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零三章 炽热的心
    在二个星期后,我总算明白司马奕口中的魔鬼训练是什么了。

    从早上八点开始,连中午的休息时间都剔除掉,除了吃饭的十分钟,要一直训练到晚上十点。

    每天都是超负荷训练。

    而且,司马奕没有和我讲解任何职业赛场的东西。

    除我以外,其他的四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运营方式,司马奕说我不需要去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我只需要和他们配合就行了。

    如果我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

    所以,我们这支战队,有点像是我一个人的战队了,这种感觉很奇妙,男人应该都喜欢这种感觉,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无法反抗,只能听从。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不适应,整个战队都打得很杂,最常见的情况就是,我中路把对面中单单杀了,然后打野过来收掉我。

    然后我时不时的暴露在对方的眼位下去gank(抓人),然后突然冲出来一个打野和辅助,直接把我摁在地上摩擦。

    一开始,我还很懵懂无知,就像个游戏小白,完全适应不到这个团队。

    但司马奕坚决让我自己领悟,坚决要靠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和我们训练的战队,完全不是金昔先前的对手,也就是在换我之前,由金昔带领的战队和他们打,基本输不了,但换上我之后,开始盘盘输了。

    我的自尊心很强,但在面临到这种残酷现实后,我终于有些崩溃了,三天前的那种因为电竞而燃起的热血沸腾已经荡然无存,只感觉自己是一条咸鱼。

    这天早上,我终于忍不住了,对司马奕说道:“教练,你不告诉我战队的运营模式,我很多东西都不懂啊,比如辅助三级游走中路三次,这在路人局里能见得了?对面打野红蓝buff都不打,蹲在我中路半分钟,这换谁,谁受得了?你要我打进攻和激进,但前提不能有打野帮忙啊,我得和对面正常solo,才有办法激进起来,不然我就是提款机啊!”

    “我说了,这些东西要靠你自己去领悟。”司马奕对我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淡。

    我恼火道:“领悟归领悟,但是,我打个比方,一个小学生学数学,连乘法都还不会,你不可能让他自己去领悟二次函数吧?”

    司马奕只是淡淡地说道:“没那么夸张,你只是还没开窍。”

    一开始我觉得司马奕这种看穿一切的气质很酷,现在我只想削他两刀。

    我苦闷地对他说道:“玩游戏还需要开窍?我就不明白了,整得和牛顿似的,被苹果砸一下就能开窍…悟出万有引力。”

    “你少说两句,玩游戏当然要多想。”金昔掐了我的腰一下。

    “我日…男女授受不亲,你少占我便宜啊。”我抚着腰间,瞪着金昔说道。

    在这段时间里,金昔貌似知道了我的敏感点是腰部,时不时的就喜欢掐我腰一下。

    “我占你便宜?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金昔柳眉一颦,毫不畏惧地反瞪到我身上。

    我说道:“那我不管,你下次再掐我,就别怪我摸你了,虽然你也没什么可摸的,不过蚊子小,也是肉啊。”

    在斗嘴方面,金昔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也只有秦郁勉强能和我五五开了。

    金昔气得满脸通红,又在我腰上掐了两下,边掐还边说道:“来啊,你来摸啊!”

    妈的,我从来就没听过这种奇怪的要求…

    我撸起袖口,准备真的动动手了。

    而此时司马奕咳了咳嗽,说道:“好了,你们这主力和替补不要没事就闹矛盾,徐争啊,我说你没开窍,其实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你看,金昔掐你的腰,你觉得痒,只有用手去挡着。你打比赛的时候也是,对面的战队,始终能挠到你的痒处,而你却挠不到他们的痒处,所以只能输了。”

    严格来讲,司马奕现在讲的东西,和比赛没什么关系,但这个比喻却让我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立即就来了兴趣,说道:“教练,你还能再说细一点吗?我具体该怎么做?”

    司马奕摇了摇头,笑道:“下一把快开了,你准备一下,再多的理论,不如实践。”

    挠到痒处?什么意思?

