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世界第三狐狸
    “你多用几次q技能,就可以回血啊,回血是摆来看的?升到二级有蓝量补充,加上多兰戒的回蓝,你不要吝啬你的蓝,一级能用q就用,利用好普攻的伤害,对面劫只能怂到兵线外面,他一级就要被压得很惨。”金昔没好气地说道。

    “这就是你的玩法吗?好吧,很凶,不过我不太习惯,我喜欢稳着点来。”我对金昔说道。

    “什么叫凶啊,我一看到你一级的劫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混经验,我就看不过眼。”金昔说道。

    我一阵无语,一级的狐狸打得劫连经验都不敢吃?我是做不到,可能也只有金昔能玩出来了。

    “firstblood。”

    我还在和金昔愉快的谈笑风生,而一血就已经诞生了。

    “这狮子狗打了红,二级就来抓下了!”

    曾行善的德莱文连二级都还没到,刚想凶起来,却被狮子狗给蹲到,牛头闪现q,狮子狗闪现e,加上奥巴马输出,他身上还挂着辅助的引燃,开出治疗后直接被秒。

    “我德莱文最怕的就是二级抓下,这下一血人头直接给了奥巴马,我还少个治疗,难玩。”曾行善摇着头说道。

    周海龙说道:“他们辅助和打野都没闪了,待会我来帮你抓一波下路。”

    “嗯…”听到周海龙的话以后,曾行善似乎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不再抱怨了。

    我没空去管他们,我也没有按照金昔说的做,她那样凶悍的打法,估计也只要她自己驾驭得住,不过我用我自己的打法,找猥琐刁钻的找角度出q,依旧是无悬念压制住了劫。

    我和劫到达三级的时候,劫已经被我压制得只剩下半血了,正在嗑药,完全不敢上来补兵。

    半血的劫…已经进入狐狸的斩杀线了,但不过一套技能是没法直接秒掉他的,还得增加几发普攻才行。

    我要是极限q来回都能命中劫,然后冷不丁地闪现跟个魅惑,再开w,在他被魅惑的期间平a引燃,才能杀他,如果是面对一些实力不强的路人,这种击杀思路是稳稳的,只不过面对的是职业选手,可能我闪现出e的时候,他也闪现了,那样就击杀失败了,没必要。

    “这个劫已经死了啊,怎么不杀他?”金昔见我在兵线周围左右晃着,以为我在发呆,对我提醒道。

    我脑子里其实在想怎么杀劫,此时金昔开口,我说道:“我知道能杀他,可是条件比较苛刻,我在等他失误。”

    “条件苛刻?我为什么觉得很简单?你想怎么杀他?”金昔对我问道。

    “先在远处扔q,在劫吃到我来回二段q的巨额伤害瞬间闪现上去给e,只要能魅惑中,他就死了。”我老实的对金昔说道。

    我猜她应该和我想的差不多,只不过她胆子比我大,预判也比我要准,所以才觉得好杀。

    金昔说道:“你想用这种办法杀劫,能成功就怪了,你让我来操作一下,我告诉你怎么杀他。”

    我心里一阵惊异,难道金昔又和我想的不一样?

    这人是怪物吧?

    我摇了摇头,对她说道:“不,你和我说,我照着你的做就行了。”

    金昔凑过脑袋,指着屏幕说道:“你看这个劫,他现在总是躲在兵后面,就是怕你魅惑他,手上还掐着一个w一个闪现,两个位移,你靠着你刚才那个办法是不可能的,你就也躲在兵后面,e兵然后闪现,魅惑就能过小兵了,然后在e中他的一瞬间,放q和w,然后利用q技能的加速朝着他的后路跑,无论他是用的是w还是闪现,都会被你追上,都能吃到你的平a,这样他不就稳死了吗?”

