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玻璃心的男人
    我好奇地看了她一眼,说道:“难道不是那个酒桶蠢?这还有为什么吗?”

    金昔淡淡说道:“酒桶蠢?蠢还会拐弯e闪吗?这就是一个走位上的学问了,不和主力学着点,反而怨对面太菜,这就是典型的不求上进的想法。”

    我瞪大眼睛说道:“我靠,这怎么就是不求上进了?”

    金昔振振有词地说道:“要想知道一个人的英雄联盟技术会不会到达一个比较高的层次,只需要知道他看一些精彩操作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就行了,有些人在看那些视频集锦上的精彩操作时,心里总想着,这上集锦的人也不咋地,我要是他,我也能做到。”

    我点头附和道:“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有时候看一些精彩操作集锦,总觉得上榜的人没啥厉害的。”

    金昔说道:“所以说你没有我厉害,抱着这样一种想法,是永远没办法进步的,你要以一种谦逊的态度去看,你看了上面的操作,要想着下次我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学习他这种应对方式,比如酒桶的拐弯e闪,我见得太多了,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去躲。”

    我啧啧称奇道:“你还会以一种谦逊的态度去看?难道不是除了你,在场的各位都是辣鸡?”

    金昔眼神一冷,说道:“你自己玩吧。”

    我连忙笑着说道:“别别别,主力的教育铭记于心,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躲过那个酒桶的大招的呢。”

    金昔蹙着眉头看着我,随后才缓缓开口说道:“因为他在等我的二段w,我知道他在等,所以我一开始就不打算二段w回去了,等我二段w消失的那一瞬间,酒桶一定会瞄准这个时候对我扔大招,那么我和他打一个反应上的时间差,在他有这个念头的时候,迅速后撤,这样就能躲过了。”

    我拍着手夸赞道:“卧槽,牛批。”

    金昔蹙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你这种不会学习别人长处的人,永远成不了大气候!”

    我瞪大眼睛无辜地说道:“我是真觉得牛逼啊!”

    金昔此时却懒得再理我,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开始下一局了。

    我上一把被虐得惨不忍睹,此时已经不想再排了,要是金昔在我对面,就得又经历一场噩梦。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转过身把门给关上,然后一身子躺在床上,掏出手机,思索了一下,拨通了曾文迪的电话。

    “迪哥。”曾文迪每次接我电话的都很快。

    “争哥,有什么消息了吗?”曾文迪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说道:“没消息,以后消息怕是很难弄到了。”

    “怎么?”

    “斗鱼这边搞的是封闭式训练,一个月都不许出门,训练基地在一个小区里,每天能接触的,就是身边的一些队友和教练,什么沈晗青,根本接触不到,我来斗鱼这么久,压根就没见过他的人。”我说道。

    “你再等等吧,会有机会的,你们现在搞这个封闭式训练,是为了一个月后的tga比赛吗?”曾文迪继续问道。

    “嗯…”

    “那就再等一个月,总会有机会的。”曾文迪平静地说道。

    我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说道:“迪哥,你不会真让我在这待一个月,给斗鱼出力去打比赛吧?”

    曾文迪说道:“你反正现在是替补,估计一个月后不会有什么上场机会,你就当在度假混日子,两边都给你开工资,世界上哪里有这么轻松的活?”

    我帮曾文迪办这件事,他许诺事成之后会给我一笔丰厚的报酬,所以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对曾文迪说道:“那迪哥,我可先和你说好,要是一个月以后,我还觉得没戏,那我就会出来了。”

    “没问题,你只要尽力了就行。”曾文迪说道。

    哎,想当初刚加入斗鱼战队的时候,我对曾文迪说的也是进入战队如果发现不了什么消息,我就退出来,现在又答应了再待一个月再退出来,等一个月以后,要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又要继续待下去怎么办?何时才是个头啊。

    手机嗡的响了一声,我看了一眼,是秦郁给我发的微信。

    上面只有一张照片,是秦郁在舞蹈房的样子,她穿着一身紧紧的连体舞蹈训练服,扎了一个丸子头,一条腿劈在了舞蹈房的墙壁上,似乎正在压腿,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

    我笑了笑,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这是在干嘛?

    秦郁回道:舞蹈前的压腿热身啊,以后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这样腿咚你。

    我心里蓦地一下升出了一丝温馨的感觉,我继续回道:腿咚是什么姿势?

    秦郁说道:就是我照片上的那样啊!腿咚就是壁咚的一种,壁咚是用手,我这是用腿。

    我哈哈一笑,回道:这样啊。

    过了几秒钟,秦郁才反应过来,说道:哟哟哟,你这小子,使坏呢?告诉你,姐姐我什么姿势都能作出来。

    又过了一会,秦郁发来一张在地上劈一字马的自拍,是对着镜子自拍的。

    我将一只手枕在脑后,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厉害了我的小姐姐,你有没有那种…就是那种…不穿衣服裤子的…”

    “没有,滚。”秦郁也同样发了一段语音过来。

    我对着秦郁发来了两张照片端详了一小会,继续语音说道:“你照片上的舞蹈房里,怎么还有男的啊?”

    秦郁说道:“都是我的男朋友,怎么了?”

    我发了一个微笑的qq表情过去。

    秦郁立马又说道:“这都是我们这里女生的男朋友过来看她们的啦,就剩我一个单身狗没人陪,就只好和你聊聊微信了。”

    我心头一热,我也想去找秦郁,可是我即将面临的是长达一个月的训练,想想我就有些坐立不安。

    秦郁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又对我说道:“你别瞎想,好好在那边呆着吧,我现在的初步目标是考舞蹈教师证,毕业以后就能当个老师了。”

    看到她愿意当一个老师,可以知道我当时给她的建议,她一直记在心里。

    我既为她高兴又失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后能当老师,我还不知道我能干什么。”

    秦郁又发来了一段语音,说道:

    “你负责当你自己。”

    “有我陪你。”

    我有些发愣,将手机放在胸口上,感觉眼眶热热的。

    秦郁随后又发来一条文字微信,上面写着:马上要开始上课了,先不说了,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

    我的房门在此时被打开了,是宋杰华。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察觉到我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愣了愣,随后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说道:“徐争兄弟,待会我们要一起去吃个夜宵,你去吗?奕教练请客。”

    我说道:“去啊,当然去了。”

    吃夜宵就意味着可以灌酒,待会要是能把司马奕灌醉,说不定能问到我想知道的东西。

    把宋杰华灌醉,说不定还能知道沈晗青把那些电竞社精英给弄到哪里去了。

    宋杰华走到了我的面前,叹了一口气,随后苦口婆心地对我说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强的人,就被金昔稍微赢了一把,你没必要这样的,她那个不是正常人,没必要和她较劲。”

    我微微一愣,感情这宋杰华还当我被金昔虐了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老子是那种玻璃心的人吗?

    我心思一转,有些悲愤地说道:“走,兄弟,我tm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一个大男人能被一个女人给打成这样,你待会不和我喝两杯,就别想回来了!”

    宋杰华无奈地说道:“好好好,我陪你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