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是我们的老四! 二合一6000字大章节
    回忆渐渐萦绕在脑海,

    当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忽然进来这么一个人,让我有些意外,于是我问他:“你是来上网包夜的么,”

    沈晗青摇了摇头,对我说:“我是来找人的,”

    我寻思着这大晚上找什么人,就对他问:“你找谁,”

    沈晗青当时十分诡异地对我笑了笑,把两只手靠在了前台的柜子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直视着我,说:“我是来找王诗楠的,”

    当时我和王诗楠的关系还处于冰点,相互都看不惯,于是我对他说:“王诗楠,都这么晚了,怎么可能在这里,她现在在家里睡觉,”

    然后沈晗青也不客气,直接就问我:“王诗楠住址在哪,你告诉我一下,谢谢,”

    我当时看他总感觉这个人阴阴的,和今天我见到一脸冷漠的沈晗青有非常大的区别,他当时就是脸上带笑,心里带煞的那种,我完全不想和他有过多交流,

    于是我对他说了:“我没病吧,把家庭地址告诉一个陌生人,快走快走,”

    其实我当时心里有点害怕,那个时候我胆子小,每天还值着夜班,就怕有人来闹事,我当时猜想这个人可能和王诗楠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去找王诗楠,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沈晗青听完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一眼我的电脑屏幕,说:“你有闲心啊,晚上值夜班,在这里玩英雄联盟,有兴趣来两把,”

    我当时很不满的瞥了他一眼,说:“没事我和你玩什么,”

    沈晗青张狂地说:“不,我不是要和你一起玩游戏,我是想和你SOLO两把,赢了你就告诉我王诗楠的地址怎么样,”

    我当时已经打出了三个王者号了,我遇到他的那天晚上,正好在打电一的账号,电一也马上打上王者,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其实内心还是挺膨胀的,

    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有几个人能打上电一的王者,有几个人能同时拥有若干个王者号,

    我现实没什么朋友,因为时间差的关系,白天睡觉晚上守夜,也没办法和任何人交流,整天除了睡觉就是打游戏,练得了一手好技术,我自认为在我这个年龄段,应该没人比我更强了,当时沈晗青背着一个书包,看上去也是学生,我不相信他能够打赢我,

    所以沈晗青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要和我SOLO,我对他根本就是不屑,对他说:“好啊,SOLO可以,但你得先说,你输了我有什么好处,”

    沈晗青笑着说:“我输了,输一把就给你一千块钱,你想打多少把都可以,”

    沈晗青直接把一千元现金摆在了桌子上,然后推进到我的键盘旁边,继续对我说:“为了怕你不相信,我先把这一千块放你那里,你赢了,直接拿走,”

    我当时差点被沈晗青给气得乐了,和他说:“好,你要是能赢我,我不光告诉你王诗楠的地址,我也同样给你一千块钱,”

    年少轻狂,口无遮拦,

    我和沈晗青的SOLO赛,就这样开始了,

    我和他一连SOLO了七把,从上路SOLO到下路,上下两路各自SOLO了一把,中路SOLO了五把,我们俩人都是选择的相同英雄,从劫到辛德拉,从小鱼人到狐狸,,,,

    他就是第一把的时候输给了我,现在看来,他是故意的,,,

    第一把输了之后,他要再来,又在桌子上摆上了一千元,我当时觉得他是个傻逼,给我送钱来了,自然没有拒绝,就这样,一连和他SOLO了七把,

    但是除了第一把我赢了意外,剩下的六把,我全部输了,倒输掉五千出去,

    当时我一脸颓然,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耻辱了,我日以继夜所苦练的游戏,居然还打不过一个业余的学生,心中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我当时取的是柜台里的钱,数了五千给他,五千输掉后,我对他说:“我不来了,”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说:“就不来了,”

    我忍受着他戏谑地目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晗青当时从地上拿起书包,拍了拍书包上的灰,背在了身上,又把钱给收到兜里,对我说道:“那有缘再见了,我叫沈晗青,想赢回这五千块钱,等下一次见面了,”

