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张帆宇的居心!
    她拿过了床边的一个眼饰假面,戴在了眼睛上,然后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走到了我面前,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用食指在我肩膀上划着,说道:“你说呢?我也是来参加张帆宇的生日会的,刚才在舞台上觉得你身材很好,很结实,我就喜欢你这种——”

    “强壮的男人。”她伸出舌头在唇边转了一圈,往我脸上呼了一口气。

    我日,好他妈专业,这女人是约过多少次才会有这样的娴熟?

    她见我没说话,又说道:“你是喜欢我戴面具,还是不戴面具的样子呢?没想到你面具下的这张脸,还挺帅嘛,你手上的这条疤也好有男人味哦。”

    她伸出手,又用指头在我左手手臂上划着,我看到她滑嫩白皙的手臂上,并不是像秦郁那样是光洁无暇的,好像有好几个细小的针眼,这女人难道得过什么病?打过吊针?

    我尴尬地说道:“小姐姐,我这个…我不约,这样不好。”

    她娇笑一声,说道:“不约?”

    她伸手往我下身摸去,我立即打了个哆嗦,往后移了移。

    “嘴上说着不约,但是身体已经很诚实了。”她妩媚一笑,指了指我的下身。

    我老脸一红,把腿并拢,咳了咳嗽,说道:“我穿完衣服就要下去了,我还想去吃东西呢,我没吃晚饭。”

    她朝前走了两步,继续靠近我,说道:“还没饱啊?想吃饱,不用去下面呀,姐姐我可以喂饱你…”

    她声音酥腻至极,听得我直哆嗦。

    他妈的,这一定是张帆宇那小子故意的,这房间搞不好就装着什么摄像头,要是我真和这姐们来了点什么关系,他把录像给秦郁一放,就老子不就玩完了?

    不过这张帆宇还真是不会制造巧合,就这样放一个女生在我房间里,老子不警惕才怪了,这也太明显了。

    “我叫小柔,你可以叫我柔柔,宝贝儿,先抱抱我,找点感觉,好吗?”这叫小柔的女生又对着我媚眼如丝地说道。

    我感觉再这样软磨硬泡下去,说不定真要给她说服了,老子虽然表面不正经,可实际上却从来没动过真格,在这一方面,我还单纯得很,经不起这女人的磨练。

    既然和她好好说话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我把脸一板,对她吼道:“张帆宇为什么要让你到我这里来?!”

    她可能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发怒,有些惊愕地说道:“你…你在说什么?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要求过来的…你不要这么不解风情好不好?我都这么主动了,你对我这种态度,让我很难过的。”

    我哼了一声,说道:“那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过来的,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一个不解风情的人,你出去吧!”

    有些事情就是得拉下脸皮,再和她墨迹,得墨迹到什么时候去?

    我说完以后,她眼睛立马就噙满了泪水,神色显得有些绝望,她可怜楚楚地低下了头,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了,然后打开房门,离开了房间。

    看她刚才的那种神态,我开始对自己的猜想产生了怀疑。

    难不成她是真看中了我的身材?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啪啪作响,老子这充满阳刚之力的健康体魄,被一个女生看上应该不奇怪,唉,看来是我自己不自信了,人家可能只是单纯的想上我。

    可惜,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答应她的,就算她不是张帆宇弄过来的,那我也不能做对不起秦郁的事情。

    而且我这一做起码就一晚上过去了,超强待机,也不是她能吃得消的,我也是为了她好。

    本着阿q精神自我安慰了一番,我打开衣柜,准备选几件合适的衣服。

    但就在此时,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

    我心中突然一下子警惕了起来,不对,她要是真的是自己想过来约我,出于礼貌的约炮精神和第一印象,她最起码也应该会在门口敲门才对,怎么可能会直接进来坐在我床上?

    我在猫眼处望了一眼,发现是张帆宇。

    这下子我就更怀疑了,这女人刚一走,张帆宇这个生日派对的东道主居然有空亲自上门来找我,也太巧了。

    我倒要看看这个张帆宇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堆出了让人捉摸不到真实想法的笑容,把门打开了。

    “啊,张帆宇兄弟。”我笑着对他说道。

    张帆宇也是带着微笑地看着我,说道:“徐争兄弟,你对刚才的那个女人…不满意?”

    我笑着说道:“那小姐姐是兄弟你特意帮我找的?谢谢了好意了,前几天撸的有点多,现在圣如佛,暂时还没有别的想法。”

    张帆宇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了,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这事是老哥我做的不对,小李!”

    他转过头,朝着走廊尽头瞪了一眼。

    “来了,宇哥。”

    那矮个子的小李迅速跑了过来,他手里还提着一瓶打开的红酒和两个杯子。

    “把红酒和杯子给我!”张帆宇对他说道。

    “好的…”小李连忙哈腰把那两样东西都给他,然后迅速转身了。

    “你干嘛去?”张帆宇皱眉对他问道。

    “是龙哥让我拿的红酒,现在宇哥你拿了,我得快点送给他送过去。”小李解释道。

    “那我手上的酒,你想让我待会自己拿下去?”张帆宇说道。

    “好吧…”小李又规规矩矩的走到了他的旁边。

    张帆宇脸上带着笑,说道:“徐争兄弟,招待不周,我给你道个歉。”

    他把两个杯子放在了小李手上,然后亲自把红酒倒上,递给了我一杯,然后杯子在我下沿撞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了!”

