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女警伤害怎么这么高?
    我古怪地看着那领头,前面这货不还是一直很淡定吗?怎么一言不合就装起逼来了?

    张子扬咧着嘴,对他说道:“那什么…熊?你这个逼我给满分,情不自禁为你鼓起了章。”

    说完以后,张子扬就鼓起了掌。

    “你们几个愣着干嘛?快给熊哥鼓掌啊!”张子扬边鼓掌边瞪眼看着肥虎小鼠等人。

    然后房间里立即就传来了活泼而欢快的掌声。

    战旗TV的领头脸色不是很好看,他身后的那七位战旗打手也纷纷低下了头,显然觉得这个场面有些丢人。

    战旗的领头愤怒地说道:“你不是还在嫌我我慢吗?在这个时候这么多废话干嘛?”

    我尴尬地对他说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几个不懂事的兄弟自发组织的,发自内心的对熊哥你的敬仰,好了好了,都别鼓掌了,没看到熊哥不高兴吗?”

    “哦…”

    张子扬那几个人纷纷停了手。

    而夏凝转过身,捧着肚子,香肩微微颤动,显然已经笑得停不下来了。

    我开始了游戏,我八把女警,每一把的出装,符文天赋,都完全一致。

    我觉得对面的选手都很死板,但这一次,我看到对面的亚索终于露出了一点不同。

    虽然他的出装仍然是多蓝盾,但他的天赋却换成了别的。

    他带的战争热诚。

    这一把,他应该完全没有和我消耗的想法了,就是打一波流!

    原本亚索带不灭之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选择,因为Q技能的飓风只要远程刮到人了,也会回血,能给亚索提供一个续航的能力,加上被动护盾的存在,又能打又能怂,非常适合亚索。

    但战争热诚,同样也适合亚索。

    亚索QE,平A,都能叠加战争热诚的被动,基本上一近身就能稳稳的叠到四层,然后追着再打一记平A加Q,就差不多满了,整个时间就两秒左右,一个Q技能的CD时间,满层战争热诚对前期对拼的提升有多大,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那是能感觉得出来的增加伤害。

    所以,在这一局里面,亚索在前三级根本就不和我交手,他小兵能补就补,不能补就放弃,非常猥琐,也从不乱Q兵和乱E兵,为的就是不破坏兵线。

    从而让我把兵线推过去,然后猥琐发育到三级。

    对于他这种做法,我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要是在正当的排位中,他这么做要让打野帮他一波,才能赚回优势,否则前期亏的小兵经济,不是闹着玩的。

    但在SOLO赛上,钱没有用,所以他这么做,一点损失都没有,非常聪明。

    他三级一到,犹如一个疯狗,直接连续E了塔下的二个近战小兵,朝着我逼了过来!

    我看准了他的这个举动,直接朝着他E的前方位置放了一个架子,假如照着他目前的E兵思路,他再朝前面走,就会踩着我的架子,被我控制住。

    不过…

    这亚索身形灵活,脚下生风,我的举动仿佛被他看穿了,他看我释放架子以后,立即停止了技能的释放,往右边一个小小的走位,绕过了我的架子,然后再EQ远程小兵,身上环绕着一道飓风,直接成功贴近我的脸!

    此时我手上还有一发爆头的被动,在我A上去的一瞬间,他直接交虚弱了!用这个虚弱将我减速,同时,还把我那发爆头的伤害给降低。

    他这波是要玩命?!

    我感觉到这领头和那些人的不同了,他注意到了一切细节,这一把SOLO,看来他是抱着必赢下我的决心来的,还真有些厉害!

    我没急着交技能,他离我这么近,我的Q技能打不中他,如果我交E技能,他可以用有风的Q技能预判我E后的位置,把我击飞,然后再贴我脸上引燃,那样我就大亏了!

    此时我和他同时磕了药,我也对他用了虚弱。

    亚索没急着交任何技能,那道积攒着风的Q技能始终留在手上,他也不A我,因为我们俩都有虚弱,他如果A我一下,就能让我跑出一段距离,他一直在等虚弱的消失。

    我们俩的虚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消失的,这波我必不可能拼过他,所以我掐准了虚弱消失的一瞬间,放出了E技能。

    而亚索反应极快!

