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九十七章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匹配娱乐部的人对我的传言着实离谱,而我对这个部门的人印象本身就不怎么好,也没功夫去和他们浪费口舌解释,于是转身来到了日常带妹部的门口,

    日常带妹部依旧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妹子们莺莺燕燕地笑着,气氛比较和谐,

    “咦,徐争来了,”我刚站在门口,就被她们发现了,

    我连忙招了招手,笑着说道:“嗨,,,丽姐姐,你好吗,吃得好吗,有想我吗,”

    “徐争,快点教我薇恩怎么打女警,”我刚和叫丽姐的学姐打完招呼,另外一个妹子就急不可耐地向我寻求指导,

    “哦,蓉蓉姐啊,薇恩打女警是被克制的啊,主Q副W,用Q躲女警的Q就行了,趁他补兵的时候Q上去点她一下,然后补补兵发育就好了,有机会用E把女警射到墙上或者辅助控制住了还是可以打的,”我笑着回应道,

    此时又一个学姐挽着我的胳膊,用胸脯在我手臂上蹭着说道:“徐争学弟,我今天用36E辅助你好不好啊,”

    我立即就有些把持不住了,脸上仍然是一副镇定的样子,坏笑着说道:“静静学姐,36E是哪个36E,”

    学姐脸红了红,打了我一下,说道:“哎呀,你真讨厌,学姐都敢调戏了,”

    说完以后,她胸在我手臂上蹭得更猛了,说道:“你想要哪个36E辅助嘛,”

    妈的,这几个学姐太火辣大胆了,

    我这样一个除了帅一无是处的纯情小白脸,还真有点难应付啊,

    “徐争,”

    此时,一个令我熟悉的声音喊住了我,

    我转头一看,正是一头红波浪的刘菲婷,

    看到她之后,我脸上露出的不屑稍纵即逝,正眼也没瞧她,说道:“部长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给你分配任务,”刘菲婷说道,

    我皱眉对刘菲婷说道:“今天你好像没发短信通知我要搞卫生吧,我这是自己的空闲时间,而且昨天搞得很干净和彻底,哪里有这么多卫生要搞,”

    刘菲婷淡淡地说道:“我刚准备发短信通知你来的,短信都在拟了,你看,”

    刘菲婷举起了手中的手机,屏幕上正是要发给我的通知短信,落款人的确是我,

    我皱了皱眉,说道:“那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

    反正老子有这么多热心肠的学姐,她总不可能再安排一个昨天那样繁重的任务给我吧,即便是昨天那种程度的清扫,加上这么多学姐,也还是一个小时不到就收拾干净了,

    她随便发个什么任务,我唤上学姐,都是十几分钟的事,

    而刘菲婷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事似的,嘴角勾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要你去清理挂在门口上的标牌,”

    我瞪大眼睛对她说道:“那么高,要我拿长扫帚扫,”

    刘菲婷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清理蛛网,是要把标牌用抹布擦干净,我们有专门的三角梯,你可以坐在上面擦,”

    我他妈算是明白了,这刘菲婷也知道这些学姐会帮我,她为了整我,就想出这些只有我能干的活出来,

    此时我旁边的学姐对刘菲婷说道:“刘菲婷部长,你换个人吧,这个让别人去干,你换一个我们也能做的,这样我们就能帮他,很快的,现在我想让他陪我们玩游戏,”

    刘菲婷歉意地对她说道:“不行的,他既然是我们端茶递水部,就要服从安排,昨天他自己也说了,每个人部门的人都是平等的,既然这样的话,他也是和别人平等的,什么活不是活呢,为什么这个别人能干,他就不能干,”

    刘菲婷这一波解释十分犀利,我想推脱都推脱不掉,学姐也是天真,刘菲婷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帮不了我啊,

    反正是擦个标牌而已,这种东西不可能天天擦吧,我今天做完以后,我看你以后还能想出什么别的法子为难我,

    我心一横,说道:“好,我擦,我擦,”

