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秦郁的过去
    我对她说道:“那你说啊,,,比如什么以身相许,出卖色相,只要对象是你,我还是能考虑的,”

    “你想得美,”秦郁没好气地拍了我一下,

    随后,秦郁把她的想法都说给我听了,真是听得我越来越心惊,也惊讶于她这个想法的大胆,她竟然要我,,,

    我看了她一眼,说道:“真的要我这样做,”

    秦郁低下头,说道:“我知道这样可能对你来说有点不公平,但是,我为此已经作出很多努力了,我现在,需要一个真正帮我的人,这对我们都很好,以后,我也能向别人大大方方的承认你是我的男朋友了,”

    秦郁的一番话,听得我很为难,

    我很想答应她,很想让她真正成为我的女朋友,但是,,,

    秦郁,要我当她的“影子”,

    这个身份,比代打还要复杂数百倍,

    我看着秦郁的眼睛,说道:“你是为了和我在一起,而作出这个决定,还是说为了你这个决定,而决定和我在一起,”

    “为了我们,”秦郁坚定地回道,

    秦郁提出的这个要求,我敢说,除了我之外,她很难找得到第二个信任的人办到,也让我因此怀疑她的目的性,

    虽然重新和秦郁见面的这短短两天中,我觉得秦郁做什么都没有骗我,没有抱有目的性,但她提出的这个条件,实在是有点让人为难,哪怕我真的很喜欢她,我也没办法立马答应她,

    秦郁将占据掉我大学大部分的时间,也就是说,会改变我原本计划好的轨迹,好好在大学中学习成材,然后四年后,出去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平平凡凡的生活下去,

    她高中时曾是稍有人气的小女主播,她现在想做的,是成为一个大女主播,

    成为大女主播,就得加入直播平台下的经纪公司,也就是会被公司开始各种打造,严格直播,让脱衣就脱衣,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连当时名噪一时的“影帝”阿姨,也曾走过这条路子,

    秦郁无法避免,她也会走上这一条道路,到时候,这些都会是她面对的,

    而我要做的是什么呢,她并不会单纯的成为一个靠着唱歌跳舞,脱衣露肉以博取眼球的主播,虽然她必然会经历这些东西,她前期需要这些东西积累庞大的人气,但她还是会把英雄联盟的直播作为正职,也就是,需要代打,

    她加入经纪公司,需要我的陪同,我不但要成为她的代打,还要与她一起日常起居,帮她避免潜规则,成为她背后的人物,她直播时不能路面,她代打不能让人知道,她被经纪公司要求在镜头前做出出格的事情,我还得默默忍受,成为无所不在的“影子”,

    为此,秦郁已经在这个行业里认识到各式各样的人群,只要我点头答应,她立马就能入职,

    作为回报,我能成为她的男朋友,成为她能推脱掉各种猥琐酒局活动的挡箭牌,

    说真的,我内心极为不希望她成为这样的人物,虽然我的想法很自私,我喜欢她身上闪光点,喜欢她比同龄女生多上许多的优点,喜欢她的成熟与为人处世,

    但我也希望她能平凡一点,不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抛头露面,不要为了名利,金钱,作出这样的举动,

    我希望她,普通一点,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明明很喜欢她,很希望她做我女朋友,但面对这个决定的时候,迟迟没有答应,

    我讨厌这种适应时代发展的消费模式下所诞生的“直播圈”,

    我对秦郁说道:“你为什么非要成为一个大主播呢,让那么多人认识,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你这么聪慧,无论从事哪一个方面,你也一定会比别人优秀,为什么非要走这一条路,”

    秦郁认真地看着我,说道:“我为什么要走这一条路,因为在当今的大背景潮流下,我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从小就开始学舞蹈了,练动作,练嗓子,那个时候我家里没钱,这是我爸妈打零工一点一点给我换过来的,从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比别人优秀,一定要让家里人过上好的生活,我妈在我心中一直是个严母的形象,她对我说,要不就出人头地,好好学习,要不以后就和她一样,给别人当保姆,”

    我没有说话,秦郁经历过什么,她从来都没和我说过,我仔细地聆听着,

    “所以我一直都比同龄人要成熟,小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性格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很不喜欢说话,脑子里就只有一根筋,每天就知道读书,练舞,只是想快点长大,然后让赚很多很多钱,我那个时候很文静,谁都能欺负我,被男生揪辫子,被女生拿笔头戳衣服,但这些我都觉得没什么,我都忍下来了,”秦郁目光有些哀伤,听得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此时她和我不知不觉走到了校门口,这里有一个人工小湖,里面有一个亭子,来往的学生很少,我们就在这个小亭子里坐了下来,

