是在这座岛上,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就显得很多余了,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叹息着说道。

    “你说,一个人一辈子可能只喜欢一个人吗?”金昔对我问道。

    “应该不太可能吧,我记得我幼儿园喜欢的女生叫小钰,小学暗恋的女生叫小雅,初中暗恋的女生叫小妍…一个人怎么可能只会喜欢一个人?”我认真地回道。

    “哦…”金昔神情冷漠地看了我一眼,应了一声。

    “你觉得呢?”我笑着看着她。

    “我不知道。”金昔摇头说道。

    我在金昔的身边坐了下来,叼了一根草衔在嘴里,然后将双手枕在脑后,平躺在了地上,看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对她悠悠地说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生我气了。”

    金昔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我,说道:“你说来听听。”

    “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轻浮?”我对她问道。

    金昔没有出声回答我,只是点了点头。

    我继续问道:“是不是很让人觉得没安全感?”

    金昔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了。

    我把草根放在口里嚼了几下,直到口中满是草味。

    我对金昔说道:“其实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轻浮小人,唯利是图,难成大器,我重来就没有你那么大的目标,想拿什么世界冠军,我没想都没想过,我做一点看一点,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觉得怎么开心怎么来,做事肯定会留有遗憾,但是我不想顾头顾尾,只是觉得不要后悔就好,你在岸上的行为很让我感动,所以我就想亲你。”

    “可是我又希望,我做的每件事,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我身边的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是你知道吗?这是不可能的。”我吐掉了口中的草根子,目光悠长地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金昔抱着双膝,好奇地看着我说道。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加入了一个叫逐梦电竞社的社团,这个电竞社很有意思,分四个部门,其中一个部门叫端茶递水部,里面的社员没有打游戏的资格,每天的任务就是给其他三个部门的社员服务,只有在没有事情做的时候,他们才有多余的时间上网玩游戏。”

    金昔摇摇头,颇为尴尬地对我说道:“我没上过大学,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不过我听得懂,你接着说把。”

    我说道:“然后我看不惯这种现象,我觉得这就是社团在剥削那些社员,我想帮助他们改变这种现象,于是我和其他的部门对着干,我想让所有部门的社员都地位平等,人人都能玩游戏,我觉得大家都是学生,加个社团谁想去扫地抹桌子?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对,挺有正义感的。”

    “结果呢?”金昔眨着大眼睛,对我问道。

    我苦笑道:“结果…结果就是我惨败,出现了一个叫沈晗青的人,他对我一直坚信不疑的人生观,弄出了一点动摇。”

    “我想帮助的那些人,最后没有一个人是向着我的。”我补充道。

    “所以啊,一面又不想对做过的事情后悔,一面又想无拘无束,随心所欲…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无拘无束,就代表可能会有后悔,不想留有后悔,就意味着做什么事情都要畏手畏脚,三思后行。”我感慨道。

    “没想到你在平时还会想这么多东西。”金昔说道。

    “那你听懂我想表达什么了吗?”我转过头,注视着金昔澄澈的目光,说道。

    “你…你想说什么?”金昔没由来的一阵慌乱,俏脸一红,连忙把头撇过去。

    我在心里琢磨了好长一段话,最后全部省略掉,对她言简意赅地说道:“我就是想吻你,虽然这样不对,但我不想后悔,我他妈的,就是喜欢你。”

    “……”

    金昔一下子显得有些慌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别说这些话来骗我了。”金昔脸上的表情闪烁不安,显得有些为难。

    我把手摊开,在地上呈大字型躺着,我笑了出来,说道:“那你就当我是在骗你吧,我也不求你也喜欢我,反正出去以后,你的志向是世界冠军,而我只是想好好当一个替补,也谈不上会有什么关系了。”

    “其实是外面有人在等你吧?”金昔问道。

    “这个重要吗?”我反问道。

    “对你而言,有人等我,和没人等我,又有什么区别?”我补充道。

    “没区别。”金昔下巴抵在膝盖上,悠悠地看着远方。

    “吗?”

    “什么?”我皱眉看着金昔。

    金昔摇摇头,笑道:“没什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我不解道。

    “喂,你为什么要叫徐争啊?”金昔话题一转,忽然对我问道。

    我笑道:“你怎么突然对我名字感兴趣了?”

    “好奇。”金昔微微歪着头,俏皮地笑道。

    “为什么要叫徐争啊…就是字面理解呗,徐就是慢的意思,争,就是与人一争高下,一争高低的争,这名字是我爸取的,他那个人吧,不太上进,不思进取,所以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意思是想让我不要急于求成,自己想要的东西,慢慢地争取过来,不能急。”我解释道。

    “这名字…还挺符合你的。”金昔若有所思道。

    “那你的名字呢?”我问道。

    金昔似乎早已等着我这么问过来,她笑道:“我的恰好和你相反,你是字面就能理解,我是读音才能理解,金昔又可以写成今夕,我妈给我取的,意思就是,有什么事情今晚之前就要做好,拖不得,不能慢。”

    “厉害了,那这么说,我们这名字还是情侣名了?”我哈哈笑道。

    “谁和你是情侣名了,我们的名字赋予的含义完全相反,意思就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金昔解释道。

    “哦,这样啊,是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不知道,但现在我们是一个岛上的人。说到这个情侣名…那你英雄联盟的id又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也和我的这么像?”我对她问道。

    金昔说道:“你说的是我电一的id吗?‘浮云落日终有归处’?”

    我点头说道:“嗯…我看别的妹子都是取的什么夏日么么茶,xx猫,xx少女之类的,你怎么取了一个这么男性化的id?和你的形象完全不符啊!”

    金昔说道:“哪里不符了,浮云落日,就是今夕里,夕阳的景象,浮云和落日,总有一天会到它该到的地方,意思是我一定会达到我想到的地方,也就是总冠军。”

    我竖起大拇指,说道:“不愧是中国女faker,厉害了,解释起来一套一套的。”

    “那你的呢?‘未待旭日不可语寒’是什么意思?”金昔好奇道。

    我说道:“字面上的意思是,没有等到黎明来之前,就不能抱怨严寒,理解得更深刻一点就是,我也一定会等到我想要的黎明。”

    “那我们两个的意思其实是差不多咯?”金昔惊异道。

    “是啊,只不过你是在等黄昏,我是在等黎明。”我哈哈笑道。

    “有什么区别吗?”金昔蹙眉说道。

    “可能没什么区别。”我笑道。

    “好吧,我现在最后问你一个问题。”金昔神色颇为认真,有些严肃地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