    “擦,”我口水差点都蹦出来了,瞪着刘菲婷说道,

    刘菲婷蹙眉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那你跟我来取梯子吧,”

    说完以后,她就转身走在前头了,

    我旁边的学姐捂嘴偷偷乐道:“我怎么感觉你刚才在骂她似的,”

    我愤愤不平地说道:“没有啊,真的是擦啊,”

    学姐对我说道:“好啦好啦,快去吧,我们待会在这里等你哦,擦完标牌,36E在等你,”

    学姐说完这句话后,还对我红着脸眨了一下眼睛,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朝她笔出了一口OK的手势,然后迅速追上了刘菲婷,

    我在端茶递水部的房间取出了三角梯,这梯子也不知道是多久没使用过了,上面一层灰,拿出来的时候,掉下来的灰熏得我一阵咳嗽,

    刘菲婷在此时给我提过来了一个水桶,里面放着抹布,她对胡子哥说道:“曾文迪,你过来一下,待会徐争要坐在这梯子去抹标牌,你就在下面帮他扶一下梯子,洗抹布,”

    曾文迪听到后,立马小跑过来,对刘菲婷说道:“哦,好的部长,”

    刘菲婷点了点头,就走出了端茶递水部,不知道去哪里潇洒了,

    “干他妈的红毛怪,”我在她走之后,愤愤地对着她的背影笔了一个中指,

    曾文迪看着我,说道:“争哥,这个部长又为难你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妈的,你看这梯子上面的灰,不知道多少年没被人用过,老子也是佩服她想得出来,”

    曾文迪笑着说道:“算了吧争哥,随便擦一擦而已,她不可能亲自上去检查吧,这东西也不能天天擦的,”

    “嗯,说的也是,”

    于是,我搬着梯子来到了标牌底下,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梯子,我感觉这梯子绝对有他妈一些念头了,虽然我脚在抖,但我每上一步,都听见了木头快断的那种“吱呀”声,听得我头皮发麻,

    “迪哥,你扶稳了没有,”我低下头,有些不放心地对曾文迪问道,

    “扶稳了,争哥,你放心,”

    曾文迪卖力的用手撑着三角梯的两条腿,我觉得应该是没有啥问题的,赶紧做做样子随便擦一擦算了,

    我刚一抹那“匹配娱乐部”的标牌,就感觉一层厚厚的灰落了下来,太脏了,这他娘的除了我,难道以前还有人擦过,

    我掩着?子,边咳嗽边胡乱擦过去,抹布一下就成纯黑色的了,

    “迪哥,帮我洗一下抹布,”我右脚踩着旁边的一个梯子,稍微弯下腰把抹布给扔进了水里,

    “好,”

    然而就在这时,我听见右脚下的横梯发出了很大的“吱呀吱呀”声,我刚想重新坐好,就听见“啪”的一声,,,

    这一截梯子断了,,,

    “争哥,”我听见了曾文迪的一声惊呼,,,

    他直接连抹布都不洗了,似乎想接住我,不过事发突然,我下落的速度很快,他也不是在我的正下方,很悲剧的没有来得及,,,

    由于我的重心全部在右脚上面,这截梯子一断,我整个人直接从三米高的木梯上摔了下去,但好在我不是直接摔下去的,我的两只脚被重重阶梯给拦了几下,算是增加了一点阻力,我害怕脑袋着地,那样就完犊子了,于是将手撑直,直接右手手掌先落的地,落地的瞬间,我听见了一声清脆的骨头错位的响声,

    “操,”

    我疼得喊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右手在地上弓起了身子,整个人在地上疼得直发抖,眼泪都出来了,

    由于我弄出的动静很大,所以此时匹配娱乐部,日常带妹部,包括在其他位置打扫卫生的端茶递水部的成员都冲了出来,全来看我热闹,

    “小争子怎么了这是,”

    几个学姐立马蹲在我旁边,抚着我的手关切地问道,

    我咬紧牙关,额头上疼得直冒汗,说道:“手好像折了,,,迪哥,快送我去医务室,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