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是全英雄联盟最...
    我闹这么一出,估计在场的人也不知道我是想赢还是想输的了,

    至少从常理上来看,我想输的可能性比较大,

    朱家祥对我的性格多少有一些理解,知道我不是那种吃亏的人,在此时很冷静地对我问道:“既然是SOLO,规则是什么,有特殊规则吗,”

    我对他说道:“有,当然有,规则嘛,很简单,一把定胜负,中路对中,英雄符文天赋任意,但不许回城,必须带一个闪现,没问题吧,”

    朱家祥点了点头,再次问道:“一塔一血一百刀,”

    “这个还用说,”我笑了笑,

    “好,就用你这个规则,挺公平的,”朱家祥不加反驳道,

    张帆宇却在此时说道:“只一把定胜负吗,不来个三局两胜,那样刺激一点,”

    我笑着对他说道:“三局两胜不刺激,因为有时候当实力相差过于悬殊,赢了一把后,剩下就都没悬念了,只有一把定胜负,才能有那种心跳的快感,”

    张帆宇说道:“看来兄弟你是个过来人,”

    我笑道:“毕竟我和别人SOLO的盘数比很多人LOL的局数都多,”

    朱家祥在此时说道:“那现在可以开始了,”

    我随便选择了两处空位,把身份证交给秦郁,对她说道:“秦郁,帮我开张卡,”

    张帆宇在此时皱眉看了一眼,说道:“兄弟,你和秦郁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我哈哈一笑,说道:“朋友,关系很好的朋友,”

    这是老子内定的媳妇儿,你这小子可别瞎打主意了,

    秦郁靠在我脸颊旁边,说道:“你还会指挥起我来了,可以啊,”

    我瞟了她一眼,轻声说道:“怎么,在外人面前不肯给我面子,”

    秦郁笑道:“暂且给你一次,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羞涩一笑,说道:“我也想看看你衣服里穿着什么罩,”

    “呸,”秦郁嗔了我一眼,拿着我的身份证开卡去了,

    过了不久,秦郁把我的身份证拿了过来,还帮我买了一杯奶茶,而我在电脑上迅速登录身份证,开始上机,

    我这把就不弄什么小号了,对手是精英打手,在他面前开个小号装逼不太合适,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一点的,

    我直接登录上了电一大号:未待旭日不可语寒,

    而朱家祥也丝毫不慢,和我差不多同时进的游戏,我看了一眼他的ID:虎牙丶冷云,

    我心里一阵好笑,都被虎牙开除了,还敢在ID上面继续挂个虎牙的狗牌,

    “011号机,是来自艾欧尼亚的最强王者大神,欢迎来到本网咖,祝您玩得开心,玩得愉快,”

    “012号机,是来自艾欧尼亚的最强王者大神,欢迎来到本网咖,祝您玩得开心,玩得愉快,”

    网咖系统内播放了两条电一最强王者的消息,引起了网咖内的一阵骚动,不少人跑到了我们的座位围观,不一会就围了大约二十来个人,都来看个新鲜,

    “我去,两个电一王者,”

    “主播,”

    “不像啊,两个人的ID貌似都不经常打,我没在那些主播的直播间里见到过,”

    “他们是要…SOLO,,”

    两个最强王者的SOLO,放在哪个网咖,都不多见,‘

    这下除了张帆宇,夜狼战队那群人外,还多了一群吃瓜群众了,

    我加上了朱家祥的ID,然后把他拉进了自定义,

    到了自定义的界面,我也没多说废话,直接就点击了开始了游戏,然后点好符文天赋,带上闪现引燃,在酒桶界面上直接就选择了确定,

    我手速很快,很多人都还没反应得过来,我就已经把人选好了,

    “酒桶,”

    “徐争兄弟你这是在搞事,”

    “这个英雄SOLO不强的吧,”

    夜狼战队那边的人一看我选择的英雄,个个都是出了一身冷汗,觉得我在搞他们的事,

    我转过头,将头靠在电竞椅的顶端,看着他们说道:“怎么,酒桶这个英雄不行吗,”

    狼王哥脸色很难看,委婉地说道:“徐争兄弟,这个酒桶…能counter(克制)他的英雄太多了点…你还选得这么快,”

    我转过身,重新看着电脑屏幕,认真地说道:“我的酒桶,不被任何英雄counter,”

