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单纯一点好
    海城秋天的晚上有点冷,我多加了一件衣服,然后跟着司马奕还有战队的其他五个人出门了。

    出了小区以后,司马奕直接带我们来到了一家大酒店的门口,我对司马奕说道:“奕教练,不是说去吃夜宵吗?都十点钟了,来这里干嘛?”

    司马奕奇怪地说道:“对啊,是吃夜宵,东西就在这里吃,有什么问题吗?”

    我挠了挠头,说道:“我印象里面夜宵都是在那种小夜宵摊上,这还是头一次来酒店吃夜宵呢,没想到酒店里也会经营这玩意儿。”

    司马奕哈哈一笑,说道:“酒店里有地方专门提供早点和夜宵,夜宵是一种很受欢迎的饮食现象,酒店怎么会不涉猎?夜宵摊上的东西都不卫生,酒店里的至少吃了不会让你们拉肚子。”

    曾行善也附和道:“对嘛,奕教练怎么说也是堂堂司马懿,怎么能去夜宵摊上撸串?”

    司马奕笑着摇摇头,说道:“明天就正式进入训练了,到时候会很辛苦,先提前带你们吃顿好的。”

    不苟言笑的周海龙说道:“教练,那些该枪毙的犯人,在枪毙的时候,一般都会吃顿好的,我们不会这是这样吧?”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胖子平时表情凶凶的,没想到还会时不时的蹦个冷笑话出来。

    “哈哈哈,当然不是了,我是怕到时候你们嫌我太严,恨得我牙痒痒,先提前和你们处好关系,下午吃饭的时候有王总在场,大家都放不开,我看出来了,关于烧烤,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司马奕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曾行善试探性地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司马奕笑道。

    这句话让我想到康帝了,没有什么局是抢大龙翻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条…他的梗就是出自这里。

    金昔走在我旁边,她和其他人似乎并怎么合群,在此时对我小声说道:“男生都喜欢吃夜宵吗?我平时肚子饿了,最多在家里下一碗面吃,铺张浪费。”

    我乐悠悠地看着她,说道:“这不算是铺张浪费,人的情绪,一到夜晚就容易泛滥,在夜宵摊上,男生喝几瓶啤酒,一喝高,牛逼一吹,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花的钱只要能解决烦恼,就花的值。”

    “我只知道喝酒不能解决问题。”金昔淡淡地说道。

    “看来男女思维是有差异啊!话说我认识的女生里面,很少有女生晚上会吃东西的,不是都要减肥保持身材吗?”我对她问道。

    金昔蹙眉问道:“有这么一回事吗?我自己在家的时候,饿了就吃东西,从来没控制过。”

    果然金昔的思维不能用常人来衡量,在某些方面上,她是没有把自己当女生看待的觉悟,比如说大多数女生对衣服和化妆品都很执着,金昔却完全没在这方面花功夫。

    我惊异道:“不控制饮食?那你是怎么保持这么好的身材的?”

    金昔并没有因为我夸她身材好而有什么情绪起伏,只是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我想了想,说道:“对了,曾行善和那街头混混里,我发现你好像是个练家子啊!我看你手法很专业。”

    金昔蹙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看着金昔这一本正经的防范着我的样子,我真是一阵无语。

    我说道:“我就好奇,想知道你平时是不是在搞锻炼之类的。”

    金昔平静地说道:“是,那些都是我哥教我的,我现在每天都有在练,锻炼身体,顺便在面对一些图谋不轨的人的时候,能有个自保的能力,面对一些难以交往却又不得不接触的人,让他们有所顾忌。”

    我知道金昔后半句话说指的人,应该是曾行善了,当然了…也不排除在指我…

    “你哥?就是上次你照片上的男生?”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

    金昔冷冷地说道:“这不关你事!”

    我微微一笑,也没再追究了,而是对她问道:“主力姐,你觉得你很能打吗?真有自保能力吗?”

    金昔说道:“一般般吧,至少长大到现在,没发生过什么不能让我控制的事情。”

    我看着前方的车流和马路,说道:“其实,最好的自保手段,是脑子,最厉害的人永远不是最能打的,能打的人,多半只能给别人当保镖。”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吗?小聪明!”金昔不屑地说道。

    “奕教练,你看咱们这替补和主力,好像关系很不错啊,一直说个不停。”就在此时,曾行善回过头看着我和金昔笑着说道。

    司马奕放慢了脚步,走到了我的旁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主力和替补关系好是一件好事,很多战队都是替补嫉妒主力,然后拉帮结伙,产生队内矛盾,是让教练和经理最头疼的,当年的老qg…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们此时已经走进了酒店,选择了一个桌子坐下,司马奕拉开菜单,对我们说道:“你们有什么讨厌吃的吗?对海鲜过不过敏?提出来,待会我不点。”

    我们这些人纷纷表示啥都可以吃。

    于是司马奕点了一些龙虾,闸蟹,扇贝,又点了一些猪脚和烤排骨,比我在夜宵摊吃的那些撸串果然高档了百倍。

    “大家要喝点什么酒吗?”司马奕笑着说道。

    “喝,来一箱啤的!”曾行善兴奋地说道。

    司马奕笑着说道:“那好,不过你们得记着,非放假的训练期间,队员不许喝酒,这是硬性规定。”

    我在此时为难地说道:“啤酒就别喝了吧…苦不说,还特别容易胀肚子,奕教练点了这么多东西,到时候全喝酒去了,菜都浪费掉。”

    曾行善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徐争哥,你咋这么不解风情呢?夜宵上的酒,就是男人的浪漫啊!”

    我笑道:“我没说不喝酒,我的意思是,不喝啤的,直接整白的,白酒,才是男人的浪漫。”

    曾行善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道:“还是徐争哥会玩!”

    司马奕却说道:“白酒?不太好吧,我不知道你们的酒量,喝高了怕闹出事…”

    我摆着手说道:“哪里这么容易喝高?大家都控制一点就行了,放心好了。”

    司马奕见我态度坚决,也不好拒绝,说道:“那好吧…一人来一瓶,我喝不了白的,我喝点啤的。”

    这个教练还喝不了白酒?那待会就由不得你了,我劝酒很有一套,现在就不要强硬着要他喝,否则太明显了,毕竟人都有一定的抵抗性,劝酒就是讲究一个温水煮亲妈。

    由于酒店内温度比较高,所以我把身上的两件外套都脱了,只穿一件短袖。

    金昔坐在我旁边,她看了一眼我的左手手臂,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手上的这条疤是怎么回事?上次忘记问你了。”

    我笑着说道:“没什么,意外吧。”

    “你也是因为意外?”金昔惊讶道。

    “什么叫我也是?你难道手上也有疤?”我皱眉问道。

    金昔摇摇头,说道:“我没有,不过我…算了,我不想提。”

    “你是不是小时候被螳螂劈过一刀,留下了一道疤,然后每个月都会流一次血?”我对她问道。

    “什么意思?螳螂那也能伤人?”金昔完全不解。

    我汗颜道:“你不懂就算了,话说你知识点还真是薄弱啊。”

    金昔低下头,秀美微蹙,似乎是说中她心上的某一点了。

    上次司马奕说我们这些人只有我,宋杰华,王智三人是大学生,其他人可能文化水平都不高…

    我赶紧安慰着金昔说道:“没事没事,女孩子嘛,单纯一点好。”

    与此同时我也想到了秦郁,似乎污一点,也很可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