    秦郁继续说道:“我小学毕业那年,读初中,我爸妈为了让我读好一点儿,送我去了咱们南城最好的初中,在这里上学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家里没钱,我爸就拼命工作,他在工地上班,那个暑假,工头不给他钱,他就去闹,闹到房顶上坐着,想逼他们给钱,但是有一个人告诉了我爸,说这个工程的老板跑了,一年多的血汗钱没着落,我爸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真的绝望了,从十六楼高的房顶摔下来,你知道有多惨吗,连殡仪馆的修容师,都没办法把我爸给修复好,那面目全非的样子,我至今想起来,心都是被刀搅一样,”

    秦郁说到这里的时候,原本艳丽动人的桃花眼委屈成了泪眼,她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拼命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不让声音发颤,接着说道:“可是后来,我妈才告诉我,其实老板根本没有跑,他故意托人告诉我爸,就是想让他跳下来摔死,这样就少了一个分钱的人,你知道里面有多黑吗,我爸欠的合同,都是假的,我妈最后也讨不到任何赔偿的钱,他们完全不用负责,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人心都是黑的,是污泥做的,每个人都是骗子,要想不被骗,最好的办法,就是骗别人,我妈一个人接了三份工作,在外头赚钱,拼了命的把我供着,我爸死的时候,她都没在我面前掉过眼泪,你知道我的坚强是怎么学会的了吗,”

    秦郁吸了一下?子,说道:“那个时候还是初中,别的女孩还在攀比,还在叛逆期,可我没这个功夫,就把周围的男生耍得团团转,我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有冤大头给,每天都我过着让别的女生嫉妒的生活,我学的那个工头的,隐藏着自己,改变着自己,我从原本任人欺负,忍气吞声的文静小女孩,变成了表面放荡糜烂,人人背地唾骂的婊子,你以为我愿意吗,你知道我多怕戴上这层虚伪的面具,它会跟着我的脸皮一块粘着,撕不下来,你知道吗,”

    我听到这里,几乎心也快跟着一起碎了,我的经历,虽然也不堪回首,让我得到了成长和改变,但和秦郁比起来,似乎不值一提了,

    我慢慢走到了秦郁旁边,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后来我自以为自己已经看到所有男人的本质了,只要花言巧语,八面玲珑,就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为自己办事,那个时候,我想的不是去当什么女主播,我只想凭借自己的姿色,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我小的时候有钱,我爸就不会这么辛苦,不会发生意外,我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我小的时候有钱,我妈能像其他妇女一样保养得当,容光焕发,不会像现在白发苍苍,满手是茧,我不需要爱情,我只需要有人能给我虚荣的物质,这样,以后起码我的孩子就能过上一个好一点的童年,不会像他妈妈一样,背地受人唾骂,表面还要戴着一层虚伪的面具,”秦郁在我怀里哭成了一个泪人,我想,此时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完全的脱下了她身上那层保护外衣,

    “但你知道吗,人啊,其实都会变,就像你,就像我,我们都会因为年龄,因为时间,悄然改变点什么,我遇到了你,你是我接触过的男生里,唯一的一个例外,你那时不优秀,个子也不高,样貌也平平,但我就是钟意你喜欢你,因为没人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没人知道我渴望什么,我埋藏在心里所缺失的东西,就是真诚,一种不报着任何目的的真诚,”

    “我从那时开始,忽然就想把你抓在手心里,我想和你一起奋斗,本来我不对任何人抱着希望,我不打算付出感情,所以我只能从有钱人身上,获取到自己想要的物质生活,可是,我看到了你,看到自己对其他男生心灰意冷的认知中出现了例外,出现了曙光,于是我重新有了希望,一个人有了希望以后,就会重新燃起斗志,我小时候学舞蹈,学唱歌,苦心练出来的东西,难道只是为了去迎合一个给我带来物质生活的男人吗,不是啊,我是想得到别人的认可,我想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婊子,我不是那种靠着巧言令色,靠男人上位的女人,我会有自己的爱人,我有自己的能力,我想成为大主播,不是想在他们面前卖笑,我是想骄傲地笑着,我想唱自己喜欢听的歌,跳自己十多年来所练习过无数遍的舞,然后能赚一大笔钱,自己依赖于自己,不依赖于任何人,这样的生活,才是我想的,”

    “你,能答应我吗,”

    秦郁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她在此时全是泪水,平常游刃有余的她,在此时楚楚动人,情真意切,边啜泣着,边等着我的答复,

    “我,,,”我喉咙有些沙哑,

    我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

    “我不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