    随后他走到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说出了一句让我迄今为止也不是很明白的话:

    “既然有五千块钱了,那我也没必要去找王诗楠了,谢谢老板,再见,”

    沈晗青说完后,带着五千块钱潇洒离开了,留着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网吧前台发着呆,

    沈晗青说的那句话,实在太引人遐想了,

    有五千块钱,就没必要去找王诗楠了,难道他大半夜的,找王诗楠就是为了要钱,这是我没想通的第一个点,

    第二个点,如果找王诗楠不是为了要钱,那么他说的那句,有五千块钱,就没必要去找王诗楠了,是不是因为他有了这五千块钱,可以找到比王诗楠姿色更好的女生,

    这是我一直疑惑的两个点,当时我问王诗楠认不认识沈晗青的时候,她表现给我的态度也是支支吾吾的,明显是认识,但是不愿意和透露她和沈晗青具体是什么关系,朋友,炮友,

    由于我在沈晗青那边也受到了这种奇耻大辱,所以我们两人都没说和沈晗青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一直到今天,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我点燃了一根烟,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寝室门口,

    “老四回来啦,”老三在床上玩手机,坐起身子看了我一眼,

    “老四,今天早上咋出去得这么早,还吹你妈的口哨,”老大也是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看样子心情不错啊,把我们都吵醒了,”老二坐在桌子前吃着面包,边看着我边坏笑着,

    我抬起眼皮子看了他们一眼,一声也没吭,呼出一口烟,径直朝着自己的座位处走去,

    “老四你这是怎么了,早上蹦蹦跳跳的出去,怎么一回来成这逼样了,”老二咬下一大块面包,不解地对我说道,

    我对他们说道:“明天早上八点我在电竞社要和别人SOLO,你们陪我去一下,支持我一下,”

    老三苦着脸,说道:“八点钟,这也太早了吧,明天早上八点有课呢,我不想翘,”

    老大也附和道:“你和别人SOLO要我们去观战干嘛,”

    老二说道:“先说好,我没时间,不去,”

    原本我心情就极差,听到他们的回答后,我心都凉到了冰点,

    在这一瞬间,我似乎被所有人抛弃了,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但我不相信老大和老三是这样子的人,我们前些天还一起合作,李源帮我用风油精整了刘菲婷,结果喜欢上了人家,刘湛失恋在寝室大倒苦水,是我帮他去电竞社找回了面子,

    我不甘心,抱着一点希望,继续对他们说道:“要和我SOLO的人,是沈晗青,如果你们不去观战,可能就没有一个人会支持我了,”

    我此话一出口,整个寝室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氛,

    “老四,你,,,要和沈晗青SOLO,就是每天都会出现在学校贴吧,万千女生的白马王子,去打职业的青训队选手沈晗青,”老三诧异地问道,

    我皱眉看着他,心中隐隐有些怒火,说道:“你有必要给他加这么长的前缀吗,你直接说你认识他不就完了,”

    老三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认识,不认识,我只是听过他,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老大也在此时笑出声来,说道:“老四,你没搞错吧,人家是职业选手,你一个业余的怎么和他较上劲了,是不是因为人家回来了,让你在电竞社混得风生水起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老二补充道:“老四,我看这件事啊,你赢的希望很渺茫,不如别去了,省点时间在寝室多撸两管,逍遥又自在,”

    老大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此时的表情,坐在床上的他大笑道:“何止是希望渺茫,是完全没希望,我就这么和你说吧,老四要赢了沈晗青,我他妈穿黑丝戴胸罩,在大街上跑,”

    老二会意,也跟着大笑起来,说道:“那我他妈就剃光头,涂口红抹眼影,老子气势上可不输给老大,”

    老三寝室气氛一片和谐,也插嘴附和道:“那我就买兔耳朵和兔尾巴,当他妈的兔女郎了,”

    老三一说完,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老三,你这蠢憨样子要是真的变成兔女郎了,那真叫辣眼睛,”

    “够了,”

