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和秦郁喝断片
    “我是海,你就是岸,我想把所有的浪,都拍打在你的身上,,,”

    秦郁的脸霎时间就红了,在我胸口上捶了一下,没好气地娇嗔道:“你讨厌,”

    我笑着对秦郁说道:“这个对你管用吗,”

    秦郁对我说道:“你也得亏是遇到了我,你要是碰着别的女孩,敢这么和她说话,早就掉头跑了,谁理你这个流氓,”

    我哈哈一笑,说道:“天真,要是碰上别的女孩,我还会这么说吗,毕竟所有的浪,都在你这了,”

    “行吧,走,喝两杯去,”秦郁牵住我的手,拖着我开心地朝着路边的一个花甲夜宵摊走去,

    我诧异的说道:“啊,还要喝酒的啊,我喝不了酒,”

    秦郁说道:“又不让你喝多了,就一点点,”

    秦郁把我安顿好之后,跑到了隔壁的商店,拿了两瓶小装白酒过来,,,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你要我喝白的,”

    秦郁噘着嘴,说道:“白的又怎么了,又不是你一个人喝,我陪你喝,”

    我挠着头,说道:“不是,这不好吧,咱们俩这大晚上一人整瓶白酒,这个,,,”

    “你怕了,”秦郁在此时把两瓶酒给拧开,挑衅十足地看着我说道,

    我没好气地笑道:“我怕啥啊,我是替你着想,我先说好,我酒量不行啊,待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可预料不到,”

    秦郁对我说道:“没关系啊,我要你喝酒的原因就是想看看你喝醉后的酒品咋样,看你这个人靠不靠得住,”

    “……”

    “你讲道理好不好,喝醉酒的人哪里还知道那么多,我不喝了,在外面我也不喝酒的,”我拒绝道,

    “不行,今天不陪我喝完这一杯,你别想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和一个女生喝酒还磨磨唧唧,叽叽歪歪的,我都没说什么,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秦郁一拍桌子,柳眉倒竖地看着我说道,

    “每天想找我喝酒的男生多了去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带着你这么一个胆儿小的话唠在这里喝酒,”秦郁没好气地说道,

    “好,我喝,我喝还不行吗,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秦郁呵呵一笑,直接把满满一杯的白酒喝下半杯,在口中停留了一秒钟之后,咽了下去,然后她脸色不改,仿佛和喝了半杯白水那样简单,笑眯眯地看着我,指着我前面的酒杯,说道:“喝呀,”

    “你有点猛啊,白酒是这么喝的,”我挠着头说道,

    我举起酒杯,憋着气,为了不失面子,我也有样学样闷了半杯,

    “咳咳咳,,,”白酒那浓重的酒味呛得我直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感觉胃里在燃烧,

    等我伏在桌子上才缓过神来,抬头一看,秦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另外的半杯白酒喝掉了,

    我惊愕地看着她,说道:“你把酒给倒掉了,”

    秦郁说道:“你喝得这么慢,我就先喝了啊,倒掉了是小狗,该你了,”

    我苦着脸说道:“不是吧,白酒不是这么喝的,会出人命的,”

    秦郁不以为然道:“连一个女生都喝不过,怂,真怂,”

    我这暴脾气,

    听她说完这句话后,我不甘示弱,也把另外半杯喝完了,

    “老板,给这里拿四瓶白酒过来,”秦郁看我喝完以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瞬间就吓尿了,说道:“秦郁,你晚上这是怎么了,喝一瓶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老板,不要了,千万别拿,”

    老板是个中年大叔,笑着对我说道:“我以前都是听别人女孩说不喝酒,今天还头一次听到男生不喝的,到底要不要啊,”

    秦郁说道:“要,老板,你要是听他的,待会我们点的东西就退了,立马走人,”

    老板立即从后头拿出来四瓶白酒,还全部都打开了,放在我们桌上,说道:“美女,你要的四瓶白酒,”

