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零四章 取下石膏和绷带!
    刘菲婷被我这一番话说得有点懵,她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

    我知道我这番话,她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她理亏,

    刘菲婷忽然眼泪就出来了,哭着对我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要是端茶递水部出了什么岔子,全部都要怪到我这个部长身上,我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带好这个部,我只想当一个规规矩矩,负责任的部长,我不想搞这些创新,,,我不想,”

    一看她忽然就哭了,我眉头皱了皱,语气也放和缓起来,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和端茶递水部的那些人成为了兄弟,他们人都很好,我说的话,,,不是,你说的话,他们都会听的,”

    “你保证,”刘菲婷瞪着我说道,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也顾不上她现在冲蛮的语气了,说道:“好好好,我保证,而且我还可以保证,你会成为端茶递水部有史以来最有能力的部长,”

    “真的,”她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真的,”我很肯定应道,

    刘菲婷擦了擦眼泪,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哭了,

    “这样就好,我怕他回来,看我把端茶递水部弄得一团糟,会怪我,,,”刘菲婷小声说道,

    我疑惑道:“他,谁啊,”

    刘菲婷摇摇头,说道:“没事,我随便说说的,”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沈晗青吧,”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他,”刘菲婷闻到,

    我呵呵一笑,老实地说道:“我和日常带妹部的学姐们关系好,她们八卦给我的,”

    刘菲婷的脸颊忽然一红,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道:“你当部长,是为了沈晗青,还是想接近他,”

    刘菲婷否认道:“没有,我和他只是朋友,,,我那个时候只是日常带妹部的,后来他要去打职业,然后上一届的端茶递水部的部长也从大三升到大四了,必须卸下职位,他问我当不当,我就答应了,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想当好这个部长而已,”

    一提到沈晗青,刘菲婷说的话就有些慌不择路,看样子,她应该十分喜欢他,

    我若有所思地点头说道:“怪不得别人都说你为人不怎么样,但这个部长当得负责,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刘菲婷脸色一黯,我似乎是说到了她的内心深处,

    随后刘菲婷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沈晗青,又是沈晗青,”

    我小声嘀咕着,不知道他下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会是一副怎样的面孔,

    我叹了一口气,心里始终对他有着挥之不去的阴翳,两年半前的那一次与他的相遇,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我在电竞社的门外抽了一根烟,然后总想着在这里闲逛也不是事,就拿着一个扫帚,怎么也能帮其他兄弟一点忙,顺便陪他们随便叨叨,熟络一下感情,

    我在电竞社的门外和一个哥们边唠嗑边扫着地,突然看到门口冲进来了五个杀气腾腾的人,

    说他们杀气腾腾,倒不是说他们有多强的气势,而是每个人都是穿着清一色的黑T恤黑裤子黑板鞋,T恤也印着图案:夜狼战队,

    我对我旁边的哥们小声问道:“这几个人谁啊,咱们电竞社的战队,三十多度的大太阳,穿他妈一身黑,也不怕被晒死,”

    我旁边的哥们摇了摇头,说道:“争哥,好像不是,咱们是逐梦电竞社,战队叫逐梦战队,”

    “别的学校的战队,”我好奇道,

    “可能是吧,”那哥们回道,

    我拿着扫帚,装模作样的在地上扫着地,其实是想跟上去看看这些人想干嘛,

    “逐梦战队在吗,”那群人之间有个领头的,只有他的黑T恤上是印的一个霸气的狼王,此时开口的正是他,

    他们直接站在了精英技术部的门口,对里面大声问道,

    “我们战队去打比赛了,请问有什么事,”精英技术部出来的,是刚才和我谈条件的那个学长,由于他戴着黑框眼镜,就暂时叫他眼镜学长,

    那边领头的“狼王哥”说道:“上个学期,你们那沈晗青带着逐梦战队来我们学校横扫了一个三比零,我们气不过,今天想来找回场子,和他再打一把,”

    眼镜学长说道:“晗青学长现在已经不在逐梦战队了,他去打职业了,我们逐梦战队现在在参加高校联赛,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狼王哥说道:“林业学院的,”

    眼镜学长恍然大悟,说道:“哦,林业学院的啊,不好意思,逐梦战队和晗青学长都不在,你们回去吧,”

    狼王哥眉头一皱,说道:“为什么都不在,故意的,”

    眼镜学长好笑地说道:“故意什么,现在有点实力的大学战队都去参加高校联赛了,你们难道没有参加吗,”

    眼镜学长这话可谓是讽刺至极,他说话还是有点水平的,先前从他和我的交流就知道,

    狼王哥脸色有点难看,说道:“那今天打不了逐梦战队,就随便和你们打一打吧,免得白来,让我们看看最强电竞社的实力强到什么地步了,”

    眼镜学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由于才开学,我们还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阵容和配合都在磨合期,暂时不打比赛,”

    “你们才开学,我们不一样也是才开学吗,随便玩玩而已,”狼王哥不依不挠,

    由于狼王哥闹出的动静很大,此时匹配娱乐部的人和日常带妹部的妹子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眼镜学长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准备好,不打没有把握的比赛,你们明天来吧,明天和你们打,”

    狼王哥冷笑一声,讥讽道:“逐梦电竞社就这一副怂样,打个小友谊赛,还要准备准备,不愧是最强电竞社,架子挺大啊,”

