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八十二章 1V8
    我们一群人也紧跟着战旗进入了游戏房间,我打开了一台机子,而战旗的领头则坐在了我的对面,也打开了一台机子,我们双方都在位置上坐好,我对他们说道:“一血一塔一百刀,不许回城,其他规则和英雄不限制,两边盲选,没问题吧?”

    “当然!”战旗的领头迅速应道。

    我坐在了电脑屏幕前,这一次的solo和以往的任何solo都不同,没有其他更多的规则制约了,除了一血一塔一百刀这个必须遵守的规定以外,其他都不受限制。

    “小邹,你先上!”战旗的领头说道。

    “嗯。”站在他旁边的人应了一声,坐在了我的对面的位置。

    而第一把,我就直接第一个出场了。

    “第一把就自己亲自上,不自信,还是…”战旗的领头嘲笑着说道。

    “不自信,想早死早投胎,请对面赐我一死。”我哈哈大笑道。

    我们约定的solo大区是电一,我上的是自己的王者大号,然后添加了对方为好友。

    对方的账号也同样是一个王者,我邀请了对面进了自定义,然后迅速开始了游戏。

    我召唤师技能带的是虚弱治疗,选好了传统ad符文,然后在天赋页上点出了的天赋,最终天赋选择的是战争领主的嗜血。

    我的习惯,就是先想好选什么英雄,然后带好召唤师技能,选好符文天赋,最后再点击所选的英雄,选择确定。

    这是个好习惯,但绝大部分人,有时候在排位中犹豫不决地选择英雄之后,再选择符文天赋,他们会先考虑阵容,考虑队友,在大家都满意的情况下,再最终选择。

    而我不是这样,我选择英雄,就先想好,规定死,带好符文点完天赋以后,就一定不会再换了,有时候一次错误的换英雄,就导致这场排位会输。

    “四哥,你玩女警?”

    张子扬等人看到我最终选择的英雄之后,发出了一声感慨。

    他们的声音很小,因为怕对面听见。

    我说道:“对啊,就是女警。”

    张子扬开始有些不理解,眉头紧皱,随后一下子舒展开来,对我说道:“四哥,你这个人是真的脏!”

    在这七个人里面,张子扬是最懂我的人,我并没有选择那些击杀能力很强的英雄,由于英雄不受限制,我选择一个非常怂的英雄——皮城女警。

    我压根就没有和他们火拼的想法,我就是想拖时间,拖到一百刀,然后赢下这次的solo,换人。

    他们总共是八个人,如果每一把solo的平均时间是十五分钟,那么和他们打完就两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以后,他们还有时间去检查什么直播房间吗?到那个时候,恐怕楚茜都回来了。

    进入游戏以后,我发现对面选择的英雄是妖姬。

    不错嘛,还知道选择妖姬,一个中路solo非常强力的英雄,我也很喜欢用,ad妖姬更是可以套路一大批没有solo经验的选手。

    不过,在不能回城的前提下,女警打妖姬简直不要太好打,妖姬的w相当于是一个废的技能,永远无法踩到女警身上。

    妖姬能对女警做出的操作,只有w上来,然后eq二连,妖姬只能主q,然后还要保证e的命中率能有百分之百,打出q技能印记的伤害爆发,这样妖姬和女警才能勉强打个五五开,否则凭借女警的长手优势,点的妖姬连兵都不敢补。

    当然,那是一般的女警和一般的妖姬进行solo对决所注意的,对面的妖姬和我,是零十开。

    这一把开始以后,我能在妖姬w上来的那一瞬间反应过来,迅速放出e技能,打中妖姬将妖姬减速,然后用走位躲他接下来的e技能,等他释放完e技能后,再反手一枪爆头,将妖姬打掉很多血。

    对面妖姬带的是虚弱引燃,第一局,我在饼干都没有磕的情况下,就凭借着一些过硬的基本功,压了妖姬三十刀,率先到达了一百刀,直接赢下了第一场比赛。

    “不行啊,兄弟,你前六级就被我压到了半血以下,我要是你,六级前我宁愿一个兵不补也不会让女警消耗,然后等六级的一波爆发将女警带走,你太菜了,下一个。”赢下第一场比赛后,我也没有客气,想挑起对面的怒火,从而让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怎么赢我的想法上。

    “玩个这种英雄,用补到一百刀的方式取得胜利,你要脸吗?”刚才的妖姬操作者愤愤地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兄弟,你这句话有点道理,换做是别人说,我不敢大声说话,但刚才你六级前就被我耗完了补给,血量不足半血,我就算和你拼你也不敢啊,你一直猥琐,我一个女警也杀不了你,我补到一百刀,也是不得已的行为啊。”

    那人握紧拳头咬着牙一低头,半天没说一句话。

    战旗的领头淡淡地对他说道:“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solo规则上说的清清楚楚,丢掉一百刀就算输。”

    我笑着说道:“还是你们那边的老大明白事儿,怎么样?战旗领头的,这一把你和我来练练?”