    我带着疑惑打着比赛,过了三天,我终于有些初窥门径的意思了。

    我使用的英雄,依旧是司马奕要求使用的那五个英雄,对面也从来不会ban,毕竟是训练赛。

    我开始熟悉了对面战队的作战风格,他们的打野喜欢照顾中路,在三级前,必定会找机会来干我。

    而对面的中路又有点菜,我就在三级前猥琐,三级以后,我就安排周海龙入侵他们野区,找打野的位置,在确定打野所在的方位对我没威胁后,我便开始想办法单杀对面中单。

    然后在3-5级之间,如果下路压力不大,对面的辅助就会解放出来游走。

    于是我提出要下路狠压线,让周海龙的打野去下路反蹲,这样,对面的辅助不但游走不了,打野也插不了手,只能去下路帮忙缓解压力,我就又有单杀中路的机会。

    我开始观察对面的弱点,并且找到了解决办法,接下来的对局中,他们一局也没有赢我们。

    当然,我之所以能说得这么轻巧,是因为对面战队的水平本来就不高,不知道是司马奕从哪来弄来的战队。

    在我们和他们打了一周将近二十几局训练赛后,司马奕对我问道:“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赢对面的战队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变强就行了,我无敌。”我胸脯拍得啪啪作响,对司马奕说道。

    “……”

    司马奕一脸无语,我见状后哈哈大笑道:“教练,我开玩笑的,你看看你,慌什么,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挠到痒处,才是关键。”

    “哦?”司马奕立即就来了兴趣。

    我继续说道:“这一个星期以来,前三天,我都是被压着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安排的那支战队是不是水平一般的原因,我发现他们的打法非常的程序化,比如打野只要找着机会,三级前准会来干我,干不死也要逼我召唤师技能,然后辅助也喜欢找机会游走,我看准这几点以后,慢慢作出改变,那些战队也不知道变通,就慢慢打得过了。”

    司马奕点头对我说道:“很好,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另外和你说一句,阵容打法程序化,和一支战队的水平高低无关。”

    “什么意思?”我问道。

    司马奕这话一出,其他人也相继把目光放到了司马奕身上。

    司马奕说道:“越厉害的战队,程序化的程度越高,模式也越正规,韩国人为什么厉害,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在每一分钟的时间,他们需要做什么,由于扎实的基本功和高超的个人能力,他们在前期基本很难被压制住,一切都会按照他们的思路走,这也是咱们目前国内的战队一直想模仿他们,却一直模仿不上的原因,想去模仿韩国人那种精细的运营,却又没有他们出色的个人技术。”

    “那这和不会变通有什么关系?”我皱眉道。

    司马奕继续说道:“韩国人可会变通了,但和你们想的变通不一样,就拿徐争你的这支战队来说,你找到了对面打野和辅助的弱点,然后变了应对方式,就能轻松赢了。假设对面是一个韩国战队,你们要是能找到他们的这个弱点,他们这一局也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变通,会被你克制住,这也是赢他们的关键,可是韩国人的战术非常多,下一把,他们或许就不会以辅助和打野为核心了,让你找不到克制方式,这就是你现在打的这支训练赛战队和他们的差距,他们也同样程序化,按照步骤来,只不过,他们有很多种程序,一旦一种行不通了,他们会在第二局迅速更换,所以说在大赛上,为什么韩国人很难输或者只输一把打个3比1,就是因为摸索不到了。”

    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联想到司马奕让我当这个替补的意义,我问道:“教练,你的意思是…假如我们面对了一个很强的韩国战队,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对我们现在的实力是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

    司马奕脸上露出了微笑,对我说道:“你继续。”

    我继续说道:“那先让金昔和他们打,假设是bo5,在金昔和他们打了1比2的情况下,觉得打不过了,这个时候派我上场,由我去摸索他们的进攻特点,然后让我以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开始进攻,打破韩国人的程序化体系,对不对?”

    “聪明!”司马奕大为赞赏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聪明的是奕教练你才是,这种法子都想得出来…”

    “奕教练,你这么厉害,为什么甘愿来我们这支战队教我们啊?你去个大战队,如egg,g,他们厉害的成员那么多,俱乐部又有钱,假如被你这么一指挥,何愁抗韩无望?”王智在此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司马奕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抗韩,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办法抗韩,我想证明中国电竞,但是个圈子里,远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只要大俱乐部招收韩援,就永远不会有夺冠那天,一场比赛三个中国人打七个韩国人,怎么可能赢?

    曾行善笑道:“原来奕教练是想组个全华班出来啊!

    司马奕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作过多的纠缠,而是笑着对我们说道:“你们别想那么多了,既然认可我,就好好训练,咱们战队,一定会打出成绩!

    斗鱼创建这支战队,可以说唯一的亮点就在这个司马奕身上了,这人着实是个天才,难道斗鱼这么一个商业化平台,真的会创建一个战队去抗韩?去完成电竞壮举热血梦?

    想抗韩成功?

    说实话,我不太相信。

    不过,也有可能是司马奕怀才不遇,和金昔差不多,恰好被斗鱼招收进来了,然后我们误打误撞就变成了一支没有商业性质的热血战队?

    这个想法虽然也不靠谱,但现在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最后五天,三天给金昔,两天给徐争,做好最后的备战,进军tga!”司马奕在此时昂起头,眼神中,充满了炽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