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算计金昔
    金昔三级这波把我击杀回家,导致我的金钱是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

    我身上只有四百二十块钱,要是再多个几十块,让我有五百块,我就再撑个多兰戒了,双多兰戒两个饼干,加上我比金昔多个引燃,要打还是勉强能打的。

    可是中单有一个小细节一定得注意,宁愿装备差一点,也不要省补给的钱,出门至少得保证两瓶补给。

    否则,就算装备比对面优秀,恢复却不足,对面用补给品就能把劣势打回来,得不偿失。

    如果金昔不坐在我旁边,我一定会买真眼加补给,把视野和恢复作好,这样中单才会有把劣势打成优势的机会。

    可是金昔就坐在我旁边…我还做个球球的视野,直接窥屏就好了…

    我直接买下了杀人戒,等了一会工资,出了两瓶补给,走到了线上。

    金昔补兵比我多,又拿了一血,所以她出门直接出了一个900块的恶魔法典了。

    妈的,恶魔法典这个装备,算得上是前期最契合妖姬的装备了,一旦出装时间很快,压制了对面中单的出装速度,那简直就是噩梦。

    我在此之后,面对金昔不敢轻举妄动了,在不和她上去对拼的状态下,两瓶小饼干足以帮助我渡过艰难的六级了。

    “你怎么连兵都不敢补了啊?”金昔对我问道。

    “你求我啊。”我语气贱贱地说道。

    就金昔这水平还想来嘲讽我?

    “呵呵,我会求你?有本事你一直都别补兵了。”我在防御塔前小心翼翼地补着塔刀,而金昔站在我前面按下大笑键嘲讽。

    “狮子不会因为犬吠而回头。”我淡淡地说道。

    “你…”金昔气得一咬牙,直接qw二连对我扔了过来。

    “嘿,你打不着!”我e技能一按,轻松把她的二连躲过。

    此时,看着金昔容易被激怒的样子,我突然心生一计。

    我故作漫不经心地对她说道:“你这么厉害,有本事越塔把我杀了啊?”

    “我告诉你,这是迟早的事情,但不是现在!”金昔并没有轻易上当,没有脑子一热来越塔杀我。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还当你多大能耐呢,连越替补的塔都不敢,凭什么当主力?”

    金昔气愤道:“不要脸!你这个被我拿一血的菜鸟替补,给我闭嘴!”

    “我不,除非你亲我一下。”我笑眯眯地说道。

    “滚!”金昔娇斥道。

    “连我的一血都拿过了,亲一下怎么了?”我皱眉道。

    此时,金昔身上黄光一闪,升到了六级。

    她咬着下唇,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如舞蹈般跳跃,她用极快的手速点出了r,然后在塔下对着我qrw,这波连招虽然杀不死我,但是却能把我的血量打到半血以下。

    她反应快,我的反应却也不慢,我在她w过来的一瞬间,立马q了一个小兵,将她的w给躲过了,只吃到了qw的伤害,而作为代价,金昔挨了两下防御塔,我们的血量都只剩下了半血多,我们俩人同时磕下小饼干。

    果然,金昔被我语言一干扰,打得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周密了,鲁莽得很。

    我还差两个小兵的经验升到六级,而金昔r的cd是三十秒,在这三十秒的时间内——我有机会单杀她!

    等我到六级后,只要能想办法骗出她的w,那么她就是死人一个了!

    我笑着说道:“你当我傻呢?qrw这种低端连招还能打到我身上?你怎么能有这么娇憨的操作?刚才杀我是不是因为运气好?我高估你了?”

    金昔说道:“你打游戏的时候,能不能别说话?”

    我将头凑过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说道:“你这个人很奇怪,嘴长在我自己这张英姿勃发,帅气动人的俊脸上,说不说话你管得着吗?再说了,咱们俱乐部里,难道还规定训练的时候不能说话了?人家台湾战队,打世界赛的时候还一起唱歌呢!”

    “牙尖嘴利!”金昔蹙着眉头瞪了我一眼。

    “什么叫牙尖嘴利?你看清楚了。”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经验条,还差一个兵的经验就要到六级了,我突然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

    金昔转过头,我对她露出了一个夸张的微笑,含糊不清地说道:“看到没,我的牙齿方方正正,又白又齐!”

    在我和她说话的期间,我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金昔身上,而是把余光撇向屏幕,趁着金昔转头看我的过程中,直接按下了ctrlr,点出了大招。

    “鲨鱼!”

    金昔似乎听到了耳机内的动静,眼睛蓦地一下睁大,迅速转过头看着屏幕,而我却已经把大招给挂在了她的身上,然后q了过去,贴在她的脸上,同时给她挂上了引燃。

    金昔迅速按出w想跑,却被我一个e技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追上,鲨鱼的巨口从地下钻了出来,把金昔短暂击飞,而我的e技能也应声落地,我这一套,直接把她秒了。

    “哎哟,主力死了?在拿了一血的情况下,被替补反杀回来?”

    想到先前金昔在我死前亮出熟练度嘲讽我的样子,我这心里别提有多舒畅了!

    金昔咬牙切齿地说道:“卑鄙无耻!游戏是你这么玩的?”

    “见过没有?”我问道。

    “没有!从来就没见过你这种人!”金昔冲我喊道。

    我笑了笑,极为得意地说道:“那现在见过了?我给你涨了见识,你应该感谢我。”

    “歪门邪道,我现在就把耳机音量给调到最大!”金昔把耳机重新挂在耳朵上,把音量真的提到最大了。

    我把兵线推到金昔塔下以后,回家买出了爆裂魔杖,准备先走一个深渊的路线,我看着金昔戴着耳机望着屏幕一脸专注的样子,立即打字对我们打野说道:

    未待旭日不可语寒:打野哥,来一下中路,右边河道没眼,蹲我一波。

    斗鱼丶小小生:1

    金昔由于不想被我干扰,所以视线一直没看我这边,而我一直有意无意地窥着她的屏,对面打野还在打石头人,根本没有来中的想法。

    我方打野是一个酒桶,有一个位移兴致的硬控,只要待会我把金昔的w技能骗出来就好办了,e和r都可以用来骗她的w,只要可以不被她的走位给躲过就行了。

    酒桶是有闪有大招的,而且金昔没闪。

    我此时在所有人里打字了。

    未待旭日不可语寒:妖姬,你是我的迷妹吗?

    我此时一直观察着金昔的神色,谁知道金昔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左下角后,就没理了,完全没有被我干扰到,看来她是真的认真起来了。

    我还打算趁着她打字的空隙放个大招过去,没想到有些不好使。

    但我依然没有放弃。

    未待旭日不可语寒:你不回答我,就是我女朋友。

    金昔眼睫毛一抖,深吸一口气后,打开了计分面板,把我给屏蔽了…

    而我在她把注意力转移到计分面板的时候,直接从裤裆掏出了一条鲨鱼,冷不丁地朝她扔了过来。

    但金昔听到耳机内传来的音效后,把记分面板一关,直接按出了w,把我大招给躲过了,好巧不巧的是,她w的位置恰好是河道的右边草丛,酒桶在这蹲着的。

    金昔小声念叨道:“我就知道你想骗我打字来阴我,我不上当。”

    此时,酒桶冷不丁地从河道草丛e了出来,一肚子撞在了她的头上,将妖姬撞成了晕眩。

    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弧度,说道:“那现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