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究极骚猪桶奥义
    我的走位是靠近蓝色方右下方的,也就是我方f4处的墙壁前边。

    亚索一直蠢蠢欲动,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我朝着自家防御塔下放了一个q技能,一个圆滚滚的紫色酒桶在我方防御塔下打着圈。

    亚索立即拔剑,一道风墙拦在了身前。

    “想玩几何桶?想用大招把我炸到q技能里?”朱家祥嗤笑了出来。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扩散,他脸上的表情就立马僵住了。

    我在他释放风墙的那一瞬间,直接闪现到了他的身前,闪现过了他的风墙,然后一个大招从手中出手。

    “只要我的位置前方没有风墙挡着,你的风墙就拦不住我的大招了吧?”我笑了出来。

    我突破了大家的思维共识,他们都以为酒桶非要e闪,可我,偏偏闪现r,看似简单,其实却出其不意。

    这个时候,我先前点播的bgm,终于到**部分了。

    “i,believe,(我相信我能飞。)”

    随着网咖内背景音乐的**伴奏,亚索被我大招炸得一飞冲天,如一只癞蛤蟆般高高跃起,双腿在空中优雅地摆动抽搐,从风墙位置直接被我炸飞到塔下,刚好踩在了我的q技能范围内。

    但是,还欠缺了一点。

    还差了一点。

    因为朱家祥非常谨慎,我这个大招即便把他炸到了我q技能的范围,但是没有进塔。

    防御塔没有攻击到他。

    然而,我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我在闪现放完大招的一瞬间,反身亚索飞行的位置放了一个e技能。

    朱家祥猛地瞪大了眼睛,说道:“这…!”

    我re技能,靠大招把他炸到q技能范围内,然后手速无停顿的释放e技能,在亚索击飞过程中,再次把他撞击成晕眩。

    由于我,亚索,我先前释放的q技能呈三角形,所以,我恰好够时间把他顶到防御塔下,让他在空中连闪现都放不出来。

    滚动酒桶,引爆!

    醉酒狂暴的普攻加成,一桶子挥下!

    两下防御塔的普通攻击!

    引燃!

    我退出游戏,双手离开键盘。

    亚索被我一套超高爆发加引燃的后续伤害烫死。

    “firstblood。”

    “6666!”秦郁在我椅子后面一蹦跶,欢快地喊了出来,惊喜地看着我。

    我摘下耳机,站起身,淡淡地看着座位上一脸懵逼地朱家祥,说道:“游戏结束。”

    不光是朱家祥,所有站在我身后围观的人员,鸦雀无声。

    “这…”

    “玄幻,这个连招太他妈溜了。”

    “妈了批耶,真是高手过招,老子看都没看懂,这个亚索在一瞬间掉光血量了。”

    吃瓜群众们面面相觑,挠着头瞪着眼,眼中满是惊愕之色。

    张帆宇那些人和夜狼战队的成员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

    张帆宇有些指责地对朱家祥问道:“你怎么连他的闪现大招都躲不过?你的大招呢?”

    朱家祥皱着眉头,冷冷地扫了张帆宇一眼,说道:“你怎么不和他试试?”

    张帆宇辩解道:“我说真的,酒桶r出手时间那么长,给我,我能躲!”

    朱家祥冷笑一声,说道:“我的闪现是留给他放e技能的瞬间用的,我必须要用闪现去躲他的e闪,你真的懂这个游戏吗?”

    张帆宇脸憋得通红,他此时看到秦郁和我亲昵的样子,加上输了钱,一肚子火没处发,只好继续对朱家祥说道:“可是你输了!”

