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零七章 当你女朋友
    金昔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的答案。

    我想也没想,直接说道:“金昔上,金昔上,金昔强,无敌,这种场合就该她上场。”

    金昔也不客气,直接说道:“那好,我上了。”

    随后,dy战队的五名成员,也跟着上场了,不过与g完全不同的是,我们这边的上场,没有任何欢呼声。

    因为压根就没人认识他们。

    我见两边的比赛差不多要开了,反正是一场表演赛,我也没闲心关注,于是在此时离开座位,朝着秦郁的方位跑了过去。

    “秦郁,别拍照了…”我走到她旁边,小声对她说道。

    秦郁转过来看着我,说道:“你不是要比赛吗?”

    我说道:“比个毛,别人上了。”

    秦郁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错嘛!身子骨挺结实,果然吃力。”

    我老脸一红,就知道刚才调戏金昔的话被她听见了。

    秦郁对台上的金昔望去,对我说道:“说吧,她是谁?在训练中心找的新女朋友吗?”

    我一瞪眼,说道:“怎么可能,她就是我们战队的一名成员,和我压根就没关系。”

    “你们战队还招了女生?你一开始怎么没告诉过我?”秦郁再次问道。

    我挠了挠头,说道:“因为并不重要啊,在战队里面,她是主力,我是替补,一般是她上场,tga的一整个赛季,我都一把没上,全是她在打。”

    秦郁顿时就来了兴趣,接着问道:“这女孩子这么厉害?”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她韩服前四,技术超级厉害。”

    秦郁说道:“啧啧,长得漂亮技术又厉害,难怪你会对她流哈喇子。”

    我着急道:“什么叫流哈喇子,她那个人,性格和外貌完全不成正比,一个地道的游戏痴,脑子里除了打比赛,什么都不管,你看我们大家,都是穿的休闲服,就她一个人穿着队服,从来不化妆不打扮,脾气也很差,还有点膨胀,你要是和她接触过就明白了。”

    秦郁点点头,继续说道:“不喜欢打扮,长得漂亮,清纯单纯,不正是你们男生喜欢的类型吗?”

    看着秦郁一直挑刺的模样,我不满地说道:“你要在这么说,我可真不高兴了。”

    秦郁一板脸,说道:“怎么?看到你调戏别的女生,我还要过来给你鼓掌打劲?”

    一听秦郁这话,我又立马泄气了,我低头说道:“我知道错了…”

    秦郁踮起脚,伸出手帮我整理整理了衣领,说道:“好啦!我还不了解你!以后还有这种事情,不要被我抓到现场了,知道吗?”

    我连连点头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嗯?”秦郁柳眉倒竖地看着我。

    看到秦郁眼神不善的神色,我这才发现被秦郁套路了一波,连忙又改口说道:“不对!没有下次了!”

    秦郁笑道:“好啦!不逗你了,话说你还打算在这个队伍里呆多久?我消息都打听得怎么样了?”

    我陷入了思索之中,皱眉说道:“我昨天在庆功宴的饭局上,见到沈晗青了。”

    “沈晗青?你又见到他了?”秦郁惊讶道。

    我点了点头。

    “然后呢?他和你说了什么吗?”秦郁问道。

    我缓缓说道:“他和我说了挺多了,他早就知道我在这个战队是为了打听他的消息,我估计以后很难知道那两个消息了。”

    秦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沈晗青不是个简单人啊!既然这样,那你就退出来吧,曾文迪那边,应该不会怎么为难你吧?”

    我继续说道:“说到曾文迪…沈晗青还和我说,曾文迪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昨天给曾文迪泼了一波脏水,让我不要和曾文迪走得太近了。”

    秦郁听完以后,沉默不言。

    而我立即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沈晗青脑子有病,这个人城府太深,表里不一,知道我恨他,还明目张胆的泼曾文迪脏水,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帮曾文迪办事了?”

    秦郁抬头看着我,说道:“不…小争子,和你相反,我反倒觉得沈晗青说得对。”

    秦郁这话莫名的让我一阵恼火,我说道:“你觉得他说得是对的?”

    秦郁握住我的手,连忙说道:“我知道你讨厌沈晗青,但是你得听听我的意见,我和你想的不一样。”

    被秦郁温热的小手这么一握,我立即就冷静了下来,说道:“那你说吧。”

    秦郁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沈晗青城府深,但有一点你没弄明白,你不知道城府深的真正含义。真正城府深的人,在平时的生活中,绝对不是阴沉着脸,寡言少语,然后做起事来又阴又狠,让人感觉这个人有心机,其实这样根本就不是城府深。”

    秦郁的一番话,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还是头一次听见这种理论,秦郁比我大一岁,不是白大的,确实比我多懂了许多东西。

    我连忙对她说道:“你继续说。”

    秦郁继续解释道:“真正城府深的人,是在平时的生活中,你觉得他和正常人一样,照常嬉笑,懂人情世故,让你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直到最后一刻,等你被这种人不知不觉地整到奄奄一息的时候,你都看不出他面具下的样子是什么,真正城府深的人,你看不出来他城府深。”

    秦郁这话让我深表赞同,我对她说道:“就像三年一样,我觉得你人真好,真女神,什么都和我谈得来还长得漂亮,直到我被别人告知你一直在骗我的时候,我才从活在梦里醒过来,是不是这个道理?”