    朱家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也在一个英雄界面上点击了确定,

    疾风剑豪——亚索,

    “巧了,我的亚索,也不被任何近战英雄counter,”朱家祥对我说道,

    我朝他笑道:“那我们两个人的话,总有一个是错的,这把就可以看是谁错了,”

    朱家祥点着符文天赋,带着自信的笑容,胸有成竹,

    “酒桶最精华的操作,无非就是一个E闪,无论是拐弯E闪,还是极限距离E闪,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把如果我中了你一个任何形式的E,就算我输了,”朱家祥一接触到英雄联盟,整个人都焕发了不少,在我面前也彻底自信起来,

    “厉害我的哥,你话说得这么瞒,我都有些不太好接了,尴尬,”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此时张帆宇撑在我的电竞椅后面,笑着说道:“我就喜欢这种有火药味的氛围,咱们都是年轻人嘛,就是要激进有血性一点,希望你们两个人,能给我带来一场精彩的比赛,”

    我看了一眼张帆宇,说道:“那要看兄弟你怎么定义‘精彩’这两个字了,”

    “啊,什么意思,”张帆宇好奇道,

    “你待会就知道了,”我嘴角绽放出了一丝笑容,对他说道,

    选好英雄以后,我和朱家祥同时进入了游戏,

    “什么,,”

    “我…我草,”

    “酒桶这是不想玩游戏了,”

    我刚买下装备,身后夜狼战队的成员纷纷高潮了,

    我皱着眉头,转过身,把食指竖在嘴边,对他们作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

    一个SOLO出门装带增福法典的酒桶,恐怕连青铜的玩家都会嫌弃,

    增福法典这玩意的属性,出门就只加二十点法强,

    而多兰戒,除了法强比增福法典少五点法强以外,撑血,加基础回蓝,钱还少,出门能带两瓶小饼干,尤其是酒桶还自带W可以加血,有个多兰戒,差不多相当于低配永动机了,

    但我偏偏没有这么出,

    朱家祥就坐在我旁边,他听到骚动后,也往我这边瞟了一眼,但他却没有露出和夜狼战队成员一样的神情,

    他看了一眼我的面板属性,觉得非常奇怪,大为不解,

    可能这货先前瞟到我的符文了…

    我的符文上面写着的是——中单AD对阵AD,

    一般人要是给符文页取这样的名字,那符文内容就一目了然了,红色物穿,黄色护甲,蓝色减CD,大精华攻击力,或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调整和差别,但大同小异都差不多这样,

    可是,我的符文页上面虽然是中单AD对阵AD,但是我符文页的内容,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比较有性格,

    我红色带的法穿,黄色带的生命值,雕纹带的法强,大精华带的法强,

    加上增福法典的法强,我出门法强就直接五十点了,

    “AP酒桶,”朱家祥皱着眉头问道,

    “AP酒桶的孪生哥哥,我管这个酒桶叫挂机酒桶,”我没头没脑地回了他这么一句话,

    朱家祥不是很理解,他出门装是很常规的多蓝盾一红,站在中路举起了笛子,优美的笛声从耳机内穿了出来,

    我也不甘示弱,摁下了ctrl+3,他吹笛子我腆肚子跳舞,

    身后不少群众看到这一幕,都笑了出来,

    我转过头对秦郁说道:“秦郁,你只帮我拿了一杯奶茶,没吃的怎么行,麻烦再去帮我带一包薯片过来,”

    “啊,”秦郁蹙起眉头,对我这句话有些意外,

    我重复道:“帮我拿包薯片,小包的就行,”

    秦郁不明白我要干什么,只好说道:“好吧,还有别的东西要拿没,”

    我笑着说道:“那就再添包餐巾纸吧,”

    秦郁咬着唇没好气地嗔了我一眼,随后就去帮我拿了一包薯片和餐巾纸过来,而我在这个时候将游戏界面最小化,点开了网咖内的服务菜单,已经点播好了一首歌曲,

    “来自011号机的朋友,为大家点播了一首歌曲,”

    我慢慢拆开了薯片的包装,拿出了一块薯片放在口中斯条慢理地嚼了起来,

    而网咖的广播,传来了熟悉的RAP声…

    “我是全英雄联盟最骚的骚猪,我F可以实力手动换子弹,这波,百发百中,我必不可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