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炽热的心
    由于有了金昔找鸟蛋的前车之鉴,我找食物也有了一个方向,我开始在这植被间找个头比较低矮的树,然后爬上去找鸟蛋。

    这个小岛上的鸟类还是挺多的,到处是鸟,而且很多树上的鸟巢还不止一个。

    只不过,很多鸟巢里并没有蛋,只有少数几个有,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也只找到了十几个鸟蛋,洞穴周围几本都被我探索了个遍,除了很高的树我不敢爬以外,能找到的鸟蛋,都在这里了。

    我又去椰树上取了两个椰子,然后两个全部凿开,我连个裤兜里装满了两蛋,两边腋下一边夹了一个椰子,盆满钵满地回到了洞穴口。

    我回去以后,金昔已经起来了,她就坐在洞穴口,但她的精神看上去很差,脸色苍白,捂着肚子,秀眉微微蹙着,双唇紧抿,怀着恨意地看着我。

    “我的蛋呢?”她见我回来了,对我问道。

    “你这人有意思,你一个女生怎么会有蛋?”我哈哈大笑道。

    金昔扭过头,她说话的气息有些微弱,对我说:“你别给我装傻,昨天我还剩了三个蛋,怎么今早一起来就不见了?”

    我继续装傻充愣道:“我不知道!可能是你晚上自己压碎然后又被体温烘干,所以不见了?”

    “那我为什么在火堆旁边看到了蛋壳?”金昔指着那边的火堆,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说道。

    我说道:“哎哟,看来瞒不过你了,你还真是一个善于心机,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对,就是我吃了,你昨天明明拿回来不止七个,就只给我吃一个,然后又让我生火,又让我开椰子,自己藏得这么隐蔽,自己吃饱就行了,就不用管我死活了?把我当什么了?”

    金昔嘴唇一颤,眼角泛出了晶莹的泪光,她紧咬着唇,把头扭到了一边,一言不发。

    “呵呵,肚子饿了,想吃东西了啊?”我似笑非笑地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鸟蛋,放在了她的面前。

    她转过头看着我,说道:“我不要。”

    我笑容一收,对她说道:“你以为你要我就会给你啊?”

    我把那枚鸟蛋往地上一砸,泛白的蛋花溅在了金昔的裤子上,煞为显眼。

    “老子砸了都不给你!想吃东西自己去找,以后想喝水,自己去开椰子!老子就是倒了都不给你喝!”

    说着,我把一个开好的椰子汁直接倒在了外面,倒光以后,我把那个椰子给扔到了外面。

    金昔见到我的这番所作所为,身子急剧颤动着,她眼神又恨又委屈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蓦地一下哭了出来,她把脸颊埋在膝盖里,竟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刚才我的举动虽然大为解气,想到她昨天不顾我的死活,自己藏着蛋在偷着吃,还对我指手画脚的,我现在的这一番举动,无疑是找回了自己的尊严。

    不过看金昔此时的样子,我心里不知怎的有点难受。

    她为什么这样就哭了?难道被我气成这样的?

    人在荒野之中,面对着种种绝境,本性也就自然的暴露了出来。

    要是在正常的社会中,没有谁会为了这几个鸟蛋而斤斤计较,可在此时,这玩意就是能活命的。

    我和金昔在最原始的生存之中,不知不觉产生了怀疑和不信任,转而又变成了敌对,而这一切的源头——只是几个鸟蛋而已。

    贪婪,矛盾,怀疑,欺骗。

    复杂,忍让,虚伪,讨厌。

    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在我和金昔之间,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最后,我赢了。

    我现在同情金昔,只不过是同情她被我看穿一切后所失落的样子而已,我依旧恨她。

    我还是恨她偷藏鸟蛋,不顾我的死活。

    “我和你在海城老街区的时候,你曾请我吃过一碗面,现在两清了。”

    金昔哭的时间很短,她随后抬起头,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声音分外绝望。

    我皱眉对她说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什么请你吃过一碗面,两清了?什么意思?”我不解道。

    金昔只是呆呆地蜷缩在洞穴门口,如同一座雕塑,任我怎么说,她也不回我了。

    我把我掏来的十多个鸟蛋在火堆旁全部烤熟以后,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走到了金昔的旁边,有些犹豫地对她说道:“你昨天给我吃了一个,我也给你吃一个,给。”

    我把手伸在了金昔的脸颊旁边,她只要一转头,就能看到这枚鸟蛋。

    可是金昔却纹丝不动。

    如同——

    一个死人。

    我内心忽然一阵慌乱,连忙问道:“金昔?”

    我推了她一下。

    金昔单薄的身体直接沿着岩石壁斜躺了下去,如同一个没有生命气息的零丁纸片。

    我把手中的鸟蛋扔在了地上,立即将她抱在了怀里,摇着她的身体说道:“金昔?金昔?金昔!”

