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二百八十一章 我找到了青铜时的快乐
    妖姬居然再一次用出了w!

    她用这个w,不但成功地躲过了我的r和酒桶的q,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后果!

    因为我手速很快,在用完r后,几乎是同一时间q过去的。

    而此刻,虽然我q技能的那点伤害打在了妖姬身上,但却成功地被她用位移拉开了距离!

    此时她狗链子的二段效果触发,我被牢牢的禁锢在了原地,血量掉了三分之一。

    酒桶依旧没有放弃,他知道我还有e,而他自己还有大招,于是紧跟着妖姬跑着,他手中掐着一个大招没有放,因为妖姬的w印记效果还在,如果他把这个大招放了,那么妖姬可以二段w回去躲掉。

    酒桶在等,现在他只需要跟着妖姬,然后w的印记一消失,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大招的给死亡轰炸在金昔脸上,如果她提前w回来,那么我一个e技能也可以毫不留情的骑在她身上。

    总之,金昔这一顿乱秀,虽然很有用,也很华丽,还很让我意外。

    但是,我觉得她再怎么折腾,也是死路一条了,毕竟小鱼人的灵活程度和妖姬五五开,酒桶还是一个又有晕眩又有击飞的男人,这俩组合搭档在一起,基本逮谁谁死,就连妖姬也不能例外。

    我现在很好奇,金昔到底是打算被酒桶给炸回来。

    还是准备二段w回来接受我的骑乘式制裁。

    金昔头也不回地朝着中路左侧草丛跑去,看样子,她并没有想二段w回来的想法。

    在她w印记消失的那一瞬间,金昔作出了一个很让我纳闷的举动。

    她突然回头朝着酒桶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打算回去和酒桶站撸硬刚?

    就在我不明白这一点的时候,酒桶扔出了一个巨大的酒桶,开启大招了!

    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酒桶的这个大招,空了。

    酒桶预判的位置有点远,差那么一点就可以炸到金昔。

    金昔躲掉酒桶的这个r后,再次转了个身,继续朝着河道跑去。

    未待旭日不可语寒:?

    斗鱼丶小小生:…

    我还在兵线堆里守株待兔,等着酒桶把金昔炸回来或者金昔自己二段w回来,没想到一切全部化为泡影,还真他妈让金昔给跑掉了!

    就很气,很难受。

    酒桶这波gank宣告惨烈失败,妖姬血量还很充足,估计再过一会w就cd好了,我们怎么也抓不到她了。

    我无奈地给蓝buff处发了一个信号,示意酒桶应该帮我拿蓝了。

    斗鱼丶小小生:这波我的。

    我没有回他的话,刚才那个大招也能空,我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酒桶帮我拿蓝的期间,我一直在思考刚才妖姬是怎么放出w后,用了qe又能放一次r,想了半天,我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妖姬先前和我对线的时候,除了平a,没有放过一个技能,就连q技能都没有使用过,所以她那个时候的r,应该就是复制的w技能。

    然后酒桶帮我抓她的时候,她第一次用的并不是w!而是r,复制了w的r。

    其实,还有一个小细节可以知道妖姬到底用的是r还是w。

    那就是w的印记颜色。

    刚才妖姬r和二段r的时间都很短,我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妖姬本身的身上,没有注意w印记的颜色,因为r复制的w,和直接使用的w,颜色是不一样的,r是紫色,w是黄色,但刚才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这么多,只是本能的对这个现象感到奇怪。

    难道金昔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

    她一开始就猜到了酒桶会来gank我?

    不然怎么会在线上连q技能都不用?明显是怕r复制q技能,让她没办法灵活秀出来,她这一波把我和酒桶耍成了宛如两个智障。

    我把视野清楚得一干二净,金昔在视野上,是绝对不知道酒桶来了的。

    所以说她预知的这一切,全是她自己的意识,然后作出了这种精妙的计划。

    这个金昔的游戏水平,当真是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了…

    将这一切都理顺之后,我本能地往金昔那边瞟了一眼,现在我唯一的优势,恐怕也只有窥屏了…

    但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金昔直接在蓝buff后的草丛蹲我!

    我刚一发现这一情况,就立马摁下了e键!

