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骗了我
    “哎?诗楠,你来了。来得正好,秦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美女呢,就是接替你位置的新主播,她旁边的那个帅哥,应该就是她的打手吧?”

    还没等我开口,斗鱼人事部经理慢慢走到了秦郁旁边,也就是秦郁口中的“王经理”,率先开口说话了。

    秦郁怔怔地看着我,嘴唇紧抿,眼睛里透着深深的失落,她见我在看她,黛眉一蹙,嘴唇有些发颤,微微动了动,但她偏过头,一句话也没说。

    “秦郁,怎么这么巧…你别误会了…”看到秦郁的样子,我忽然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前几天我对秦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和她聊了很久,向她表示我有多么不喜欢代打,拒绝了她给我的代打邀请,然后和她灌输了我自己的理念和对她的一些看法,她也成功被我说动,现在愿意听取我的建议,去当一个瑜伽老师。

    但是…

    我现在却以王诗楠代打打手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最严重的是,王诗楠恰恰还是接替她位置的那个人。

    我顿时就感觉一件原本很简单的事情即将演变成非常复杂的事,尤其是秦郁阅历丰富,很容易把所有事情串起来,我怕她一想歪,对我失望。

    可偏偏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该向她怎么说?说我当王诗楠代打的原因就想调查清楚沈晗青的身份?秦郁她压根就不知道沈晗青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件事最大的意外,就是我今天不该出现在这里!

    “秦郁学姐?真巧啊,我代替的那个有名的主播居然是你!你愿意放弃步步高升的女主播位置,去当一个小瑜伽老师啊?我猜你是不是勾搭上了哪个大老板,愿意从良了?”王诗楠一直不喜欢秦郁,说话也直来直去,在此时我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呵呵。”听完王诗楠的话以后,秦郁蓦地一下子笑了出来,但她却看也没看王诗楠一眼,而是扯动着嘴角,眼神中没有任何笑意,脸上的笑容,笑得很勉强。

    她平静地走到了我的旁边,此时的她异常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看我,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她淡定平静到让我害怕。

    她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仅仅在我耳边说了四个字:

    “你骗了我。”

    随后,秦郁的脚步一下都没有停留,和我擦肩而过,纯黑色的发丝飘荡在空气中,在我脸颊上轻轻划过,秦郁踩着一双练舞蹈用的平底鞋,离开到了门外。

    “不是,秦…”

    我缓过神来,刚一转身,想去追上秦郁,王诗楠却在此时抓住了我的胳膊。

    “怎么?两年没见到旧情人了,急着上去叙旧呢?”

    王诗楠压根就不知道我和秦郁之间发生过什么,此时看我激动,她脸上反而挂着笑容,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我皱眉对她说道:“你放开我!”

    “我没想到秦郁居然也在海城,真巧啊!你对我凶什么?”王诗楠不满地松开了我的胳膊。

    而王经理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说道:“你们…都认识?”

    王诗楠简要地说道:“王经理,我这个代打呢,以前是帮秦郁代打的,现在是我的专属代打了。”

    王经理脸上的表情一僵,神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牛逼!专挑有潜力的女主播下手。”

    “不是…刚才那个秦郁和我基本上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这个王诗楠是我姐!”我此时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里,时不时的回头,想着待会该怎么和秦郁解释这件事情。

    王经理笑着摇了摇头,对我说道:“小兄弟啊,秦郁那个主播的性子我明白,很精明,你是很难和她成为男女朋友的,眼光放长远一点,话说,诗楠是你表姐还是堂姐啊?”

    王诗楠在此时说道:“王经理,我和我弟没有血缘关系,他是我干弟弟。”

    王经理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原来是干弟弟,现在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啊,都流行认这玩意了,呵呵。”

    我没耐心和他们扯这些杂七杂八的玩意,我按捺着内心的急躁,对王经理说道:“王经理,你看我和我姐能不能签进来?”

    王经理立即说道:“签!当然得签!你姐成为斗鱼新生代最有潜力的女主播已经不容置疑了,我肯定签,不过,我听诗楠说,你还不是咱们打手集团的吧?有兴趣加入么?”

    王诗楠替我回答道:“他有兴趣!很厉害的,王经理你昨天也看了我的直播,他的水平没的说吧?”

    “行!那咱们打手集团又多了一名大将了,你现在交一千块押金就行了。”王经理说道。

    我此时眉头一皱,说道:“为什么我加入这个代打集团还要交押金?”

    王经理笑着说道:“哦,这个啊,这个是规矩,对于你和诗楠来讲,就只是走个流程罢了,不重要的,咱们公司下的打手,每个月保守工资一万元起,这一千块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不想拿的话,我自掏腰包帮你交这一千元也无所谓。交这个押金,是为了提防某些打手滥竽充数,帮女主播代打却发挥得不理想,就要从这押金里扣了,如果你还不理解,那我这么和你解释吧,这和聘请代练打的单子超时或者没达到买家要求所扣除的押金是一个道理。”

    我点头说道:“这样啊,所有打手在初次进来的时候,都要加一千块钱的押金吗?”

    王经理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咱们打手集团是按排名分档次的,这个押金根据打手自己来决定,比如你现在帮诗楠代打,以诗楠目前的人气和身价,如果你没发挥得好,那一千块钱恰好能补上诗楠一晚上的直播损失。如果你是帮人气更高的主播代打,那么押金也不止这个数了,高的还有一万往上的,不过这个押金只是用来针对新进来的打手的,一般有了具体的打手排名,那些打手就会找符合自己排名价位的女主播配对了。”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

    “那么王经理,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问,在两年前,交五千块钱的新人打手,大概能和多少人气的女主播配对?”我看着王经理说道。

    王经理眉头拧成一团,低下头沉思了一会,说道:“两年前?五千块?”

    我点了点头。

    王经理说道:“年代有些久远了,那个时候我才刚入这行,不是很确定。不过我敢肯定的是,那个时候的代打行业还没现在发达,五千块钱,足够能帮咱们平台的一线女主播代打了。”

    我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王诗楠看了我一眼,说道:“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我看着王诗楠满是疑惑的眼神,对王诗楠说道:“等咱们回去再说吧。”

    今天王诗楠才刚刚签约,其实我的意思王诗楠已经不用通过直播来确定沈晗青是否是一个地下打手了,我现在已经清楚了。

    他两年前,在我这里拿走五千块钱,十有**就是为了加入这个打手集团。

    沈晗青…为什么一面当职业选手,一面又背地里做地下打手?他从哪里挤出这么多时间的?

    他到底是为了在电竞这一行追求自己的梦想,想打出个名堂和名气,还是为了当一个在别人背后的影子打手,赚足钱?他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名还是为财?

    还是…他两者都想要?

    如果两年前他没有在我这里拿到五千块钱,那么他一定会去找王诗楠,那他会不会劝王诗楠当女主播,而他自己就做王诗楠的代打呢?

    那他不就和自己先前不愿意让王诗楠当女主播的想法相违背了吗?

    随着对沈晗青的逐步了解,我愈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我和王诗楠最终都签下了一个月的合同,王诗楠是一个月的斗鱼女主播,而我是一个月的有斗鱼工资保障的代打打手,一个月后如果不续约,那么我们就是自由身份了。

    我走出了斗鱼公司总部,迅速拿出了手机,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急切,拨通了秦郁的手机号,想和她把一切都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