    我一声大吼,直接把他们从欢笑中停滞,

    我看着他们,嘴唇直哆嗦,我很想骂他们,很想向他们诉说我身上的委屈,我在外头无论被谁不理解,被他们诋毁和辱骂,可是你们不应该啊,你们是我同寝室,同居住的兄弟啊,

    这些话,全部堵在我胸口,没能说出来,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下,我转过身,走出了寝室,砰的一下关掉了大门,逃离了这个地方,

    我喝了个酩酊大醉,原来我大学生活无比和谐,按部就班,看上去很让我满意,相处得很融洽的端茶递水部兄弟,寝室里所聊得来的室友,,,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全部是假的,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理解我,他们只会幸灾乐祸,笑我,调侃我,讽刺我,没有一个人在乎我真正经历过什么事,真正发生过什么事,没有一个人会愿意稍微了解了解我,,,

    哪怕,只有一点,一丁点,

    一瓶白酒下肚,我感觉我真的很失败,我不明白我在大学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己出于好心,想帮助端茶递水部的成员,没有任何好处,单纯的想帮他们,而他们,却在最后一刻选择了叛变,

    在寝室,李源想要女朋友,我答应给他介绍,我们一起干坏事,一起谈心,一起相互理解,

    到现在,他是对我嘲笑得最大声的那一个,

    一向老实的老三,被女朋友甩掉在寝室闷头大哭,是我没拿他任何好处,自掏一千块钱帮他挽回了颜面,

    到现在,我仅仅只是想让他去围观一下我的SOLO,让我的心能得到那么一点点的宽慰,他却以明天有课为由,而拒绝,

    我和他的关系,甚至比不上大学里一堂可有可无的课,

    二年前,我被人欺骗,被人玩弄于?掌,

    二年后,没有任何人能够再轻易骗我,,,

    但同时,也没有任何人是真心对我,

    我不知道自己喝掉了多少酒,到最后,我意识都有些模糊不清,靠着本能回到了寝室,我最后一点仅存的意识,就是回寝室后吐了自己一身,然后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了,

    我足足睡了14个小时,

    我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身上干干净净的,只穿了一条短裤,好像昨天有人帮我洗了一个澡,

    寝室内也很整洁,除了我自己呼气时能闻得到一点残存的酒味,周围几乎没有酒味了,

    而那三个室友,此时也不见踪影,三个人没有一人在寝室,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虽然昨天喝了那么多,不过该吐吐,该睡睡,现在我只觉得口很干,肚子很饿,脑袋稍微有一点晕,没有其他的负面影响了,应该不会影响到我接下来的SOLO赛,

    我穿好衣服,去楼下吃了一个早餐,然后在寝室休息半会后,把我珍藏已久一直舍不得用的?标拿了出来,

    ——一只外表普通的双飞燕?标,

    我拿着这个双飞燕?标,在网吧里练了一个小时的手感,说实话,这一次和沈晗青SOLO,我其实是有自信的,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实力比两年前更强了,

    还因为,在两年前与沈晗青SOLO输掉以后,我苦练SOLO,和各种各样的王者大神,国服第一约战过,有丰富的SOLO经验,

    虽然我有自信,可是,我心情好不起来,我面对的不仅仅是沈晗青,还有整个电竞社,还有我的寝室,,,

    没人支持我,没有一个人看好我,全部都是向着他的,

    我输了,理所应当,我赢了,除了证明我比沈晗青强,还能给我带来什么呢,

    能让电竞社的人对我刮目相看,

    能让我寝室的室友对我支持信任,

    都没有,

    我和他SOLO,只能证明我在电竞社里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做错,我是对的,

    但这个,只能让我自己说服自己,

    自己给自己带来宽慰,

    没人会理解我,

    我从网吧起身,朝着电竞社走去,今天,电竞社的人比昨天还要多,

    电竞社内已经是人山人海,我和沈晗青SOLO的消息,应该在昨天的时候就传遍了整个电竞社,我不知道王诗楠会不会来,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我在人群中,似乎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徐争来了,”

