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情不好
    之后,王诗楠坐地铁回学校了,而我则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秦郁所在的戏剧大学。

    我觉得秦郁现在应该只能回寝室,她斗鱼的主播身份辞职了,而瑜伽老师最早也要等明天才上班,我去她的寝室,应该是能够找到她的。

    三区三栋,秦郁的寝室区号和我的一模一样,上次来过一次,所以这次要轻车熟路得多了,我来到了秦郁的寝室楼下,这里的宿管大妈不允许我进去,而现在我已经没有等的闲工夫了,如果秦郁现在就在寝室,那么谁知道秦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不会出来?

    我随便拉了路上一个穿着普通的女生,二话不说,直接先往她手里塞了一百块钱,然后对她说道:“同学你好,麻烦你帮我去给三栋302寝室的秦郁带一句话,就说徐争在她的寝室楼下等她,请她下来一会,谢谢!”

    那女生看着手上的一百块钱,蹙起眉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有些不耐烦,又从钱包里掏出了四张一百,塞在她手上,说道:“就是帮忙捎句话,有点急,麻烦你快一点,还嫌少我就找别人帮忙了,不是你们这宿管大妈拦着,我早就自己冲上去了。”

    那女生瞬间就明白了,脸上立即堆起笑容,说道:“好好好,我去,我去。”

    她走了几步之后,我听她在前面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人傻钱多…”

    我苦笑了一声,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在寝室楼下焦急地来回踱步,顺便打了几个电话,然而秦郁那边还是一直占线,这都一个小时过去了,她要是真打电话,能打这么久?

    恐怕她真的把我拉黑了。

    我只好等着刚才那个妹子的消息,希望她不会拿了我的钱跑路,不过我想这么一件小事,应该没人会坏到这种地步。

    最终,在我的期盼下,那个妹子果然又下来了。

    不过,她是一个人下来的。

    我往她身后望了望,皱眉说道:“让你带的人呢?”

    那妹子摇了摇头,说道:“秦郁她没在,我怎么带?她们室友告诉我的,我自己也往里面瞧了,确实没在。”

    “给,钱还你,这么一点小事,举手之劳,用不着五百块。”她把我给她的五百块钱又重新塞回我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我愣了两秒钟,随后苦笑了一声,将钱重新放进口袋,秦郁如果不是回寝室,那么她能去哪里?

    我像上次一样,坐在她的寝室门口傻等着,以为还能像上次那样,可以等到她过来。

    但我从上午十二点开始,一直就这么傻坐着到晚上九点,连中途上厕所买水买面包,我都托人看着,生怕有遗漏,然而,即便这样,也没能发现秦郁的影子。

    此时女生寝室前只亮着路灯了,我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对男男女女在这里分别,都是男生把女生送到寝室门口,然后卿卿我我一阵,女生才依依不舍的上楼。

    如果我旁边有一个认识的人,我一定会向他抱怨,真你妈的恶心啊。

    但我却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未来想要的生活。

    我也希望有一天我能送秦郁到寝室楼下,然后不必遮遮掩掩,当着路边所有人的目光,和她卿卿我我一阵,然后再目送她上楼…

    我一直就是一个俗人,我想和秦郁经历一些我们该经历的事,我从来没有过什么辉煌轰烈的大梦想,有的,只有这一个个不断出现让我想要去为之奋斗的小梦想…

    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

    女生寝室十二点闭寝,之后的时间不允许任何人入内,然而秦郁还是没回来,今天看来她是不会回来了。

    我又是担心又是焦急,今天一天,我打秦郁的电话,应该不下于五十个了,基本上半个小时打二个,但每次都是占线的提示音。

    我在戏剧大学里找了一个网吧,然后在里面打了一整夜游戏,早上有地铁以后,我才坐地铁回学校。

    既然秦郁昨天一天没回来,那么今天她应该也不会回来了,因为她在我们学校还有工作,所以我也没必要再继续傻等下去。

    我早上九点钟回到了寝室,一身疲倦的我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不过我在睡了四个小时之后就起床,定了一个一点钟的闹钟,醒来以后,去卫生间洗了一个澡,把身上那浓浓的烟味给洗掉,换了一身衣服,打好精神,又朝着瑜伽训练中心走去。

    今天是星期二,是秦郁第一天上班的日子,我应该能在那里遇见她。

    我走进训练中心后,却只发现了刘菲婷的身影,并没有发现秦郁也在这。

    刘菲婷此时正在给学员上着瑜伽课,在瑜伽球上坐着形体动作,我走到了她的旁边,对她说道:“刘菲婷,秦郁在这里吗?”

    刘菲婷站了起来,对我说道:“我还要问你呢,今天才头一天上班,她就迟到了,你快点打电话去催催她,我打她电话打不通。”

    我淡淡地瞥了刘菲婷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秦郁今天没来了?”

    刘菲婷奇怪地看着我,说道:“当然啊!你别捣乱,我在上课呢!”

    我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靠在沙发的靠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秦郁看来昨天真的气得不轻,直接玩起消失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不能出现在这里吗?”

    就在心情十分郁闷,一肚子窝囊火没处发泄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慢悠悠地转过头,发现夏凝正穿着职场制服,白色衬衣,胸前虽然平平的,但有白皙粉腻的皮肤,修长高贵的脖颈。两行小小的锁骨更是为她的气质增色了不少,下身是利落的黑色长裤,手上拿着一叠文件,双眸似雪,面如冷霜,目光颇有些敌意地看着我。

    我没有理她,将头又重新转了过去,闭上眼睛,疲倦地抬了抬手,对她说道:“那你就当我没出现过好了,我现在很想休息,这样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桌子上,对她说道:“你让我躺一会,最长不超过一个下午,我想走就会走的。”

    随后,我舒展开双手,将两条手臂搭在了沙发的靠椅上。

    夏凝冷笑了一声,转过头,语气带着愠色地喊道:“保安!保安!”

    过了一会,两个年轻的小保安朝着我这里跑了过来。

    “凝姐,什么事?”

    夏凝指了我一下,说道:“这个人是来闹事的,把他带出去!”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就想在这里躺一会,躺那么一小会,让我思考一下人生,谢谢了。”

    夏凝秀眉一蹙,加重了语气,继续说道:“赶他走!”

    说完以后,那两个小保安便一左一右地往我这边靠近。

    我抬了抬眼皮,目光中有精光闪过,我冷声对他们说道:“你们最好别碰我,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那两个小保安不知是不是急于在夏凝面前表现的缘故,其中一个保安靠近我,把自己胳膊上的狼纹身给露了出来,凶狠地说道:“小朋友,我们两个下手不太干净,忍着点!”

    我不耐烦地把舒展在沙发靠背上的两条手臂收拢,没有再靠着沙发上,边打着哈欠,边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在沙发上半弯下腰,用我那条有狰狞疤痕的左手,挽住了对我说这话的保安的脖子,在他耳边慵懒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得清楚,能再和我说一遍吗?”

    那保安不说话了,转过头目光害怕地看了一眼我手臂上那条触目惊心的疤痕,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咽了一口唾沫,一句话也没说。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啊。”我抬起眼皮子,此时我右手拿着沙发前玻璃桌上的一个玻璃杯把玩着,语气有些挑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