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吃薯片,看视频。
    全大厅都是pdd那魔性的rap,而我在一级就直接塔下挂机,可以吃得到经验,完全不补兵,然后把游戏窗口最小化,边吃着薯片,边弹出去看门户网站上的搞笑视频了。

    我是蓝色方,亚索是红色方。

    此时站在我身后围观的人都是一脸懵逼。

    这种方式的solo,他们大抵是没见过的。

    “这…”

    “这是在solo吗?”

    “就一直塔下挂机?”

    “那亚索不是稳赢了吗?”

    一群吃瓜群众在我背后指指点点。

    而由于夜狼战队的吃瓜群众先前被我叮嘱过,所以他们此时一个个急得和猴子似的,生怕我把他们压在我身上的这五千块钱给骗走,抓耳又挠腮,但却一句抱怨的话都不敢多说。

    由于我一个兵都没打,所以无论亚索怎么控线,兵线都会来我塔下,我也不打算补兵,就是吃经验。

    我在看视频的同时,瞟了朱家祥那边的屏幕一眼,朱家祥一级是学的e,此时他到二级了,手上有一层飓风能量。

    旋风烈斩从亚索凛冽的剑刃尖端划过,一道飓风伴随着阵阵尘埃,朝着我塔下跳着舞的酒桶飞驰而来。

    我眼神一眯,迅速切换屏幕,重新弹出了英雄联盟的窗口,操作着酒桶往右边微微一偏,躲过了亚索的这个q技能。

    “666”

    “酒桶到底什么意思?”

    “不像挂机啊。”

    身后围观的人对我一边看视频还一边抽空切屏幕躲亚索技能的行为感到很惊奇。

    与此同时,我也升到二级了,我一级点的是e,此时我加出了q技能,由于兵线进塔,此时我站在防御塔的后方,不会让亚索有塔下耗我血量的机会,而我,仅仅只是想吃经验。

    “秦郁,你看视频里面的这个人,他买了一袋稀饭,想装成呕吐物的样子当着别人的面吃下,去恶心别人。”我指着视频,对秦郁说道。

    “然后呢?”秦郁凑过脑袋,好奇地问道。

    “然后他这个计划被他朋友知道了,想揭穿他的装逼,就抢了他的稀饭一口气全吃了。”我继续解释道。

    “哈哈哈,他的朋友还是挺机智的嘛。”秦郁笑道。

    “机智个屁,这个人实际上就是想捉弄他的朋友,他朋友抢过去的那袋稀饭是他真吐的…”我拍着大腿哈哈一笑。

    “呕…你真恶心,薯片还能吃得这么欢。”秦郁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

    我笑道:“这视频就是用来逗人开心的嘛,都是假的,哎,等等…”

    我瞟了朱家祥的屏幕一眼,迅速切换到英雄联盟的屏幕,再次用走位躲了他的一个飓风。

    朱家祥此时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什么意思啊?打又不和我打,总是在塔下猥琐?”

    我淡淡地说道:“solo的规则反正是一塔一血一百刀,你急什么?”

    朱家祥被我这句话又噎了回去,只好专注着补着刀。

    此时朱家祥此时没有控线了,也因为我总是会有意识地躲他的远程q,他对我连耗血的想法也没有了,每次把兵线一清掉,他就去抓f4,刷完我这边的就去抓自己方的,看来朱家祥还真想在补兵上面领先我。

    我看了他的屏幕一眼,轻轻摇了摇头,继续面带微笑地吃着薯片看视频。

    “这真是两个王者的solo吗?”

    “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激烈,勾心斗角的氛围啊。”

    “明明是亚索这样潇洒飘逸的英雄,却生生打成了黄鸡的感觉。”

    “没办法啊,你看那哥们的酒桶,猥琐成这个样子,补兵到现在还是为零,你有办法去弄他?”