    金昔嘴唇一片苍白,眼睛紧闭着,她好像很冷,身子也有一点弓起来了,手始终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金昔艰难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眼中一片空洞,再无往日一般灵气秀娟。

    还好,还好,她没有出现意外,没有死。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刚才开玩笑的,我没有要让你生气的意思,你快吃点东西,我掏了十多个鸟蛋,我全给你吃!”我着急地说道。

    我万万没想到,先前还有力气和我拌嘴的金昔,在我烤熟鸟蛋的间隙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实在太让我惊愕了。

    金昔的额头非常烫,她看起来高烧严重,而且应该不止这一会了,她整个早上都没什么精神,可能也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走不出去。

    我把金昔拦腰抱到了火堆旁边,把鸟蛋放在了她的嘴边,对她说道:“金昔你吃,你吃点。”

    金昔依旧是嘴唇紧抿,不肯吃,怔怔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你吃啊,我求你了,我刚才都是气话,我小心眼,我就是一时间没想得通,我不是故意的!”我着急地向金昔解释道。

    金昔艰难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我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

    我一听到这话,眼泪都险些急得掉了出来,我对她问道:“你怎么这么严重?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金昔似乎真的已经没有了想要生还的想法,她看着岩石顶端,怔怔地说道:“昨天…我真的只拿了七个鸟蛋,昨天…下午,你和我怄气的时候,我就觉得身体不对劲…可能和喝了底下的水有关系…我拉了无数次肚子,整个人都虚脱了…晚上饿得熬不住,就…就吃了一个蛋,那三个,是我留给你的,但我不想你晚上吃,那样到早上了,你又会没力气…”

    她转过头看着我,说道:“我昨天发烧又腹泻,我知道自己没救了,食物你留着,等救援来。”

    “我…不欠你了。”金昔脸上露出了一丝恬静的微笑,然后双目仿佛失去的光彩,一动也不动。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她先前说的那句“我和你在海城老街区的时候,你曾请我吃过一碗面,现在两清了。”是什么意思了。

    我用力地锤了一下地面,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我把金昔轻轻放下,迅速跑到了椰子旁边,把椰子拿在了手中,然后自己饮了一口,对准金昔因为缺水而显得干燥发白的嘴唇,给她灌了下去。

    金昔呛了一声,我立即觉得还有戏,于是发了疯地重复着,把一整个椰子的椰汁都给她灌了下去。

    金昔又呛了几下,眼睛里流出了眼泪,她目光幽哀地看着我,我知道她仍旧在撑着,于是我捡起鸟蛋,放嘴里嚼碎了,也一并对上了她的嘴唇,让她咽了下去。

    金昔脸上渐渐又有了红润的颜色,没有以前那样病态的苍白了。

    我依旧是把金昔抱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一刻也不想松手,生怕她会离我而去。

    “你一定要好起来,这只是一个小病,你不要想得那么悲观。”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金昔昨夜没睡好,此时被我一口一口的喂下东西以后,她躺在我怀里,睡着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察觉到金昔的面色越来越红润,呼吸也逐渐平稳,终于放下心来。

    金昔就是发烧加腹泻,加上这些天缺水又缺食物,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她先前,还真是把我吓得不轻。

    金昔的性格,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她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示软弱的一面,在我面前始终要强,说话有时候虽然不让人讨喜,但她的内心,终归是善良和单纯的。

    人性,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复杂。

    怪不得我刚才回来当着她面打坏鸟蛋和抛洒椰子汁的时候,她竟会抛下在我面前一向要强的外表,哭了起来。

    她在重病期间,把仅有的一点食物留给了我,把所有的希望都留给了我。

    金昔家里穷,也没读什么书,所以在对待事情上面,她有自己看待的方式,也很单纯简单。

    她当时就是认为自己快要死了,所以想把东西留给我,而我却仍然没有理解她。

    怪不得她会哭得那样伤心。

    想到这里,我内疚不已。

    我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火堆旁边,然后自己走到洞穴门口,心中充满了自责。

    我手中拿着一根细小的木枝把玩着,现在,我很想来根烟,然而在这个地方,连食物都没有,又怎么会有烟?

    我用弹烟头的方式,把小木枝给弹到了一边,但就在这个时候,我浑身一僵,脑中灵光乍现,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我扔东西,扔得很准。

    第一次见柳雨芊的时候,我就是把一百块钱精准的弹在了她的手上,让她化解了付不起钱的尴尬。

    无论是弹烟头,还是抛物体,我都抛得很准。

    我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远处我定准的树叶扔过去。

    “啪…”

    树叶飘落在了地上。

    打中。

    看着洞穴下穿梭于丛林之间的野兔,我在手中小抛着石头…

    我忽然觉得…

    我可能要吃到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