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来陪你喝
    “那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愿意当我女朋友呢。”我酸溜溜地对她说道。

    “这个很重要吗?”她对我说道。

    “当然重要。”我瞪大眼睛说道。

    “可是你室友叫我弟媳的时候,我并没有反驳他们啊。”秦郁笑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欣喜道。

    “你别想多了,我的意思是说,别人认为我和你的关系是男女朋友,我不会说什么,但是我们俩人之间,我还是不会承认的。”秦郁笑道。

    “为什么啊?我就搞不懂了”我有些恼火道。

    “你以后会懂的”秦郁神秘兮兮地说道。

    此时,我和秦郁已经到了我们到的夜宵摊地点,秦郁选择了一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了下来,对我说道:“今天你除了告诉我你要去打职业了,还有别的什么消息吗?”

    我点头说道:“确实还有别的消息,而且我今天要你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个的。”

    秦郁好奇道:“哦?难不成我家小争子还有什么大事要和我说?”

    我对她问道:“那个张帆宇现在还老实吗?”

    秦郁把碗筷放到了我的面前,蹙眉说道:“张帆宇?你怎么突然提到他了?”

    我把筷子放在手中把玩着,笑着说道:“这个人物挺危险的,你的交大好闺蜜刘菲婷,知道吧?”

    “刘菲婷?怎么了?”秦郁越听越摸不着头脑。

    我说道:“她和我们寝室的老大好上了,也就是那个李源,两个人对象处得火热。”

    秦郁惊异道:“他们两个好上了?没想到她会喜欢那种人!”

    我没好气地说道:“老大人很好的!什么叫那种人了?除了穿着打扮像个社会老男人,他为人处世和三观都很正,长得也不算太赖,怎么就不能被喜欢了?”

    秦郁连忙摆手笑道:“没有没有,我没说他人差,我的意思是说,刘菲婷我也有一些了解,不怎么爱说话,以前嫉恶如仇,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社会上的小混混,也就是你这种类型的,你们那老大也和你一个样,风格相似嘛,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按道理他们两个应该搭不上什么关系,我也知道李源一直在追刘菲婷,可我没想到还真追到手了!”

    我深深的叹息道:“可能因为我为我们这类人作了一次正名,虽然表面上放荡不羁,其实内心还是很单纯和正义的,以前在电竞社的时候,让刘菲婷改变了看法,所以才喜欢上了老大。”

    秦郁撑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我说道:“可是,他们两之间的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说道:“你听我说完啊,接下来不就有关系了,后来有人挖老大墙角,疯狂的追求刘菲婷,被李源发现了,然后我们这几个人就使了点小手段,把追刘菲婷的那人给打了一顿,然后重点就在这儿了!”

    秦郁蹙眉道:“什么重点?”

    我瞪大眼睛接着说道:“那个人追求刘菲婷的理由居然是因为你!”

    “因为我?那个人叫什么名字?”秦郁问道。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总之他是张帆宇的哥们,关系不怎么铁的那种,把张帆宇给供出来了,他说是张帆宇要他接近刘菲婷,然后等挖墙角成功以后,利用刘菲婷的关系再来接近你,过几天张帆宇是不是要过生日了?”我对秦郁问道。

    秦郁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他要不要过生日?我对他又没多大了解。”

    我继续说道:“总之,过几天张帆宇要过生日,然后他就会让刘菲婷给你下药,之后的事情,我想你也明白了,你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秦郁诧异道:“真的假的?张帆宇这么卑鄙?”

    我说道:“你那些朋友,就没一个好东西,上次我几次让他吃瘪,他应该是怀恨在心吧,软的不成,就只好来硬的了,现在他挖墙脚的这条路没走得通,应该会出别的馊主意,总之我得想办法让他长点记性,不能再惦记着你了。”

    “魅力大还真是烦恼多。”秦郁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以后不许和这些杂七杂八的朋友混在一起了!”

    秦郁吐了吐舌,说道:“那是以前啦,而且我没有和他们混在一起,只是认识。以前为了当主播,不得不认识他们这些人。”

    我皱眉说道:“那这个张帆宇是个什么背景?要是背景太厉害的话,我动起他来可能就有点麻烦了。”

    秦郁说道:“他家里非常有钱,他爸爸好像是海城搞海鲜酒店做生意的,当然是那种比较大的生意,赚了挺多钱的,和咱们学校的校长关系挺好。然后这个张帆宇对电竞很感兴趣,在平台上搞了投资,有点股份,我原本是想去斗鱼做直播的嘛,所以他在斗鱼里有点话语权,我觉得以后可能会用得上他,就和他认识了。”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等等!你说他在斗鱼?”

    秦郁点头说道:“是啊,怎么了啊!你现在也在斗鱼里的战队!”

    秦郁的表情立马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我苦笑道:“这下难办了,这孙子要是在斗鱼里碰着我,一定会给我使绊子,这还不算啥,过几天他还要过生日,到时候我到底该不该弄他?”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你好一点就行,别有太多波折了。”秦郁提议道。

    “算了的话,他又总惦记着你啊!这种事情他都弄做出来,要是你哪天不小心栽在了他这种人手里,那老子不得活活气死?”我双目睁得溜圆。

    秦郁捂嘴笑道:“哪里有这么夸张,我又不傻,他不会那么轻易得手的,安啦。”

    我沉吟道:“这件事情我还得再想想,得再斟酌考虑一下,有点小棘手。”

    秦郁伸手摸着我的额头,心疼又认真地对我说道:“人不要活得那么累,你二十岁都没有,不要成天想着这些,你太老成了,我希望你少年一些。”

    我笑着看着秦郁,说道:“什么叫少年一些?”

    秦郁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我觉得你以前很可爱啊,啥都不懂,说话还有点害羞,正义感还十足,让人想去关怀和保护,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我撇了撇嘴,说道:“那你想过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没有?”

    “你还恨我呢?”秦郁说道。

    我朝她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这个问题经过大脑了没有?”

    “哈哈哈,好,没有经过,这次就让你得意一次!”秦郁捧腹道。

    我摇头晃脑地叹息道:“人无再少年,想当年单纯有精力的一夜七次郎,经过时间无情的洗礼和雕刻,如今也老了,青涩的脸庞逐渐褪去,如今的我,只留下了交大颜王爷和徐十一郎的外号,无情而寂寞。”

    秦郁轻轻拍了拍手掌,对我说道:“不错,要是以后我发现你没有什么徐十一郎的本事,你就别怪身边的小姐姐为什么无情寂寞的离你远去了。”

    我哈哈一笑,说道:“你怎么还较真了,真是开不起玩笑,老板,拿酒来!今天我要祭奠一下我的少年时光。”

    秦郁淡淡地说道:“想要祭奠你的少年时光是吧?老板,拿六瓶白酒来。”

    我脸色一变,对她求饶道:“郁,小郁,郁姐姐,这个使不得!我就想喝一瓶啤的,填填肚子”

    我还记得上次也是和秦郁一人喝了三瓶小装白酒,醉得一个逼样,和她住宾馆一晚上,发生什么都不记得。

    这他妈也太吃亏了,喝了一瓶白酒,我还能装个醉,借着酒劲壮点色胆,在秦郁身上揩点油使点坏之类的,喝个三瓶下去,我就已经完全迷失自我了。

    “我来陪你喝。”就在我苦苦哀求秦郁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