    朱家祥头微微一偏,目光失神道:“我没想到…他这个闪现是用来过我的风墙的。”

    “还有,他e技能把我顶回去的手速…太快了,他衔接得只要慢一点点,我都能趁着他大招的击飞结束,闪现出来躲过他的e。”

    朱家祥捂着眼圈周围,长叹一口气。

    “队长,刚才亚索风墙的时候,酒桶如果直接e闪,撞晕亚索,然后一个大招把他击飞到q技能范围内,是不是更稳一点?”夜狼战队的一名成员对狼王哥问道。

    狼王哥看了他一眼,说道:“刚才酒桶的伤害你也看到了,首先他e闪,亚索可能用闪现躲得过,其次,这一套连招完成,由于晕眩和击飞时间重叠,亚索即便被打到防御塔下,也只能挨一下防御塔的普攻,酒桶伤害不够,杀不掉他,总之刚才这一波,没有比徐争兄弟更完美的操作了!”

    “太牛逼了!”

    在场围观群众纷纷给我鼓起了掌声。

    “大兄弟,还收徒吗?”

    “教练,我要学酒桶!”

    “我要打联盟!”

    我笑着对那些人说道:“和朋友随便玩玩的!献丑,献丑了!”

    我对秦郁说道:“胜负已分,把钱都转给狼王哥,让他去平分给他的兄弟。”

    狼王哥走到了我的面前,目光有些犹豫,随后开口对我说道:“徐争兄弟,你为什么要买朱家祥赢啊?你既然这么有把握的话,为什么要送钱给我们?”

    我把食指竖在了他面前,摇了摇,说道:“这不是送钱。”

    我拿过秦郁的手机,用秦郁的支付宝账号给他回了一条信息:这是投资。

    狼王哥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看了一眼气得满脸通红的张帆宇,和坐在椅子上一脸失落的朱家祥,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可以的,徐争兄弟。”

    无论是狼王哥,还是朱家祥,张帆宇。

    他们三个人都看不惯我。

    这就是一个抉择问题了。

    如果我输给了朱家祥,那么朱家祥不但扬眉吐气,张帆宇还会更加看我不顺眼,觉得我一无是处。

    要是我就这么平淡无奇地赢了朱家祥,张帆宇也依旧不会改变对我的看法,夜狼战队的那些人也不痛不痒,不会对我改观什么,该讨厌还是讨厌。

    可是,如果我弄这么一出,买对手赢,然后再把对手赢了,就相当于送钱给狼王哥了。

    钱,能换到一时的友谊。

    为人处世让别人服气,能获得长久的尊敬。

    由于和狼王哥这些人处好关系,对曾文迪秘密交待我的事情也有好处。

    这个人情,狼王哥算是欠下来了。

    我在这个时候对张帆宇笑了笑,说道:“兄弟,这场比赛够激情吗?”

    张帆宇低头用食指揉了揉鼻子,说道:“激情,徐争兄弟真是深藏不漏,没想到这么厉害。”

    我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随便玩玩,随便玩玩,打小就网瘾重。”

    我转过头对狼王哥说道:“狼王哥,你们去忙你们的吧,下次再赢了大比赛,要请客吃饭啊。”

    狼王哥连连点头,说道:“一定,一定的!对了,徐争兄弟,你也别叫我什么狼王哥,听上去怪怪的,我叫李洲,你叫小洲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州哥。”

    正当我和狼王哥谈笑风生之际,张帆宇过来打断了一手,对我说道:“徐争,咱们桌球也打了,lol也玩过了,接下来我们要去ktv开个包,你去不去?”

    我转过头看了秦郁一眼,小幅度的摇了摇头,示意我不太想去。

    而秦郁却坚定地对我点了点头,在我耳边小声对我说道:“今天他有什么要求,就尽量满足他吧,毕竟他帮了我的忙…”

    既然秦郁这么说,那我也没办法,我实在没办法和眼前的这群人玩到一堆去。

    我对张帆宇答复道:“好,去,又要劳烦张帆宇兄弟破费了。”

    “客气什么,大家都是朋友的,玩得开心就好。”

    张帆宇咧嘴笑了笑,眼中一丝莫名的光芒一闪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