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七十章 喝醉的柳雨芊
    我顺着声音转头看过去,不由得惊异地张大嘴巴。

    来的人居然是柳雨芊。

    “我来陪你喝。”

    她坐在我旁边,看着秦郁再次重复道。

    秦郁也有些莫名其妙,她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等我答复。

    而我摇摇头,示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好啊。”

    秦郁露出了从容的笑容,轻松的答应了柳雨芊。

    柳雨芊今晚穿着一件简约的黑色字母印花卫衣,搭配着白色衬衫连衣裙,文艺而又优雅,脖颈雪白,身上带香,她的头发柔顺和滑直的程度足以给洗发水做广告,十分恬静的倾泻下来,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脸颊两旁还有不大不小的两个酒窝,静静地注视着秦郁。

    我不相信今天晚上柳雨芊是偶然过来或者碰见的,周围就只有她一个人,我并没有看到她跟着什么朋友。

    我觉得十有**是老大那些人搞的事情,他们虽然表面上对着秦郁一口一个弟媳喊得亲热,给足我面子,但其实他们一点都不赞成我和秦郁在一起,也知道我和秦郁两个人不算真正的男女朋友,他们更加喜欢柳雨芊,我暂时不知道他们唱的是哪一出,总之很让我为难就行了。

    真是叫人头大。

    老板提着六瓶白酒到我们桌子上,他看了一眼桌子上坐着的两个大美女,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对我问道:“六瓶白酒够了吗?”

    我朝他摆了摆手,苦笑道:“够了,够了,足够了!”

    柳雨芊这是想干嘛啊,好不容易和她恢复了朋友关系,我和秦郁可是两情相悦,待会她要是一喝多,说了些什么胡话,那就真的有点爆炸。

    “小争子,别愣着,开酒,我来倒。”秦郁此时用手撑着下巴,极为淡定,微笑着看着我说道。

    “少喝一点啊!”我挠了挠头,把一瓶白酒给拧开了。

    “徐争,能不能把这些都打开”柳雨芊对我说道。

    看着柳雨芊温柔的样子,我哪里拒绝得了,只好说道:“好好好,都打开,都打开。”

    我把酒都打开以后,秦郁拿出杯子,给自己倒满,然后作势又想帮柳雨芊倒酒,柳雨芊却接过秦郁的酒,说道:“我自己来就行了。”

    秦郁笑了笑,对她问道:“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我们这里喝酒呀?”

    柳雨芊低下头,不敢与秦郁对视,手指摆弄着衣角,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道:“因为我家里的酒喝完了,现在又想喝了。”

    “这个样子啊。”秦郁笑着点点头。

    我此时把身子侧到一边,在微信上给老大发了一个符号:“?”

    老大这货还给我装傻,给我也回了一个“?”。

    我继续打字道:“柳雨芊这里是咋回事?我呸死你滴妈爷,老大你他妈搞事情?”

    老大迅速回道:“我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妈的,他也不问发生什么了,直接就是一句不知道,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气愤地打字说道:“老大,我日你妈!”

    老大那边并没有回我了。

    “小争子,你在玩什么手机啊?一起喝啊?”秦郁笑着看着我说道。

    “好”我把手机重新装到兜里,自己桌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了一杯塞满的白酒,我拿起那杯白酒,说道:“那就喝”

    和她们喝完一杯后,桌子上陆陆续续开始上着菜了。

    秦郁和柳雨芊开始聊了起来,话题并没有聊到我,而是一些生活上无关痛痒的日常琐事,秦郁毕竟是女主播,很会扯,基本没有过冷场,我肚子比较饿,她们的嘴我也插不上,只好一直在旁边吃东西,柳雨芊很少夹菜,不知不觉,她已经喝下一瓶白酒了,两颊已经染上了粉红色,眼睛也逐渐开始迷蒙起来,嘟着嘴,由于她有了一些醉意,所以嘴里话开始逐渐多了起来。

    秦郁也和她喝得差不多,不过秦郁酒量很好,看起来就和没事人一样,依旧谈吐得体,说起话来有条不紊,没有丝毫的醉意。

    当柳雨芊喝完第二瓶白酒之后,她连耳根子都红了,我酒一喝多了就说话音调变大,喜欢吹牛逼,但是柳雨芊不是这么一回事,她逐渐变得像个话唠,声音也逐渐变下,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柳雨芊,你看样子和徐争的关系不错嘛,你们是男女朋友吗?”秦郁和柳雨芊聊着聊着,发现柳雨芊醉得差不多了,于是微笑着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没喝多少酒,或者说是根本没喝,所以意识还是清醒得很,秦郁说出这句话以后,我立马瞪大眼睛看着她。

    柳雨芊下巴抵在桌子上,她已经没力气规规矩矩地坐着了,听到秦郁这句话以后,她眯着眼睛在桌子上笑了一下。

    “秦秦郁,其实我和徐争,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你你千万不要误会了,我很喜欢他,但但不是男女朋友间的那种喜欢啦,不是,我对他是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不过他对我不是,所以总体而言,我们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柳雨芊打了个酒嗝,两眼间氤氲着淡淡地雾气,边看着秦郁边笑。

    秦郁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我都知道啊。”

    柳雨芊傻傻一笑,说道:“那就行了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感觉脑袋晕晕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秦郁继续问道:“那你今天晚上来这里,原本是想说什么?”

    柳雨芊嘟着嘴,手中玩着空了的酒杯,似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原原本是李源让我来这里的说说是要我徐争挑明关系的,他们说和你闹起矛盾,他们一定一定会支持我,可是我觉得这样不好,就一直没有说,他们还叮嘱我,让我千万不要喝酒,可我就是忍不住想喝。”

    说完以后,柳雨芊又拿过我这边的酒瓶,往自己杯子里倒一半撒了一半,然后一仰头,又把刚倒的半杯白酒给闷了。

    我额头上冷汗直流,对柳雨芊说道:“雨芊,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柳雨芊露齿甜甜一笑,身子一软,靠在了我的怀里,用手摸着我蜈蚣吐珠的玉佩,然后抬起头看着,酒气和她身上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直钻我鼻孔,她用手指着那块玉佩,对我说道:“这是什么呀?”

    秦郁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我,而我扶着她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只好说道:“我送你回去吧你喝醉了。”

    这个时候,柳雨芊已经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手中还紧紧的握着我那块玉佩。

    秦郁见柳雨芊已经睡着,瞪了我一眼,然后站起身说道:“待会再收拾你!”

    “我”我满脸苦涩,看着怀中一醉不起的柳雨芊,心里已经把老大问候了八百遍。

    秦郁去外头和老板把这桌的账结了以后,走了回来,对我说道:“你起开点,我来扶她。”

    “哦好。”

    柳雨芊闭着眼睛还在碎碎念,不过话里的内容我们一句也听不懂,秦郁将柳雨芊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对我说道:“柳雨芊寝室在哪?我送她回去。”

    我说道:“柳雨芊现在住在寝室里,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秦郁又接着问道:“那她租房在哪?”

    “在”

    我刚一出口,见秦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迅速意识到了什么,识相地住嘴了。

    妈的好险,差点就被秦郁套路了。

    要是我说出柳雨芊租房的地址,岂不是就意味着我去过?

    “在哪里,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去过,还是把她送宾馆里歇一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