    我闻着金昔头上的发香味,一阵心猿意马,谁说只有男人认真才帅的…女孩子认真起来,也同样很迷人嘛…

    她见我没有回复,转过头瞪着我,说道:“你有没有在听啊?”

    我立即回过神来,说道:“在,在听呢,那我试试?”

    “嗯…”金昔用手撑着下巴,在旁边翘着二郎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幕。

    我按照金昔所说的,慢慢靠近劫,我们之间隔了一个血量健康的小兵,我平a了他一下,劫立马后退,但我也后退,为的就是不让劫有警惕。

    劫见我a了他一下之后就后退,立马又转过身来,重新a小兵,此时我们三级的经验条已经满了,经验都差不多,看来他想迫切的到四级。

    我就在他转过身回来的一瞬间——

    魅惑妖术!

    闪现!

    欺诈宝珠!

    妖异狐火!

    引燃!

    平a!

    我手指在键盘上按得啪啪作响,一套连招一气呵成,劫从半血的血量,瞬间就下降到了残血,我利用欺诈宝珠给我带来的加速效果,朝着劫的后路断去,a出了最后一下平a!

    劫连交两个位移技能,闪现和w,拉开了与我的距离,手速也很快!

    不过,他还是慢了,只要吃到魅惑,他就注定是一个死人了。

    他最终会被引燃的真实伤害烫死。

    “不错。”在一旁观看的司马奕,也脸上带笑,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不过金昔脸上却没有什么波动,仿佛我刚才的操作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操作一样,在她眼里,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我靠,我刚才单杀人了,你就不夸夸我?”我皱眉返头看着她说道。

    金昔双手环在胸前,说道:“这有什么好夸的,还不是我教你的?只能说勉强合格吧,没出什么差池,也没有什么亮点,毕竟对面的中单菜得很。”

    这一把的其他路被打得苦不堪言,上路宋杰华的剑姬完全不是瑞雯的对手,下路被打野抓了一波之后,也是无所作为被压刀,可能也只有金昔敢说对面菜了。

    当然,我也能,毕竟我单杀了。

    我附和道:“对,对面中单真瘠薄菜!”

    我推掉一波兵线,此时等级也是四级过半,回家以后,钱刚好够恶魔法典,一个草鞋,外加两个小饼干。

    金昔却在此时对我说道:“把鞋子换了,带个真眼,对面有狮子狗。”

    我一拍手,说道:“对,有狮子狗,差点因为单杀而膨胀了。”

    还好金昔提醒的及时,我连忙把草鞋退了回去,带了个真眼出来。

    “你如果对自己的技术自信,真眼就不用插了,放在身上,我怀疑对面的狮子狗一到六级必定来抓你,因为你没闪现了。”金昔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老姐,稳的。”我对她笔出了一个ok的手势。

    “不和你说了,哼!听我的话不耐烦,你自己玩吧。”金昔把头偏过去,没有再看我的屏幕了。

    我每次看着金昔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想笑,外表高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傲娇。

    这把除我以外,其他路还真是被入侵得很惨,上路也被狮子狗抓死一次,野区螳螂直接被狮子狗打得落荒而逃,下路的德莱文明明死了一次还不甘心,非要和对面的奥巴马对拼,结果下路两人双双把家还。

    对面可能以为我还是金昔,毕竟上把金昔的发挥太猛了,觉得不好抓,所以都把重点关照对象放在了上路和下路上面,没有特别的针对我,反而觉得其他人那边更好打开突破口。

    这把看样子是真没什么吸了,上一把还是六分钟之后对面才开始发力,我刚到六级,上下两路就隐隐有崩盘的趋势了。

    “我到六了,是时候第二次单杀劫了。”

    我感觉这把我除了单杀,其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你知道狐狸单杀劫,有哪里注意事项吗?”金昔说好的不再看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偷偷坐在我旁边,对着我的屏幕指手画脚。

    我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道:“我知道!这把你看好了,世界第三狐狸是如何单杀对面这个儿童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