    秦郁咬牙狠狠地在我腰间上掐了一下,说道:“你这老账得和我翻多少次?当时就该骗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啊…别使劲…疼…”我握着秦郁抓着我腰间的手,连连求饶。

    秦郁哼了一声,说道:“你怎么不说我现在也是在骗你?”

    回想到秦郁上次在听到我得了艾滋的第一表现,我内心又感动又温热,连忙说道:“你现在当然还在骗我,你骗走了我的心,现在我只留下一具空虚无物的躯壳跟着你死心塌地。”

    秦郁松开手,没好气地拍了我一下,说道:“你少恶心我!我不吃这套!以为我是你们队伍里那十几岁的小妹妹?”

    看秦郁这一脸欢喜的笑容,我心头暗乐,你不吃才怪了,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和年龄的大小没关系,关键是你是不是她所期盼说这句话的人。

    我哈哈一笑,说道:“对对对,毕竟套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戴的。”

    试问又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只吃几把不吃苦呢?

    秦郁双手环在胸前,嫌弃地说道:“得了吧!你们这些打游戏的职业选手,那方面个个都不行,套也免了。哎呀,你别把我带偏了,自从认识了你,我真是不纯洁好多了。”

    我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道:“是吗?”

    秦郁捂着唇笑了笑,朝我摆了摆手,说道:“不说这个了,说真的,曾文迪,我也不太建议你和他走得太近,他对你有些太好了,以前我一直都有这种感觉,感觉他不太正常,不过看你和他关系不错,他也确实帮过我们,所以我就一直忍着没和你说。”

    我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嗯,我听你的,以后我会注意一点的。”

    “那你准备什么退出来?”秦郁说道。

    “这个…不满你说…”我话语立即吞吐了起来。

    “嗯?”秦郁好奇地看着我。

    我说道:“其实我还想再试一试,我们这个教练挺厉害的,他的思想非常朝前,指导确实有一套,现在我们这个战队用的是一个新战术,我在里面占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而且马上要打lspl了,我如果发挥得好,上场就是一鸣惊人,其他的几名队员,我刚开始还觉得有不靠谱的人,但发现他们对于比赛都挺热衷的,我感觉这个战队有前途。”

    我指的那个不靠谱的人,自然就是曾行善了,一开始我觉得他在生活中吊儿郎当,阿谀奉承,觉得他很烂,但通过这两个月以来的了解,我发现他对于职业的态度非常认真,其他人更不用说了,王智家里挺有钱,完全是为了梦想而打的职业,周海龙也是一个话不多的打野,有自己的思想,也很听从队友的命令,这个战队给我的感觉非常舒服。

    秦郁对我说道:“所以说…你真的打算打下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秦郁说道:“我想试试…你也知道,我以前的生活百无聊赖,每天在寝室有些混日子,要不是能和你说说话和约约会啥的,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对学习也没什么兴趣,现在有一次打职业的机会,我想珍惜一下,实在不行,我再退出来。”

    “你觉得呢?”我看秦郁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有些紧张。

    毕竟,这件事情和我的初衷已经不一样了。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秦郁抬起头,笑容满面地看着我。

    “啊?”我脸上的紧张瞬间就化为惊异。

    “其实…我以前觉得你哪里都好,唯独差了一点——你似乎太过于向往平静甘于平庸了,你有很高的游戏天赋,但是你却对代打和代练没有很大兴趣,这两个事情你也只是在混零花钱,在我心里,男生应该拼搏一点好,你现在有了一个奋斗的目标,我会全力支持你!”秦郁认真地看着我说道。

    能够影响我打职业的,几乎就只有秦郁了,现在得到了她的支持,我就再无后顾之忧。

    我激动地说道:“好,我一定会打出成绩的!”

    “你这支战队要是真的打进了lpl,我就做你女朋友。”秦郁脸上泛着恬静的微笑,目光温柔地看着我说道。

    我大为惊异,说道:“你以前不管怎样都不肯答应我,为什么现在我去打职业,你愿意放出这种承诺了?”

    秦郁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说道:“不行吗?”

    “行,当然行,我很喜欢你这个承诺,能够刺激我!”我心情一阵愉悦,哈哈大笑道。

    秦郁神色收敛起来,在此时低下头,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她才缓缓抬起头,用真挚地目光看着我。

    “你以前…虽然对我很好,但是你一直都是在为我考虑,想着怎么样才能让我成为你的女朋友,想要的只不过一个身份,一个能够满足自己的虚荣,你欠缺着成熟,欠缺着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和使命感,只是满脑子想着谈恋爱。”秦郁很认真地看着我说道。

    我睁大眼睛看着秦郁,她的这番话让我心里有些震撼。

    的确,我当时满脑子心思都在想着怎样做才能让秦郁做我女朋友,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好好谈一段恋爱。

    “我作为一个女人,不能要求你将来要干什么,你身为一个男人,你的梦想和目标,不能为一个女人去做。所以在以前,这些话我没办法和你说,我不想要你去为我做什么,我只有权力不当你女朋友,现在你决心做一番事业,你也有了准确的方向和目标,我能做的,就是支持你。”

    秦郁稍稍歪着头,露出一口洁白的皓齿,笑容如梨花般灿烂动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