    眼镜学长表情似乎有点微怒,说道:“好,打就打,我们还会怕了你了,”

    随后,野狼战队的成员进入了技术精英部,原本不大的精英技术部房间里围满了人,都是来观战的,

    “友谊赛,就只打一把,”狼王哥笑着说道,

    “知道了,一把就一把,”眼镜哥不耐烦地说道,

    “呵呵,逐梦电竞社的人说话就是霸气,”狼王哥对周围的说道,然后他们换着自己带来的外设,一?笑了出来,

    精英技术部的那些人脸色都沉了下来,我是不太清楚两边的实力,也不知道会打成什么样子,我有个子高的优势,把扫帚夹在腿下,也在后面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这局比赛开始得很快,也结束得很快,

    与其说是比赛,倒不如说是一场RANK局的屠杀,而且还是钻石打青铜的那种,

    夜狼战队的人猛得一匹马,训练有素,对线凶悍,配合更是默契异常,不到十分钟就把精英技术部的那些人打崩了,然后二十分钟就推掉了主基地,

    是推掉,而不是精英技术部的那些人投降,可以想到,这把比赛有多惨了,

    “你们就这点水平,我他妈和你们这电竞社打局游戏,手上都没出汗,”狼王哥肆无忌惮地讥讽道,

    而现在除了精英技术部的人,那些妹子和匹配娱乐部的人脸色都很难看,因为他们现在嘲讽的不单单是精英技术部,还包括我们整个电竞社,

    “我们最优秀的那些社员已经走了,你们现在嘲讽我们算什么,有种等他们回来啊,”眼镜学长在此时愤愤不平地说道,

    狼王哥颇为嚣张地对他摇了摇手指,说道:“那你们刚才可以不接比赛的啊,这样吧,别的也不说了,可能你们说得对,现在才开学,你们没有训练和磨合,我们算欺负人了,”

    “一对一SOLO,没问题吧,我们派出三个人,SOLO上中下三路,随便玩玩,行吗,”狼王哥戏谑地说道,

    其实刚才那局比赛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夜狼战队在线上就凭借个人实力碾压了,就算是SOLO,技术精英部的这群人也完全打不过,

    狼王哥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再嘲讽我们一次,

    刚才被我踢了一脚的那个脾气火爆的学长站了起来,指着他说道:“你他妈故意来找茬的是不是,知道我们实力不行,还你妈的批,”

    这话一说,我们电竞社的所有成员都觉得脸上无光,脸都被他丢尽了,

    这话也太他妈没水平了,

    眼镜学长此时脸色已经变成了通红色,拉了那个学长一下,示意他坐下来,冷静一下,

    眼镜学长按捺着怒火,说道:“我们技不如人,是我们输了,SOLO没必要进行,我们打不过,不过我们这些人代表不了我们整个逐梦电竞社,你们想真正赢我们电竞社,等我们战队的人员回来,再来挑战吧,”

    狼王哥从座位上起身,拆下他的键盘和?标,嘴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真没劲,准备了老久时间,就碰上了一群这种青铜级的选手,放心吧,我们还会来的,”

    狼王哥带着那群人走到门口,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痰,说道:“早知道和这些人打,我们连外设都不用带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用一把扫帚,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狼王哥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干什么,,”

    我不卑不亢,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你好,我是逐梦电竞社,隶属于端茶递水部的小小清洁工,你刚才乱吐痰,吐到我负责的公共区了,我们这里的社员素质都比较高,是不允许随地乱吐痰的,麻烦你拿起我手上的这个扫帚,把你的痰给清理一下,”

    狼王哥拧着眉头,咧嘴一笑,对我说道:“端茶递水部,就是传说中逐梦电竞社那个可有可无的垃圾部门,每年都招收一批免费冤大头来干活的那个端茶递水部,”

    我浑然不在意,哈哈一笑,说道:“算是吧,”

    狼王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耻笑着说道:“你们这电竞社的这部门是缺人缺到什么程度,这种断了手的社员还让他打扫卫生,”

    “哈哈哈哈,”其他四名夜狼队的成员一?笑了出来,

    我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清扫了喽,”

    狼王哥放声大笑道:“要是你们刚才赢了我,现在别说清扫这口痰,让我舔掉我的愿意,”

    说完以后,狼王哥又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瞪着我说道:“电竞社,就是靠电竞的实力说话,明白吗,”

    我低下头,轻轻点着头,咧嘴说道:“对,电竞社,就是靠电竞的实力说话,”

    此时,我低头忍着痛,把我右手上的绷带一点一点的取下,

    我把绷带和石膏扔在了地上,稍微活动了一下右手,

    随后,我在三个部门的惊异和震撼的目光下,慢慢抬起头,用睥睨地眼神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和你们的所有人所有位置,如果你们赢了一把,我把他刚才吐得两口痰舔掉,如果你们输了,你给我舔掉,怎么样,”

    “你是谁,”狼王哥见我口出狂言,脸色沉了下来,

    我微微一笑,有条不紊地说道:“我,以前号称电一逮着职业车队干的乱杀怪,网一超越脚本外挂的小郎君,黑色玫瑰高分妹子怀中的宠儿,诺克萨斯大导演眼中的败类,是连通三天宵,只喝两瓶水,不吃一口饭都能坚强战斗的男人,现在在逐梦电竞社,隶属于端茶递水部的一名迷途小清洁工,现在想找你们SOLO,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