    战旗领头哼了一声,对旁边人说道:“小武,你上!”

    “好!”

    很快,那边派出第二人和我打了。

    我依旧是选择女警,符文那些都没有变。

    而对面这一把则换成了亚索。

    “居然还敢玩女警?”坐在我对面的那位战旗打手看到我又是选的女警,觉得自己赢定了,用一种不屑的语气对我询问。

    “我就会一个女警,反正我已经赢了一个人,赢了你就是赚,输了我也不亏,随便玩玩呗?”我笑着对他说道。

    “呵呵,行。”

    两边进入到了游戏,到达线上后,我看了一眼对面亚索的装备,多蓝盾一血,一级学的e技能,天赋点的不灭之握。

    他一级就直接e兵上来干我,尽可能利用被动护盾的优势来耗我的血量。

    女警打亚索,则没有打妖姬那么好打了,原因就在于亚索有一个e技能,可以无限突进,不必考虑技能cd,只要我走位靠前他就可以随时上来消耗我。

    而且一个w可以挡女警几乎所有的输出,如果不幸被他用q技能吹起来并且贴脸,可能亚索就要交虚弱引燃一波把我带走了。

    不过很可能,这个亚索似乎有着打手的通病。

    打手有一个共同的毛病,他们打得最多的,不是王者以上的高端局,而是与他们段位不符合的“低端局”,所以他们每一个操作,都是在考虑怎么击杀对线,打手的目标并不是和对方五五开,而是要单路打爆,所以打法也很激进,比较秀。

    这个亚索在三级前,就靠着e技能的优势总是想要来耗我,但我也不省油的灯,女警打亚索,有一个东西很关键——蓝量。

    亚索将视野锁定在我的身上,从小兵身上疾驰而过,手起剑落。

    而我将枪口对着他,在他上来的一瞬间,子弹出膛。

    他总是想e上来逼我的e技能,然而我却没有那么容易上当,我在他e上我脸的时候就放q,而不是放e后撤,和他对着消耗。

    如果女警打亚索,一看亚索冲上来就害怕,释放e技能,甚至释放eq二连,那打一会就没蓝了,就会被亚索任意蹂躏。

    但如果能找住机会和亚索对着消耗,把技能当成保留的底牌,亚索是一定打不过的。

    我靠着三级前亚索的主动消耗,反而把亚索的红药给逼出来了,在他半血以后,我的技能就毫不客气了,把他的血量死死的压在三分之一左右,最终,我仍然靠着一百刀的优势领先于他,赢下了比赛。

    之后,战旗一连又排除了五个人,有人拿泽拉斯,有人拿璐璐,还有人和我一样选择拿女警,但无一例外,全部输给了我,我的solo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只要不是像沈晗青那种受过系统训练的职业选手,大部分人,我都毫无压力。

    “熊哥,这个人的女警真的太强了。”

    “打进攻打不过他,打猥琐发育也打不过他,怎么样才能赢这个女警?嗨呀,这是真的气。”

    “他一个人干了我们七个,妈的批油,都打了两个小时,这家伙还一点都不累,他们这是在套路我们吧?他们这种人均水平,真的是钻二?”

    他们口中的熊哥,就是战旗tv的领头,一直都没上的那个人。

    “我看完你们的所有缺点,你们都只差了一点就能赢他。”战旗tv的领头作出了这样的一个总结。

    我在旁边冷哼一声,要不是老子为了耽误时间想强行拖到一百刀结束游戏,你们还真以为你们差一点就能赢我?

    “你们差的那一点,让我来补上吧,你们看好,我是怎么打他这个女警的,我就用小武的英雄,亚索来打他。”战旗tv的领头谆谆教导道。

    “兄弟,还要教育多久,到底打不打啊?要不,我给你在这里开个座谈会?”我撑在电脑桌上,朝对面探出半个脑袋,对着那领头说道。

    “嗯,知道你累了,打完这把,我就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只可惜我了,要一个人面对八个人。”那领头感慨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