    说完以后,张帆宇便一口将红酒喝光。

    我沉默了一会,也仰起头,将红酒闷了。

    随后我笑着对他说道:“兄弟,你太见外了,你做到这个份上,实在让我很惭愧。”

    张帆宇笑了笑,说道:“那兄弟,你先换衣服,我挺忙的,先下去了。”

    “好的…”

    在他们走之后,我把门关上,然后迅速走到浴室里,抠喉咙把刚才的酒都吐了出来。

    我不相信张帆宇会这么好意故意送个美女来上门,八成是有什么目的。

    现在他目的没达到,居然就蹲在门口等消息,然后本来就不算什么大事,还要拿一杯红酒来道歉,虽然他尽量装作出了一副巧合的样子,但他演技实在太浮夸了,实在是不得不让我这个老油子产生怀疑。

    我猜这红酒八成有古怪,虽然他也喝了一杯,但有些药可以撒在杯子里的,拿酒一冲,什么都看不到了。

    为了保险,我把那杯酒全吐了。

    我在衣柜里选好衣服全部穿戴整齐以后,立即就就感觉脑袋有点晕晕的,和喝了一杯白酒的那种感觉,像是突然有了醉意。

    我明明已经把酒全部吐掉了,还只喝了一杯红酒的量,怎么可能会头晕?

    看来我猜想的一点没错,这张帆宇在给我下套呢。

    好在我的意识还是足够清醒的,我把换下的旧衣服里的钱包手机全部装在了新换上的衣服里,也包括了那把弹簧刀。

    我把小丑面具别在腰间,一切都处理完毕后,我准备开门出去了。

    就在我刚一开门的时候,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短裙的女子突然抱住了我。

    “宝贝儿,等急了吧?”

    她双手紧紧环在了我的脖子上,身体也紧紧的贴着我,但关键是,这个女人我压根就不认识,可能又是张帆宇找来的。

    “急,很急!”

    我将计就计,反手抱着她,嘴巴在她脸颊上乱蹭着,但一下都没亲上去,我只是担心房间里会有摄像头,于是把她抱着作戏,一路亲到了浴室里,把浴室门给关上。

    “宝贝儿,没想到你还喜欢这调调,喜欢在浴室里呢?”

    我松开她以后,她边笑着,边解着自己的裙子。

    我脸色一狠,直接把她狠狠地按在地上,她吃惊道:“宝贝儿,你这么粗鲁?”

    我把口袋里的弹簧刀拿了出来,笔在了她的面前,她瞳孔猛地一下扩大,似乎想喊,我迅速拿手捂在了她的嘴上,瞪着她说道:“别动!动一下就捅死你!”

    “别出声,我问你几个问题,老实回答,我就不会动你,你要是敢叫一下,只要一下,老子就在你身上捅几个血窟窿,明白吗?”我压低着声音说道。

    她害怕得点了点头,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把手从她嘴巴上移开,我看见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嘴巴都咬得发白了,似乎很想喊,全身因为害怕而在不断发抖。

    我朝门口望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别的动静,松了一口气,这浴室应该是安全的,不然张帆宇早就带人进来了,于是放心地对她问道:“是不是张帆宇要你来的?”

    她点了点头。

    “张帆宇是不是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我继续问道。

    她又点了点头。

    妈的,果然如此,张帆宇这小子就是想搞臭我。

    “你待会叫两声,声音要大一点,怎么叫不用我教你吧?要比较激烈的那种,叫完马上放你走。”我打开手机,给她录着像,说道:“可以开始了。”

    这女人怯怯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张开嘴巴,很自然的叫出声来。

    妈的,真他吗的专业,差点给我听出反应了。

    我让她叫了大概三分钟,说道:“好了,够了。”

    这女人立即闭上嘴巴,说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我说道:“出去以后我会盯着你,这件事情不许说出去!你要是让张帆宇知道没完成任务,他应该不会给你好处的吧?”

    她点了点头。

    那这样就行了。

    就在我把弹簧刀重新放进口袋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我凑近到她的手臂面前,皱眉说道:“你手上这针眼是怎么来的?”

    我发现无论是她还是上一个来的小姐姐,手臂上都有很多针眼,初看还不明显,但仔细一看,却能发现非常多!

    这应该不是吊水或者打针能弄出来的。

    她使劲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

    我心里忽然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说道:“你身上这衣服应该没口袋吧?你备着安全套没?”

    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没,我忘…忘了。”

    看着她此时的样子,我气得火冒三丈,我咬着牙,把弹簧刀再一次拿了出来,狠狠地对她说道:“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她手扯得笔直,把弹簧刀在她手腕上刺出了一点血迹,我说道:“不老实,老子就先在你手腕上划出一条和我左手上一模一样的疤出来!你要是还不肯说,老子就给你肚子上来两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