    不过还是晚了,金昔w的伤害依旧是打在了我的身上,我直接二段e过墙,朝着蛤蟆处跑去,因为酒桶在那边。

    恶魔咒印!

    故技重施!

    幻影锁链!

    妖姬直接闪现过墙,qr二连打在了我的手上,并且将e技能出手。

    我没有任何犹豫,也立即交出闪现!

    但我交出闪现的那一瞬间,屏幕已经变成了一片灰色!

    我死了!

    金昔锁链出手的位置…

    是我闪现后的位置,我这个动作,已经被她预判到了。

    金昔身上多了一个蓝buff,她靠着蓝buff的墙等了一会后,酒桶姗姗来迟,然而她有蓝buff的加成,此时减cd已经很高了,w技能也就三四秒左右的冷却时间,直接隔墙w走,酒桶没有任何办法。

    斗鱼丶小小生:…这个妖姬好强啊,怎么感觉一下子变强了。

    我此时偏过头看着金昔,而金昔嘴角露出了一丝从容地微笑,眼睛半眯着,也同样在看着我。

    我咬着牙重新看着屏幕,妈的,这个金昔…一个女孩子,怎么英雄联盟能玩得这么好啊?

    我心里又气又无力,她被我阴了两次,装备比我落后,然后在没视野的情况下,我喊打野去抓她,这样都抓不死,我还要被她反杀,这样的对手,我怎么玩?

    难道还得呼叫辅助游走,上单tp,要四个人来抓她?

    这不现实啊。

    然而,在我这次死亡以后,才是我真正的噩梦开始。

    金昔开始不再执着于我的对线,她在出完鬼书之后,出了一个杀人戒,开始在上下两路包括野区疯狂游走,她的人头比从最初的1-2,直接打成了10-2,杀人书叠到了满层,到最后,她塔下强杀我,就一个eqr的事情。

    只要她露头,我必须得和她隔两座防御塔的距离,不然金昔知道我在哪了,翻山越岭也要来杀我,她装备变成夸张碾压后,我的那些什么大招,q技能位移,统统不管用了,只要交了e技能,过完e技能的无敌时间,就得死。

    她eqr,我死。

    wrqe,我死。

    我只要在上路露头,在下路的金昔就立马不见了,立即开w和r来赶路抓我。

    我在塔下被她强杀第三次的时候,就已经麻木了,已经没力气再去窥她的屏,因为感觉窥屏也没什么用,这把也还是赢不了,我也还是杀不了她。

    等她装备有了鬼书,满层杀人书,沙漏和帽子的时候,她杀我只需要wrq了,连q技能的印记效果都不需要触发,我就得死,她埋伏在各个草丛,只要我稍不注意或走一下神的时间,屏幕就灰。

    最后,我从2-1,变成了4-16。

    16个人头全是金昔杀的,其他人一次都没杀过我。

    在基地爆掉的那一刻,我头靠在电竞椅上,双目无神,嘴巴微张,我离真正的弱智,就差留下一点晶莹的哈喇子出来了。

    “好玩吗?”金昔摘下耳机,眼睛微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好玩,好玩。”我木讷的点了点头。

    “谁骑谁?”金昔问道。

    “你骑我,你骑我。”我转过头,朝她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现在对主力和替补的身份,还存在着什么顾虑没?”

    “没了,以后你是我的姐,我是第一个拜倒在你的运动裤下的人。”我长叹一口气,看着天花板说道。

    “得了吧你,一场游戏而已,我怎么感觉你和变了个人似的?没这么大的打击吧?”金昔嘴角又浅又好看的梨涡露了出来,一向冰冷的眼神中难得的对我露出一丝笑意。

    我抹了一把脸,说道:“我上次被打成这逼样,还是青铜一的时候,恭喜你,让我再一次找到了青铜一的感觉,让我重新体会到了这个游戏的乐趣,让我找回了童贞,灿烂的夕阳下,在召唤师峡谷中奔跑的妖姬和小鱼啊,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说完这话以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愤愤地说道:“妈的,那个斗鱼小小生是我们站里面的吗?”

    金昔说道:“你不会还在抱怨他的那个空大吧?”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都能空,我还能说什么好呢?”

    金昔一双无比透彻漂亮的眼眸迎上了我的眼睛,她略有些得意地对我说道:“你知道酒桶的那个大招,为什么会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