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臣妾坐不到
    我对司马奕说道:“奕教练,你给我的这些英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你以后会让这些英雄在比赛中上场?”

    司马奕说道:“其他的你暂时先不要问,只管练就是了,反正给你的账号是无分段账号,你可以从零开始练。”

    我说道:“不是,这几个英雄我都会玩,还是有点基础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啊!”

    “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我需要你很认真,很心无旁骛,很努力的把这几个英雄练好,练到你狐狸的那种程度。”司马奕酷酷的说道。

    我无奈地说道:“好吧,我试试,大虫子这种东西真的不出时光杖走纯ap路线吗?”

    “对。”

    我转过头,看着专注地看着自己电脑屏幕的金昔,对她问道:“你能猜到教练心里的想法吗?你怎么评价这几个英雄?”

    “你照教练说的做就行了,不会有错,他是个什么想法我也不知道。”金昔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小妞,一开始还谁都看不起,现在这么服司马奕了。

    “练,练他妈的。”我点开了排位界面,开始我的第一场排位了。

    一上午过去,从上午九点半开始,一直到十二点,我总共打了五把排位,对面基本当然是五连胜,我怎么说也是一个金牌代练选手,打这种低端局简直不要太轻松。

    金昔那边,也是教练一直在和他们讲解战术,告诉上单ad在这个版本应该练哪些英雄,战术应该怎么调整。

    由于我和金昔不是一个体系的,所以我听他们那边的讲课没有用,我一直在排位上分。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把房门关上,躺在床上,拨通了曾文迪的电话。

    “迪哥,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我直接开门见山,没有任何客套了。

    “什么消息?!”曾文迪一听,立马就激动了起来。

    我继续说道:“我昨天晚上把逐梦电竞社的一名精英打手给灌醉了,然后他透露,精英社的那些成员都出国当交换生了,这就是沈晗青安排的去向。”

    曾文迪诧异道:“不会吧?他没有让那些电竞社成员去某个新平台当打手或者代练之类的?”

    我问道:“你一直以为他把那些选手弄去新平台当代练了吗?这个我不清楚,不过那个电竞社的成员确实是这么和我说的,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好了,剩下的事情我总不用管了吧?”

    曾文迪缓缓说道:“很好,你这个消息很重要,剩下的不用你操心了,我会去调查清楚的。”

    “这沈晗青居然把那些成员安排出国了…他不想盈利?”曾文迪在电话里小声念叨道。

    我问道:“迪哥,你刚才在说什么?”

    曾文迪连忙说道:“没什么,待会电话挂了之后,我给你发点奖金,另外一个消息你有眉目了吗?”

    “你指的是斗鱼这边为什么要创建这个战队吗?”我说道。

    “嗯…”

    我皱眉说道:“这个我还不知道,不过斗鱼给我们找的这个教练非常厉害,应该是个人物,他现在培训我们,好像是真的想让我们打出点名堂。”

    “真的打出点名堂?你们一个个年龄都太大了啊,而且除了你和你说的那个主力,其他人的水平貌似都很一般吧?你们顶多就在lspl混出点名堂,而一个战队最赚钱的时候,是必须打如lpl,你们有希望打进去吗?”曾文迪问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希望挺大的。”我说道。

    “斗鱼这么商业,好好的直播业不做,为什么要创建你们这样一支战队?要说斗鱼的老板有什么电竞梦,我是不可能相信的。”曾文迪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我说道:“好了好了,迪哥,我有什么消息会告诉你的,反正两个任务我已经完成一个了,而且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斗鱼好像就真的只是想单纯的创建我们这个战队去打比赛,或许还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好吧,总之一句话,尽量把事情弄清楚,我不会亏待你!”

    电话挂断以后,手机那边收到了一条汇款短信了。

    曾文迪直接给我打了十万…

    曾文迪也是财大气粗的一逼,我就透露了这么一个消息,就花十万来买。

    老子这一下子就又变成土豪了。

    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从白天排到晚上,每天大概打15局左右,用一百把,刚好上了钻一,原本司马奕给我定下的两周钻一的目标,我一周就完成了。

    所选的英雄自然也是清一色的大虫子,安妮,飞机,卡萨丁,艾克,我主玩位置是中单,次选位置是上单,反正不管是哪个位置,我都选择是那五个英雄…

    这段时间我已经习惯早起了,每天七点左右能准时起来,我中午不睡觉的,所以每天一到晚上十一十二点,我就困得不行,倒头就能睡着,生物钟保持得很好。

    白天打打排位,时不时的调戏一下金昔,和她拌拌嘴,加上训练基地的伙食相当不错,我这段时间过得还是挺满意的。

    昨天晚上秦郁和我说,今天是张帆宇过生日的日子,她也被邀请去张帆宇家里开party了,问我能不能过来。

    我头发恰好也有点长,需要出去剪了,我打算找几个理由和司马奕请个假,今天我必须出去一趟。

    我在房间里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以后,走到了外面,司马奕他们此时正坐在大厅的桌上吃着早饭,司马奕见我出来了,指着桌上的面包说道:“快,小争,我特意给你留的豆沙面包,你最喜欢的,再不快点,行善就吃了。”