    不知不觉,我已经到达了五级,而亚索由于比我领先打野的经验,已经到达了六级,不过他血量并不充足,他打野大概打掉了自己三分之一的血量,补兵是71个。

    我把视频关掉,薯片放下,然后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手和嘴,是时候换bgm了。

    “你又想干嘛?”秦郁看到我又把屏幕切换到了点歌界面,好奇地问道。

    “英雄出场了,是时候换歌了。”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中二。”秦郁吃吃地笑道。

    我说道:“你懂啥?这是男人的浪漫,少年的永远不会老去。”

    “神经病,又是无敌是多么寂寞那首歌?”秦郁双手环在胸前,一副自以为看穿我的样子。

    “当然不是了。”我在歌曲上点击完毕,切回到英雄联盟的屏幕。

    “来自011号机的朋友,为大家点播了一首歌曲,请欣赏。”

    这首歌是英文歌,前奏很柔,很淡,我相信很多人的感觉应该是很熟悉却又陌生,不过一旦到了**,我就相信他们百分之百都听过了。

    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孩子似的笑意,心情不觉有些躁动起来。

    朱家祥见我动了,终于从塔下移动开始补兵,他也警惕了起来,即便还有三分之二的血量,他也把手中的小红给磕了。

    我主的是q,我e上去一个q技能就把他炸掉了三分之二的血量。

    “我草,酒桶的伤害好他妈的高的,这个有点变态了。”

    说出这句话的,可不是技术水平层次不齐的网咖吃瓜群众,而是夜狼战队的那些高端玩家。

    “是啊,这伤害,能媲美s3时期的酒桶了。”狼王哥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过,他伤害是高,但没护甲,脆得和一张纸一样,平a站撸的能力也低,亚索只要抢到了先手,酒桶几下就会被打死,而且,亚索还有风墙这个东西…太克酒桶了。”狼王哥再次说道。

    “对的,我也想不通这个酒桶要怎么杀亚索,亚索都七十个兵了,不说两边爆发一血吧,亚索随便猥琐三十个兵,不就赢了?”

    狼王哥赞同他的观点,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在场的人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我耳边议论,而我却一点也不急。

    我根本不会担心朱家祥会用补到一百个兵的方式取胜。

    凭他今天刚看到我时的眼神和动作就知道了,牙齿都快咬碎,拳头都握得通红,他因为我被虎牙开除,还被我羞辱过,如今在英雄联盟这样一个证明自己的平台里,他怎么可能放过大出恶气的机会?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以为你在塔下猥琐到六级,堆着一身的法强,就能打得过我了?”朱家祥在此时嗤笑道。

    我微微一笑,反问道:“你既然这么自信,那你嗑药干嘛?”

    “你…”朱家祥被我这话一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好怂,补到一百个刀,是你唯一赢的机会。”我笑着对他说道。

    “呵呵!”朱家祥气笑了,可能没有想到我脸皮厚到如此地步,前六级我怂得一个兵都不敢补,到目前为止的补兵数才2个,而他领先我七十个补刀。

    但我仍然敢说他怂,这就是自信。

    朱家祥此时兵线压过塔下,在几个小兵之间穿梭着。

    由于我的挑衅,他的怒火已经完全被激了起来,咬着牙对我说道:“来啊?e闪啊?开大招把我撞到塔下,杀我啊?”

    “我告诉你,能想到的所有方式,我都能想得到!”朱家祥愤愤地说道。

    我看着他暴跳如雷的样子,微笑着没有说话,手指轻轻在w键上抚摸着。

    与酒桶肥胖笨重的身躯相比,此时剑豪的身姿是无比潇洒不羁,在一个个小兵之中穿梭而过,刃不沾血,所过之处,一个个小兵却应声倒地,当真对得起疾风剑豪这个名称。

    可是,在我看来…

    他这种级别的剑豪在我的酒桶面前。

    就像释小龙站在喝醉酒的洪金宝面前一样。

    在亚索积攒了一层旋风烈斩能量朝我飞驰而来的时候,我手指轻轻敲击下w键。

    ——醉酒狂暴。

    我的酒桶,

    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