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七十九章 一场伟大的演讲
    我闻声偏过头,发现隔壁审核小组的主审核,也就是发出这道声音的人,,,

    是一个声音和长相成严重反比的胖子,

    我原来还以为,声音这么好听的妹子公然在大厅场合之下抢我,我差点都要动摇了,等我看清了脸,发现是一个身材比我胖两倍,脸像一块大饼,头上还带着蝴蝶发卡的胖子时,我内心一阵抽搐,这我还有得选吗,我打死都不加入那边的部门啊,

    我并不是一个看外貌的肤浅男人,我加入电竞社反正是王诗楠强行要求的,我当然愿意去一个让我舒服的部,绝没有和眼前的这个萝莉音的胖妹子沾上半点关系,,,

    我咳了咳嗽,对那边说道:“好吧,那我过来测试一下,测试完之后,只要通过了,我加入哪个部门都行的吧,”

    那胖女生对我眨了眨眼,俏皮地说道:“对呀,我是日常带妹部的部长,只要你通过测试,我就可以让你加入我们哦,我们部门全是妹子,”

    看着那胖女生脸颊上兴奋的高原红,我微微把头偏过去,内心想着不会都是和你一个级别的吧,,,

    我挠着头,脸上干笑了两声,说道:“哈哈,好,学长,那,,,我先去那边测试一下吧,”

    审核学长微微一愣,随后说道:“去吧去吧,没想到你还挺抢手,”

    “没有,没有,”我待会我一定会回来选你们的,你们就放一百个心,

    我硬着头皮去了那个“日常带妹部”的审核小组,这个审核小组全都是妹子,总计六个,只不过这样子,,,

    “你叫什么呀,”其中一个龅牙的妹子对我含情脉脉地说道,

    “徐争,争气的争,”为了避免她们又问出我和泰囧主人公同名的问题,我赶紧一次性给说清楚了,

    “好吧,徐争,那我们随便问你一个问题,通过后,记得选我们的日常带妹部哦,”另外一个有些地包天的妹子羞涩地对我眨着眼,

    “好,,,好的,”我额头上渗出了汗,老子这一次非要乱答不可,

    “请简要的谈一谈盲僧这个英雄的背景故事吗,”审核组长胖妹对我笑盈盈地说道,

    “我靠,他这个问题也太简单了吧,”

    “我想进带妹部,问的问题都是些什么‘论加里奥与中国航空的联系’,”

    “你这个扯一扯还能扯啊,老子的是瑞兹与牛顿精神有什么联系,”

    “呵呵,我的‘厄加特改装精神与马克思主义核心思想的共同之处’就不说话了,”

    几个答完问题还留在这里听题的同学站在后门口,愤愤不平地看着我,

    我TM也冤啊,你们要是想进来,我十分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们,就眼前的这几个妹子,你们也有加入日常带妹部的勇气,

    我十分不理解,不过不得不说,这个部门的人气也挺高的,除了匹配娱乐部之外,最受欢迎的,大概就是这个日常带妹部了,

    “那么,我开始了,”我试探性地问道,

    “嗯,快开始吧,”那几个审核妹子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如今她们给我出的题目如此简单,我也不好直接说我不会了,于是想了一会后,根据盲僧的背景故事说道:“众所周知,盲僧没瞎的时候,也就是正处于年轻时期,在瓦罗兰大陆是学习魔法的,想成为一名魔法师,他的天赋很高,远远超出了同龄人一大截,于是呢,人一优秀就容易膨胀,他年轻气盛,想装逼啊,他想迫切的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牛逼之处,以便在同龄人面前树立优越感,”

    我叙述的方式十分不正经,以为会引起那些审核姐姐们的反感,没想到她们一个个满是夸赞地说道:“哇塞,说好生动哦,”

    “好有条理性,”

    “好接地气,”

    我抹了一下额间的汗,继续说道:“后来他就跑到森林里去搞一个召唤仪式,想召唤出野兽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结果装逼失败,召唤出来了一个四分五裂的小男孩,后来联盟调查发现,小男孩所在的村庄,因为盲僧的这个召唤仪式,全部被摧毁了,”

    此时我觉得盲僧的事迹似乎能和我的目前状况联系起来,我别有深意地说道:“本来如果是别人干出了这种事,一定要给抓到牢里判死刑,但盲僧没有,因为他才华无量,联盟对他的事情既往不咎,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现在的不平等,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优秀,而忽略到他的罪过,”

    你们不能因为我优秀,就企图明目张胆的开后门把我弄到你们部去啊,

    那几个女生似乎完全没听懂,继续说道:“哇,说得真好,我们只是要他描述背景故事,他居然和现实联系起来了,他也好才华无量哦,”

    “嗯呐,理解得好深刻,”

    “想让他当男朋友,”

    我:“……”

    我深吸一口气,语气有些悲愤地说道:“后来盲僧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即便他被原谅了,他自己也原谅不了自己,他一怒之下皈依我佛,在修道院忏悔,并发誓自己不再碰魔法,后来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盲僧以自焚的方式来抗议,等他差点变成火男的时候,别人及时用水扑灭了他,结果他的眼睛被永久性的烧伤,成了瞎子,这一烧,把盲僧烧成了扫地神僧,他发现,只有加入英雄联盟,用实际行动来赎罪,才是一个真正的僧侣该做的事情,于是盲僧成功协助艾欧尼亚把诺克萨斯击退,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英雄僧侣,”

    “盲僧真傻啊,居然是用自焚的方式把自己弄瞎了,”

    “不过,他也很伟大啊,最后觉醒了不是吗,”

    此时我发现那几个女生看着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我本能就感觉到了一丝恐慌,感觉要扔杀招才能让她们对我印象变坏了,

    我眼神一狠,把我左手抬起来,露出了手臂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蜈蚣疤,说道:“在这方面,我和盲僧很相似,但我觉得,盲僧想自焚,绝不仅仅是无用的,可笑的,他用自焚的方式来抗议诺克萨斯的入侵,曾经,我也因为别人欺负,用自残的方式来让自己铭记那些耻辱,”

    台上一片哗然,看着我的手臂,她们都惊异的瞪大了双眼,眼神中流露出了惊恐,

    你们总不会让一个自残的变态来加入你们带妹部吧,

    我皱着眉头继续富有情感地说道:“在旁人眼里,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在身体上划这么长一道疤,如果不是我姐姐和我妈及时发现,把我送到医院,我那天可能就失血过多死掉了,盲僧也是如此,他自焚,如果不是被人发现,他就活活被烧死,但盲僧,他自焚,是想证明自己的勇敢坚强的大无畏精神,忍受了旁人不能忍受的痛苦来宣誓自己抗议诺克萨斯的决心,而我用刀划自己,是想用痛苦来割醒自己冰冷的血液,每当我看到自己手上的这道疤,我就想起了自己被人欺辱的那段屈辱岁月,这时刻警示着我以后脚步,我连这样的痛都承受下来了,未来还有什么能把我击垮呢,”

    “未待旭日,不可语寒,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我还没有见过最灿烂的黎明,怎能说出自己经历过黎明前的寒冷,盲僧瞎了双眼,却点亮了内心,我留下丑陋的疤痕,却剥开了我自卑的脉络,”

    “盲僧自焚所焚烧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他自觉罪孽的灵魂,盲僧双目失明所看到的不是黑暗,而是重归信念的光明,我割开手臂所留下的不是疤痕,而是让我重新挺起脊梁,昂起头称自己为男人的一次自我的救赎,”我狠狠地握住了左手的拳头,到最后情绪已经不自觉地完全投入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