    “他手上拿着什么,?标,”

    “我草,厉害了我的哥,双飞燕?标,”

    “他想干嘛,”

    我走到门口,电竞社的人都开始探头往我这边看,我神情很冷漠,眉宇之间透着一股阴翳,我只想赢沈晗青,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我,

    我心如死水,波澜不惊,

    我慢慢地走到了精英技术部,两边的人群给我让开了一条路,烦言碎语不断在我耳边萦绕,

    “徐争今天可真是够惨啊,整个电竞社应该都是来看他笑话的,”

    “没有一个人支持他,”

    “唉,站在单纯的吃瓜群众的角度来看他,他还是挺可怜的,”

    我握紧了拳头,眉头皱得更深了,我站到了沈晗青的面前,说道:“我来了,开始SOLO吧,”

    沈晗青打量了我一眼,对我说道:“你心情看上去似乎很差啊,你现在这个状态,没可能赢我,”

    我淡淡地说道:“能不能赢你,打过之后不就知道了,”

    沈晗青一挑眉毛,对我说道:“学弟,今天我是在给你上课,请你记住,人心经受不了考验,在任何地方,一个严格律己的规矩,比起让你依赖人情味儿,要有用得多,”

    沈晗青的这一番话,让我内心颇有感慨,

    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从我昨天和他的言语交锋中,我输得很彻底,

    人心的确经受不了考验,我服他这句话,

    看着门口满满的围观群众,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他们都偏向着沈晗青这一边,我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可,没有一个人愿意支持我,没人同意我,理解我,

    刘菲婷,周寒露,社长,副社长,日常带妹部的部长萧雅,全部站在了沈晗青的身后,目光冷淡地看着我,

    我心脏如同被刀搅一般,很难受和压抑,

    其实,这一局还没开始打,我真的就已经输了,

    “开始吧,”沈晗青目光逼视地看着我说道,

    “好,,,开始,”我叹了一口气,对他回道,

    但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这些人是谁啊,”

    “有病吧他们,大热天的,也不怕起痱子,”

    “他们是谁啊,拦着他们在外面,”

    我们这边的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朝着电竞社的门口望过去,

    但我看到接下来的这一幕,我瞪大眼睛,惊骇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大李源,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他在看到我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立即把风衣给扯掉扔在了地上,风衣里面,他穿着黑色蕾丝内衣,女性内裤,还有丝袜和高跟鞋,他脸上变成了通红色,周围的人指着他一阵大笑,

    但他还是脸红脖子粗地对我大吼道:“老四,他妈的这群社员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只能在外头给你加油了,老四,我说话算话,你赢了沈晗青,老子就穿黑丝出来,我提前穿好,你一定要赢,”

    我嘴唇一抖,如鲠在喉,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老二,他虽然穿着正常,T恤短裤,但他却戴着帽子和口罩,当他看到我在注视他的时候,他一把将帽子和口罩扔掉在地上,他原本痞气的脸上,涂着大黑眼影和大红色口红,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像被人揍了几拳,一头利落帅气的短发也被他剃成了闪得发光的光头,但他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他咧嘴一笑,对我大声喊道:“老四,我也说了,只要你能赢,我愿意剃光头和涂口红眼影,我做到了,你他妈也要做到,”

    而老三,提着一个黑色大塑料袋,这个时候,他见我在看他,把塑料袋里一个毛茸茸的兔耳朵戴在了头上,然后把一个兔尾巴插进了自己的裤子里,憨憨地对我大喊道:“老四,我胆子没他们肥,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老四,你不要嫌弃我,”

    我双眼通红,滚滚热泪落了下来,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压抑的情感,刺眼的阳光把我的视线照的一片模糊,眼泪划过我的脸颊一滴滴往下掉,我扯着喉咙声音沙哑地对他们大吼道:“你们这群傻逼,滚啊,别给我丢脸,回去,我他妈的不需要你们支持,滚啊,”

    老大指着我大吼道:“你他妈说什么呢,,”

    “你是我们的老四,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等着你赢,一起去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