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司马懿?司马奕!
    “徐争兄弟,你你和金昔约上了?”宋杰华在我耳边不可思议地小声问道。

    “看不出来啊,徐争哥,金昔这种女人你都可以约上?”曾行善也是颇为佩服的对我说道。

    我起初还没听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问,等我细细缓过神以后,才知道是金昔先前说的那番话引起他们的误会了

    我脸上并没有露出别的神情,而是极为淡定地对他们说道:“低调低调就好,这女人不懂事,喜欢到处宣扬。”

    我此话一出口,宋杰华和曾行善两人对我更加佩服了。

    我昂首挺胸的走到了金昔面前,把退房的押金给拿了过来,一脸神气的放在了口袋里。

    金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也不知道她的那番话已经引起在场所有人的误会了,她依旧是冷冷淡淡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门外,等着教练的到来。

    我在金昔旁边位置坐下,在她旁边小声对她问道:“怎么样?昨天在宾馆里面睡得还舒服吗?”

    金昔点了点头,说道:“嗯,没有蚊子,不用点蚊香,而且有热水,让我还有些不适应,总体来说很不错吧。”

    我汗颜道:“你以前是住的是什么破地啊,都立秋了,还能有蚊子?你不洗热水,难道一直洗冷水吗?”

    金昔看了我一眼,说道:“对啊,我一直洗冷水,很奇怪吗?”

    当然他妈的奇怪了。

    我只记得王诗楠无论夏天热到什么地步,都不会洗冷水,还义正言辞的告诉我女生不宜洗冷水,要是来了大姨妈,还会有诸多不便。

    我皱眉小声对金昔问道:“那你来了大姨妈咋办?也是开着水龙头,对着冷水一顿冲?”

    金昔俏脸一红,精致的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眉宇间略带愠色地对我说道:“不管你事!”

    我看着金昔鼻子上还有一点青色的痕迹,昨天背着那么重的登山包直接摔在地上,鼻子里流了不少血,于是我好奇对她问道:“你鼻子怎么样了?还疼吗?”

    我说这话的声音忘记刻意压低了,以至于被在场的其他队员给听到,他们再次用如吃了屎一般的震惊目光看着我。

    “鼻…鼻子?”

    “徐争兄弟这么会玩,鼻子还可以弄的?”

    “关键是金昔的鼻子不大啊那徐争兄弟是,针菇怪?”

    我看了一眼那些队员,心里升出了一阵恶寒,妈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金昔升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我说道:“还好,没什么大碍,除了揉上去还有一点疼以外,没别的问题的,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的门打开了,王总和一个体格瘦小,个头不高的中年人一起走了进来,只所以说他是中年人,可能有些牵强,因为他的五官清清秀秀无皱纹,年龄看上去并不大,可是穿着却很死板土气,金昔穿的土气是因为穿的是很落伍的运动服,是硬伤,而这个人穿着的土气,是因为搭配像是三四十岁的居家老男人穿着,上身穿着深色的老式西装背心,下身是一条灰色的西装裤,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皮鞋上很长的肉丝袜,印象中我小学五十多岁的语文老师,就喜欢皮鞋里面穿肉丝袜,袜子的上摆拉得还特别长。

    关键是,他年纪轻轻还秃顶了,脑袋顶上就像是一个圆圆的卤蛋,卤蛋旁边围着一圈头发,我现在是有心理准备,知道他是一个教练,要是没人预告过我,我觉得他更像是那种国家秘密培养的科学家聪明绝“顶”了。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今后的教练,司马奕,原g副教练,有丰富的电竞执教经验和广阔的鬼马战术,相信他能够伴着你们度过一段非常难忘的电竞生涯。”王总谈起司马奕来,显得眉飞色舞,对他十分崇拜。

    “司司马懿?就是三国里面智商和诸葛亮五五开的那个?”曾行善表情十分滑稽,摸着自己的脑袋,也就是司马奕头上秃了顶的位置反复摩擦,看着司马奕说道。

    司马奕的眼睛十分明亮,他也看着曾行善,谈吐十分儒雅地说道:“我和仲达先生的名字读音一样,但我的奕是神采奕奕的奕,我妈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她挺崇拜仲达先生的。”

    司马奕的声音十分有磁性,以我逛贴吧多年的经验,他的声音就是迷妹所定下的标准“男神音”,听上去让人觉得很顺服。

    曾行善哈哈一笑,走到了司马奕面前,伸出手说道:“司马教练好,我叫曾行善,以后你叫我小善就行了。”

    司马奕微笑道:“那你也叫我奕教练就行了,司马教练听上去的感觉怪怪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说吃食又司马,起初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知道以后,我就不允许g那边的队员叫我司马教练了。”

    金昔蹙着眉头,小声对我问道:“吃食又司马是什么意思?”

    看着金昔认真求知的娇秀模样,我憋着笑说道:“这个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太粗俗了,就是吃屎又死妈的意思,这个教练看上去挺有趣的。”

    金昔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有不有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他有些真才实学,我不希望一个教练的水平会比我还低。”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教练应该相当牛逼。

    因为我们这支战队,并没有任何突出点,除开金昔意外,我们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国服路人王,韩服高分段怪物,而金昔也是斗鱼碰巧招进来的,也就是说,斗鱼原本就只打算招一批有打职业潜质的年轻人,对我们目前的水平能力并没有很看重。

    但如果教练也是一个半吊子水平,那我们这支战队基本可以宣告gg了,混日子而已。

    我想,斗鱼应该不会傻到这种程度。

    “很好,曾行善十分积极啊,大家都和奕教练介绍一下自己吧。”王总笑着说道。

    随后,我们一行人都相继介绍了一遍自己,金昔性格比较酷,自然也是最后一个介绍的。

    “金昔,主力中单。”

    金昔站起来以后,只短短的用了六个字来介绍。

    司马奕颇有兴致地看着金昔,对王总说道:“王总,她应该就是你和我说的实力非常厉害的女选手了吧?”

    王总十分骄傲地说道:“没错!目前韩服第四,而且是单排,你们原g的小虎还是双排上的韩服第一,就个人能力而言,她比起小虎,我觉得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司马奕摇摇头,也没有反驳他,而是笑着说道:“也许吧。”

    王总和司马奕坐在了两个首席位置上,王总对我们说道:“现在就请奕教练来讲讲今后对你们的安排,包括为什么咱们战队只需要中单的主力和替补,他都会解释清楚。”

    司马奕将手指交叉放在桌上,自信的气质浑然天成,他目光从我们身上一个个地扫过,然后对我们说道:“那好,关于对你们的安排,等下咱们详细说,先说一个你们最好奇的点,为什么要特意的来分一下中路的主力和替补,中路的替补好像是叫徐争的选手,对吧?”

    听到他点到我的名,我立即回道:“是的,奕教练。”

    “请问,你对‘替补’这个位置,有什么自己的看法?”他对我问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就是,替补就是补缺空档,守饮水机的人,只要主力没毛病,比如没感冒发烧,没饿肚子和来大姨妈之类的,替补在台下带头喊‘nice’就行了。”

    听我说到饿肚子和大姨妈,金昔俏脸一红,咬着唇,目光带火地瞪了我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