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联系秦郁
    我见周寒露忽然一下子这么看着我,我有些紧张,连忙抬起头,笑着对她说道:“没,,,没呢,我是自己比较好强,喜欢找厉害的人SOLO,”

    周寒露蹙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哦,,,这个样子啊,”

    “那我们电竞社里很多厉害的,只是还没回来,你刚才为什么说只跟沈晗青SOLO呢,”周寒露脸含笑意地说道,

    我沉默不语,

    周寒露又问道:“你加入端茶递水部,该不会也是和沈晗青有关系吧,”

    见她越想越离谱,我只得解释道:“这真没有,我加入电竞社完全是因为偶尔,为什么加入端茶递水部,我也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了,都是真的,”

    “你肯定认识沈晗青,”周寒露胸有成竹地说道,

    “其实谈不上认识,我和他只见过一次,我记得他,他记不记得我就不知道了,,,”我对周寒露说道,

    周寒露拉了把椅子,自己坐了下去,也示意我坐下,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沈晗青,到底有过什么故事呢,”周寒露好奇地说道,

    我摸了摸?子,尴尬地说道:“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故事,这件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还牵涉到了我姐,”

    周寒露说道:“还牵涉到了王诗楠学妹,那你就长话短说呗,”

    我摇了摇头,说道:“那不行,这件事有些丢脸,只能说自己年少轻狂吧,白白往水里扔掉了五千块钱,扔掉了自己当年辛辛苦苦代练赚来的所有积蓄,妈的我真是智障,”

    “因为沈晗青,”周寒露追问道,

    我笑着对她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好了,就说到这里了,再说就忍不住全告诉你了,现在我好不容易在电竞社里有点知名度,也有点儿小声望,这件事传出去,恐怕你们那沈晗青的形象会更高大,我这高大威猛的形象就一落千丈了,”

    “哎,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我真的很好奇,”

    我转身刚准备走,却听见周寒露依旧在我身后问道,

    我转过头,对她说道:“学姐,等沈晗青回来了,我和他打过了,再找机会告诉你,赢了他就说,输了我就不会说了啊,”

    说完以后,我便离开了电竞社,回到了寝室,

    “老三,今天还爽不,”我冲进门,便看到老三正兴致冲冲给罗阳和李源讲解刚才发生的事情,

    老三看到我回来,立马冲上来熊抱住我,激动地说道:“老四,你他妈真是太几把给力了,我都不知道那是十个王者号,你哪里弄出来的,”

    我笑道:“那都是我自己的,”

    李源皱着眉头说道:“你自己的,老子大号都才黄金,我每天基本没看你去网吧玩,哪有时间玩这么多号,你骗人的吧,”

    罗阳也附和道:“对啊,老四你要真这么牛逼,买个电脑开个直播,月收入分分钟几十万,还在这里和我们谈笑风生,每天没事情干,”

    见他们不信,我也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好吧,骗你们的,其实是我借来的,”

    李源哈哈一笑,说道:“我就说呢,你小子人脉很广啊,十个王者号都搞得到,还能改名,”

    老三掏出手机,说道:“对了,老四,说到你这改名,一来一回,差不多要花一千块钱吧,你支付宝告诉我,我把钱转给你,不能让你帮我忙还倒贴了,”

    我皱着眉头对老三说道:“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三看我突然变严肃地模样,一下子愣住了,说道:“老四,怎,,,怎么了,一千少了,”

    我对老三说道:“你有钱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借到十个王者号吗,你有钱,就想出这么好的主意吗,”

    “不是,,,老四,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别这样,我会很难做的,,,”老三憨憨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对刘湛说道:“老三啊,咱们是室友,一起要住四年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我帮你,因为我把你当成了我兄弟,我觉得你这个人值得我帮,咱们虽然交往的时间不多,但是你,还有老大,老二,都和我谈得来,咱们没有为了一点小事闹过矛盾,都能开得起玩笑,吹的起牛逼,整天谈笑风生的,能拿钱来侮辱吗,”

    刘湛显得更为难了,说道:“不是,我总觉得白白拿别人的东西不好,我妈教育过我,这个社会,朋友要不就是谈感情,要不就是谈利益,我觉得,,,”

    “你觉得我在和你谈利益,是吗,”我直勾勾地看着他,

    刘湛着急地说道:“没有,我就想意思意思一下,”

    我对他说道:“你看,你昨天发生了这件事情,老大和老二在安慰你,还帮你打了那小子一顿,我给你出主意,让你出口恶气,现在事情办妥了,大家都为你开心,你自己和我把账算得这么清楚,老大和老二心里也不舒服,我看这样,知道你他娘的有钱,我们三个人剩下三天的饭,你全包,没问题吧,”

    刘湛展眉一笑,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包五天,包一个星期都行,”

    李源赶紧在此时插嘴道:“老三,这是你说的,你别骗我,,,我会当真的,”

    刘湛哈哈一笑,眼角隐隐有泪花闪过,对我们说道:“老大,老二,老四,虽然我女朋友和别人跑了,但是能在大学里这么快认识到你们这一帮兄弟,我觉得值,我真的很谢谢大家,”

    老大个高手长,一个人搂着我们仨的脖子,说道:“老四说得对,咱们大学要一起住四年,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家都是兄弟,以后有事直说,大家一块解决,”

    罗阳在此时说道:“老大说的话我就不同意了,那合着你以后阳痿了,你老婆那里也要我们大家一块解决,”

    李源冲着他说道:“你他妈说你妈呢,谁阳痿了,”

    罗阳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在座的各位,,,”

    “都是我兄弟,”

    我们一齐大笑了出来,老三趁这个时候赶紧抹了抹眼角,声音沙哑地对我们说道:“走,吃午饭去,我请客,”

    和他们三人一起下了顿馆子之后,他们要去网吧开黑,我以手疼为由拒绝了,我感觉以我现在手上的状态,每玩一把游戏都是一种折磨,感觉右手不能乱动,一动关节那就疼,

    他们三去了网吧,我一个人待在寝室里面,我感觉现在自己的社交能力蒸蒸日上,和寝室几个兄弟的关系也处理得很铁,现在的生活,才是我以前所梦寐以求的生活,我一步步朝着我理想中的生活模式前进着,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温饱思淫欲,我自己一个人待在寝室的时候,就有一种别样的孤独,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大概只有单身狗才能真切体会得到了,

    于是对于秦郁那边,我不想等了,我感觉自己手虽然疼了点,但是仍然不影响我去找秦郁,

    如今我唯一能找到秦郁信息的方式是,联系居子涛,

    自从两年前的网吧一战结束后,他差不多是我生活中的知交好友,他年龄比我大,许多事情我都会问他,和他讨论,

    他现在的女朋友是刘梓涵,而刘梓涵和秦郁也同样是最好的闺蜜,他所有关于秦郁的消息,都是从刘梓涵口中得知的,我虽然和刘梓涵也还有联系,但两年前与秦郁的一别,她似乎叮嘱过不能让刘梓涵告诉我她的信息,所以我不能直接问她,问居子涛会比较好一点,

    我怀着紧张而又忐忑的心情,拨通了居子涛的电话,,,

    两年后的秦郁,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