    我笑了笑,对教练说道:“奕教练…早餐的事情还不急,那个…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司马奕说道:“我知道,你昨天打上钻一了,一周就超额完成了目标,很不错!今天加把劲,上大师!积分上我给你加了五分!下个月工资得到加成buff了。”

    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对司马奕说道:“不是,奕教练,是这样的,你看我头发,很长了,虽然我俊俏的容颜不会被这发型影响到多少,不过听不舒服的,我习惯了短发,我想请个假出去一下。”

    司马奕笑道:“剪头发啊,你出去就是了,一个小时够了吧?”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是,剪头发是次要的,那个…我今天想请一天的假,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看我这七天表现得这么好,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做了,超额完全了目标,我想出去办点事。”

    司马奕一听我要请假一天,立马就皱起了眉头,说道:“徐争,训练这件事情,放松不得的啊,而且我早就说过,所有成员在这一个月,不允许请假,等咱们顺利拿下tga以后,多的是娱乐活动,你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我说道:“这件事情就今天才能办,我那个…一个最好的朋友结婚了,我要当伴郎,今天得去一下,所以要顺便把发型理一下。”

    司马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都七点半了,结婚的伴郎都是早上六点左右就要跟着新郎去迎亲,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这里?”

    我草,这个司马奕好难糊弄啊,我就随便找的一个借口,他都看出破绽了?

    我连忙解释道:“因为…没办法啊!我如果提早请假,我怕你不高兴,我只能在这个时候和你说了,在那边迟到一下,他们应该也会理解,毕竟我也是为了正事。”

    司马奕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早去早回,帮我和新郎问个好。”

    我心里一阵欣喜,连忙低头对司马奕说道:“谢谢教练!那我出门了!”

    我生怕他反悔,立即跑到了门外,把门迅速合上。

    看司马奕刚才那眼神,这老狐狸八成知道我在骗他了,不过还是让我出来了,可以,这很人情味。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外面旭日初升的天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早上这个时候我还在睡大觉,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每天都感觉很闲,但却觉得一点都不轻松,因为闲惯了。

    真正的轻松,是忙完后那来之不易的时间,大学里整日无所事事的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不如当年高三晚自习回家路上那几十分钟闲暇时间畅快舒坦。

    我现在就是这样,从早熬到黑的打了一个星期的排位,终于能让我抽出空去和秦郁约一波了,真他娘的爽,我在这鸟不拉屎的训练中心,人都快给憋坏了。

    我一来到楼下,迫不及待的秦郁打了一个电话。

    “喂,摩西摩西?我的秦郁小宝贝在吗?”我笑着说道。

    “摩西摩西,小争子大宝贝,什么事?”秦郁在电话那头也同样笑着对我说道。

    我继续对她说道:“我和我们教练请假成功了,现在你在哪里?出来陪我吃个饭呗?”

    “现在吃什么饭呀,早上八点,吃早饭吗?”秦郁问道。

    我说道:“当然是吃早饭啊。”

    “我吃过了。”秦郁笑道。

    “那我不管,再吃一顿。”我倔强地说道。

    “想见我就直说呗,要拿什么吃饭当理由,难道不吃早饭,你就不能让我出来见你了?”秦郁说道。

    “有道理有道理,是我疏忽了,这波锅我背。”我哈哈大笑道。

    我和秦郁约在了市中心的一个咖啡厅里,我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抖着腿,时不时的朝着窗外望着。

    “你在看什么啊?”

    就在我十分焦急地在等待着秦郁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秦郁今天上身穿着一件棕色的修身风衣,内着一件白色的蕾丝绣边花印白衬衫,黑色的百褶短裙下,一双灰色的裤袜紧紧的包裹住了她修长的大腿,她把包放在了旁边,用手抚着裙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看美女。”我对她说道。

    秦郁撩了撩她那一头乌丽的长发,全数撩到脑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我说道:“那你这一早上,看来了多少个美女呢?”

    “一个都没有”

    “就看到了一个仙女。”我叹息地说道。

    秦郁一双时刻带笑的桃花眼依旧是自然而清澈,嘴上擦着亮晶的口红,白颈赛雪,眉目如画,她撑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我说道:“仙女这么多,我算是什么名头的?”

    “钟无艳吧。”我想也没想地回道。

    秦郁笑着说道:“我要是钟无艳,肯定要找老实人嫁了,你这个人我高攀不上。”

    我睁大眼睛说道:“我就是老实人啊!万里挑一的老实人,只要第二胎能保证是我的,我愿意接任何盘。”

    秦郁脸微微一红,瞪着我说道:“你再和我开这种玩笑,我就把你吊起来打。”

    我点头说道:“好啊,来吊打我,狠狠蹂躏我。”

    “臣妾坐不到。”秦郁摊了摊手,叹息道。

    我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心疼我。”

    秦郁莞尔笑道:“我说的坐,是坐上来自己动的坐。”

    我愣了好一会,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脸色沉了下去。

    “哈哈哈!傻逼,一大早就和姐姐我斗嘴,不自量力!”秦郁开心地大笑道。

    “给你看一个东西,张帆宇给我的,要我今天带着。”玩笑过后,秦郁把包放到了自己腿上,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

    我瞪大眼睛,说道:“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