    此时我感觉酒劲已经上来了,满脸通红,伏在桌子,醉醺醺地看着秦郁,

    “秦郁,你好歹让我先吃点菜压一压吧,”我求饶道,

    “菜不是还没上吗,先喝点嘛,喝着喝着,菜就来了,”秦郁喝完一瓶之后像个没事人,我没看出她有任何不适,这小妞的酒量怎么这么好,开挂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越来越兴奋,感觉空气中都充满了欢快的螺旋气氛,我自己开始接连不断的吹着B,谈天说地,把剩下的四瓶白酒和秦郁对半分了,我发誓,这是我头一次以来喝酒喝到断片,我只记得我第三瓶白酒一口下去之后,剩下的事情什么都记不得了,然后伏在桌子上,好像还吐了一次,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阳光透过窗帘,十分刺眼,我身上盖着一个白被褥,由于有空调,所以我一点都不冷,我感觉小腿附近热热的,滑滑的,我动了动,发现我的大腿好像被人夹住了,,,

    我揉了揉眼睛,然后转头一看,发现秦郁就睡在我旁边,她用手撑着脑袋,半躺在床上,柔顺的发丝垂落,摊开在了枕头附近,身上散发着扑?的芬香,她笑眯眯地看着我,露出一口皓齿,说道:“你醒来啦,”

    我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拉开被褥一看,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条平角内裤,我拿被褥掩着自己,指着秦郁悲愤地说道:“你,,,你,,,你趁我喝醉,对我做什么了,,完了,完了,我贞洁不保,一世英名,居然就这样毁在了你的手里,我还没有一点知觉,这下我十九年的处子自身,居然在昨晚,,,”

    “变成了十九年零一天,你这个傻缺,瞎说啥呢,”秦郁从被窝里出来,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红白T恤,下身是一条灰色的丝质热裤,她看着窗外伸了个懒腰,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屁股翘翘的,白白的两条大腿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怎么回事啊,”我对秦郁问道,

    秦郁又重新跳到床上,对我说道:“你昨天喝醉了,然后我就把你带到这个宾馆开了个房,还是单人间,怎么样,对你很不错吧,”

    “不错个屁,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悔恨道,

    “让你有感觉了那还了得,岂不是又要被你占便宜了,”秦郁笑道,

    我愤愤地说道:“你好意思说,我身上这衣服裤子是你脱的吧,你占了我的便宜,我都让你看光了,赔钱,”

    秦郁在我胸膛上拍了两下,说道:“我都不知道你身材这么好耶,肌肉很结实嘛,不错哦,我不但看了,还摸了呢,怎么样,赔钱要翻倍不,”

    我紧了紧手中挡着身体的被褥,对她说道:“不翻倍也行,你,,,你让我摸回来就行了,”

    “好啊,”秦郁爽朗的答应了下来,把身子朝我这边靠,胸脯把T恤撑得??的,她的胸离我的头不到十厘米,她接着说道:“你敢嘛,”

    我抬头委屈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观察着她表情的变化,

    但秦郁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依旧是笑盈盈的,她斜着脑袋,几缕发丝垂在了我的脖子处,幽香味儿一来,闻得我心痒痒的,

    我一咬牙,心一狠,真的朝着她的胸抓过去了,

    “你考虑得太久了,不给摸了,”秦郁一转身,我手扑了个空,

    秦郁站在镜子前扎着头发,对我说道:“快,去洗个澡,我出去帮你买早点,”

    我依旧是坐在床上思考着人生,我TM堂堂一个六尺男儿,今天居然被一个女生给调戏成这样,我不服,不服啊,

    我越想越气,对着背对着我的秦郁说道:“慢着,”

    我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凶狠地朝着秦郁走去,

    秦郁愣住了,头发还只扎到一半,她双手放在脑后,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

    我看着秦郁精俏的脸庞,勾人的桃花眼儿,挺翘的?梁,轻薄的唇瓣,我心跳得越来越快,口干舌燥地说道:“你以为你能趁着买早餐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