    他在我抬手用E技能的时候WE二连,用W挡掉了我E技能的伤害加减速,然后我的E和他的E几乎是一样的位移距离,他和我同时用E,落地后,还是贴着我的脸。

    他平A了我一下,然后抬手将自己手上的Q技能放了出来,将我击飞,同时走到了我身后的位置,给我挂上了引燃。

    我在他平A加引燃的输出里,血量就半血没了。

    而此时我离防御塔还有一大半的距离,他想杀我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手上还有一个治疗,他这一波的举动,就是为了把我这个治疗逼出来而已。

    这个亚索走A非常精细,我不交治疗,真的可能会被他活活打死,他带了战争热诚,对输出的提升非常可观。

    我没有办法,只能交出治疗,用治疗的加速拉开了距离,亚索接近不到我的身上,我在这个时候开始疯狂反扑耗血,亚索一直在逃,我在他E我方远程小兵的那一瞬间,释放了Q技能,预判了亚索E前进的方向,将亚索也打掉了半血。

    “这是神仙打架啊…”

    夏凝一直在我后面观望,此时看了我和亚索的一波换血,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这个亚索有点厉害啊,我感觉…算了,我不说,四哥强,无敌。”张子扬有些担忧的看着屏幕。

    对面的亚索,的确抓住我所倚仗的命门。

    和上一个亚索SOLO的时候,他前三级就被我耗了血,所以一直没有和我交召唤师技能一波拼到底的勇气,因为他知道自己拼不过。

    但这个领头不一样,他前期猥琐,然后在升到三级的一瞬间,满状态过来和我打,并且手速很快,用W挡我E,逼掉了我两个召唤师技能。

    由于我被逼掉了召唤师技能,所以这一把,我不敢向上一把那样压得肆无忌惮了,反而也猥琐了起来,有些兵不敢补,也不敢肆无忌惮地点着亚索,对面的补兵现在已经渐渐追了回来,而我们俩的血量,始终有来有回,都是半血。

    看来这一把,我不能用补到一百刀的方式赢他了啊…越拖下去,我就越不是对手,六级这一波,是我唯一的机会。

    如果我输了,以这个亚索的能力,SOLO赢那七个葫芦娃是不成任何问题。

    此时,我半血。

    亚索,也同样是半血。

    现在,我只要有办法点到他一下,把他护盾给破了,然后给自己叠上一发爆头的被动,我就有把握击杀他。

    我将自己的被动叠到了七层,此时兵线恰好在河道中央…

    我步伐小心的走了上去,在亚索E兵的时候,点了一下亚索!

    我破了他身上的护盾被动,同时,将自己的被动叠到了八层,下一发普攻,有爆头的效果。

    我有点紧张,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鼠标握了握,成败,在此一搏了。

    我站在我方远程小兵身后,女警半蹲下身子,将瞄准镜头对着亚索,一到激光射在了亚索身上。

    我朝着亚索用出了大招,R!

    此时,整个房间都是一阵沸腾!

    “我草,四哥,你这个时候用R?!”

    “不是吧…”

    “四哥?!”

    张子扬他们都不是菜鸟,都是虎牙的打手,水平自然不用说,我这个举动,别说是他们,就连夏凝都觉得不妥。

    “这个时候用大招,会被亚索的风墙挡住啊!而且,亚索还能借此机会上来贴脸,完了啊!”夏凝紧张地说道。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在亚索有风墙的情况下,女警用R是一件很傻的行为,正确的做法好像是要把亚索的风墙给逼出来,然后再用大招,才划算。

    可是,在我和这个亚索交手的过程中,我已经感觉出来了,如果我这个大招想等到他释放完风墙之后再用,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现在的局面中,亚索放完风墙了,只意味着两种结果…

    ——要么是我死,要么是他死。

    我没有被周围的言论干扰,而是将目光死死的盯在亚索身上!

    亚索身上环绕着一层风的能量,他下一发Q技能,将有击飞!

    他在我释放大招开书蓄力的一瞬间,没有任何停顿,直接E小兵飞速朝我前进,在我大招出膛的时候,他立马就用出了W技能,将我大招抵挡住。

    “游戏结束。”对面的领头满是汗水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畅快地笑容。

    “午时已到,兄弟。”我对他说道。

    我键盘噼里啪啦一阵剧烈响动。

    只见屏幕上的女警在EQ二连的时间里,放完了“EQ二连”,举起枪放出一道网子,然后发射了一道长长的枪能量,而还有半血的亚索,直接死掉了。

    “!”

    一血音效响彻全场,对面的领头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半血吃了一个EQ二连,死了?”

    “怎么可能伤害这么高?女警EQ二连加上爆头的平A伤害,最多打到残血,绝对不可能打死啊!还差了不少伤害。”那领头旁边的打手也没看懂。

    “咋回事?伤害怎么这么高的?你带了暴击符文?”那领头对我问道。

    “没带。”我站起身,淡淡地回道。

    “四哥溜溜溜!”

    “四哥强,无敌。”

    “这波我看懂了!”

    此时,战旗那边一名打AD的打手,脸上皆是骇然之色,说道:“我练了这么久的操作,还从来没有在实战中打出来过,居然在刚才见到有人用到熊哥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