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道别
    “我去…为啥啊。”我满脑子疑惑,我和秦郁的关系都进展到这个份上了,为什么她还是不肯答应我?

    秦郁对我说道:“你自己想,等你哪天想明白了,也许我就答应你了。”

    “啊?”

    我还是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或者是说错了。

    秦郁真是让人难以捉摸,风一样的女子,弄她不明白。

    “好了,不提这件事情了,今天晚上,你是打算留在我这里,还是回去睡?”秦郁此时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心头一凛,看着秦郁这笑盈盈的样子,难不成是在考验我?

    我要是说我回去睡,凭秦郁对我的了解,她一定会认为我很虚伪。

    要是我说留在这里,秦郁把我拒绝,然后对我说想不到你是这种人,那我该怎么办?

    “我要留在你这里!”我果断地回道。

    妈的,不管了,无论怎么讲,我都不能当一个虚伪的人。

    秦郁扭过头看着我,似乎对我的答案没什么异议,说道:“好啊,不过你得先去洗个澡。”

    “哦…”

    事情出奇的顺利,秦郁并没有说什么,反而还要我去洗澡。

    难道今天晚上要走一波肾?

    我想入非非,一阵激动,将中山装的外套脱下,然后迅速跑到了浴室里,我看着浴室架子上的一排毛巾,加大音量对秦郁说道:“秦郁,这里面的毛巾我用哪条啊?”

    秦郁对我说道:“都是我的,你都可以用!”

    我心里猛地一跳,虽然我觉得自己一直很正常,也不是什么变态,但一想到要用秦郁用过的毛巾,这算不算我和她有肢体上的接触了?

    洗完以后,我边拿着毛巾擦头,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而秦郁看了我一眼,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对我说道:“毛巾还好用吗?”

    我看了一眼手上的粉红色的毛巾,说道:“好用,好用,我十分满意。”

    “那是我擦脚的…”秦郁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躺在床上放声大笑。

    我脸上的表情一僵,刚才老子yy了二十多分钟的一条毛巾,想象着它从秦郁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擦过的性感粉红色,居然是她——擦脚的?

    秦郁好心地对我问道:“你要不要再回去洗一次啊?”

    我没好气地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

    “也对,反正我每天都会洗澡,这条毛巾只是我洗完澡之后擦脚的,应该没什么异味,哈哈哈。”秦郁笑着说道。

    我坐在了她的旁边,对她说道:“现在我洗完澡了,我接下来应该干嘛?”

    秦郁对我眨了眨眼睛,说道:“接下来应该干嘛,还要我教你吗?”

    我一阵口干舌燥,上去就把秦郁抱在了怀里,秦郁也没有抗拒,就任由我抱着,软绵绵的身子紧贴在我的身体上,她睁大眼睛看着我,一双桃花眼分外迷人,樱口中热腾腾的香气直往我鼻子里喷,说道:“你干嘛?”

    我目光火热地看着她,说道:“你刚才的意思不就是…”

    “我刚才说什么了啊?”秦郁好奇地说道。

    “……你又玩我。”我松开她,沮丧地对她说道。

    秦郁乐悠悠地说道:“你自己不是说不愿意当我的炮友嘛,你不想当我的炮友,我不想当你女朋友,那你要是没点身份对我随便做点什么,咱们就法庭上见了…”

    “那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我目光惨淡地对她说道。

    “可以和我说说你的英勇事迹啊!你是怎么从一个虎牙小打手变成现在这个精英打手的,还有,你是怎么和曾文迪认识的?你们看上去好像很熟啊,他都叫你争哥了。”秦郁好奇道。

    感情秦郁让我留在这里,是想听听我这段时间发生的故事。

    我缓缓说道:“这个世界上呢,有很多巧合…我和曾文迪的认识,要从我刚到交大的时候说起了…”

    就这样,我和秦郁虽然同处一室,但在她的威胁下,我们俩一晚上啥都没干,我把我的事迹给自吹自擂到凌晨五点,终于是说完了,然后我们俩人才倒头大睡。

    第二天下午一点钟,我和秦郁很有默契的同时睁开眼,然后对对方说道:“醒了?”

    秦郁揉了揉自己散乱的头发,随后笑着拍了我一下,说道:“学我说话干嘛?”

    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有气无力地说道:“谁学你说话了,我们明明是一起说出来的。”

    “今天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啊?”秦郁端坐在床上,推着我的手臂说道。

    “可以了…”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消息,曾文迪在早上八点钟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要我醒来以后打他电话…

    “喂,迪哥。”我拨通了曾文迪的电话。

    “醒来啦?不再多睡一会了?都说小别胜喜欢,争哥,你这个有点过分了啊。”曾文迪回道。

    “迪哥,你又开玩笑,找我啥事?”我知道曾文迪想歪了,不过要是和他说我和秦郁在这房间里啥也没干,估计他也不信,所以就懒得解释了。

    “找你啥事,你不是今天回去吗?你不打我的电话,我怎么派人来接你?”曾文迪没好气地说道。

    “有道理!有道理!那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我对他问道。

    “可以了,不过车子还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了,你去和张子扬那些人道个别吧,他们以后就留在大主播区了。”曾文迪说道。

    “好的,那我先下去了,拜拜。”

    “拜拜。”

    我挂断了电话,秦郁对我说道:“他怎么和你说的?”

    我笑道:“下去和我那些兄弟打个招呼道个别,等车子一来就可以走了。”

    我和秦郁洗漱完毕以后,秦郁收拾了一些东西,把自己的换洗衣物都给放了进去,她自己带来了两个包,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全搁我身上帮她拿着了。

    “四哥,四嫂,你们终于醒来了。”我和秦郁刚一下楼,就看到张子扬在楼道附近转悠着。

    我看了张子扬一眼,说道:“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张子扬笑道:“哦,他们啊,昨天这里的老打手都被打散分到两个别墅里面了,现在他们很多规矩不懂,我让小天小地他们教他们规矩去了。”

    我笑着拍了拍张子扬的肩膀,说道:“不错,很有搞头。”

    “四哥,我听说你今天就要回去了?”张子扬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以后虎牙的打手圈子,你就是扛把子了。”

    张子扬连忙摇头说道:“我不敢!我可以是那些人的扛把子,但四哥永远是我大哥!”

    我笑道:“行了啊,别搞这么重的江湖味,关于我的事情,曾文迪应该都和你说了吧?”

    张子扬点头说道:“都和我说了,唉,没想到四哥也是一个痴情的人,四嫂真是好福气。”

    秦郁笑道:“我福气很好吗?谢谢你了啊!”

    张子扬摇头晃脑地说道:“想当年我跟着四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四哥这为人作风,我辈楷模,让人望而兴叹。”

    秦郁嗔怪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她没有说,而是看着张子扬,说道:“你四哥把你洗脑啦?”

    张子扬却悠悠地说道:“你不懂,你不懂四哥令人着迷的交往处事手段,不懂四哥在男人面前所展现出的魅力,你要是我,你或许比我更崇拜他。”

    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对张子扬说道:“你他妈的,跟在我身边别的没学会,这拍马屁的功夫,日益见长啊!”

    张子扬哈哈笑道:“什么拍马屁的功夫,全部都是肺腑之言。”

    “四哥,你等一下,我把那些人都拉过来,给四哥你一一道个别。”张子扬转身想去叫人,却别我拉住了。

    “别,我没那么矫情,能省事就省事,和你说一声就够了。”我对他说道。

    我脸上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凑到张子扬的耳边,对他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