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七十二章 消除隔阂
    看着在床上哭个不停的王诗楠,我摸了摸?子,走到她旁边,厚颜无耻地说道:“别哭了,和你玩了那么多游戏的男网友,竟然是身边帅气逼人,幽默风趣的他,多么不容易啊,你在QQ上舔得起劲的游戏大神也是同一个人,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以后我带你玩,免费的,不要哭了,”

    王诗楠从床上坐起来,拍打着我说道:“谁他妈舔得起劲了,就你还帅气逼人,幽默风趣,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我不要你带我玩,我对英雄联盟压根就没什么兴趣,”

    现在王诗楠骂我我全当她是在傲娇,一点都不生气,我挡着她出手并不重的粉拳,说道:“好好好,你对英雄联盟没兴趣,你只对我有兴趣,行了吧,”

    王诗楠气急道:“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我皱着眉头说道:“脸是个什么玩意,早丢早好,免得一个突如其来就被你扇了,”

    “不是你惹到我,我会平白无故扇你吗,,”王诗楠反驳道,

    我从王诗楠床头的桌子旁边抽了两张纸,递给了她,说道:“你先擦下眼泪吧,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打我,但你会平白无故的骂我啊,看我不顺眼就骂我两句,我就说每次骂我怎么都有点耳熟呢,现在才知道,以前在游戏里看你骂过别人了,那个时候,队友喷我菜,你那骂人功力,相当牛啊,队友根本只能在你打字散发的AOE下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多还句嘴,”

    王诗楠脸一红,辩解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否则你以为你能和我一起玩游戏,”

    我哈哈一笑,说道:“讲道理,那个时候咱们还没住在一起啊,都说只有距离才能产生美,这话果然一点不假啊,网聊没风险,同居需谨慎,”

    王诗楠听完后,把她床上的枕头和抱枕都朝我扔了过来,气愤地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再乱讲了,,”

    调戏王诗楠我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我精准的接过她扔过来的抱枕和枕头,接着笑着说道:“好香啊,你平时都往自己身上喷奶味的香水吗,”

    “变态,谁他妈喷了香水了,你滚,我不想和你这个变态说话,我告诉你,什么偶尔稚嫩,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忘了,我是不会承认的,妈的你这个臭傻逼,毁我美好念想,”王诗楠大羞,从床上爬过来,把我手上的枕头和抱枕又抢了过去,蹙着眉头看着我,

    我笑吟吟地看着王诗楠,说道:“咋,要是这个不是我,你就打算真的处一段凄美动人的网恋,不过说真的,那个时候我还是挺感激你的,游戏打的菜还不嫌弃我,教了我什么薇恩的的AQA,还有,,,好运姐的AQA,当时对我影响很大,谢了,”

    王诗楠倔强地偏过头,似乎不领我的情,她过了一会后,对我问道:“你当时和我玩的时候,到底是想泡我,还是真的那么菜,你没隐藏自己的实力吗,”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我哪里会泡你,隐藏个毛的实力啊,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菜,而且单纯的一逼,刚玩英雄联盟,你那个时候对我来说就是女大神一样的存在,不对,应该是女神一样的存在,那个时候我没啥朋友,当然现在也是,,,就是期望每个星期五星期六的晚上能和你一起玩游戏,几乎是我每一周支撑我生活下去的精神动力了,”

    王诗楠半信半疑地说道:“真的,”

    我点头一脸正经地说道:“真的啊,”

    “那你后来实力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才玩了两年,我从白银一打到了黄金五,,,虽然是电一的号,比黑色玫瑰强一点,但还是没有多大的提升,你怎么可以从青铜打到王者,”王诗楠又问道,

    我笑着说道:“因为后来咱们组成一个家庭了啊,你爸要我去守店,还是凌晨的那种,我没事做,总不可能每天晚上在那里发呆吧,于是我每天凌晨都有稳定的6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加上我自己游戏智商就不低,每天都在进步,一年的时间我就打上电一的钻石组了,第二天就上了王者,而且,我在所有区都有王者号,”

    王诗楠若有所思地说道:“怪不得呢,我白天和你的时间几乎是相反的,你在睡觉的时候我才醒着,也没看你玩过,我一直以为你连英雄联盟都不会,”

    我继续说道:“其实我那个时候凌晨玩游戏,有些怕被你或者你爸知道,怕你们说我不负责任,玩忽职守,所以我基本上都算好时间了,你们要来的时候,我就不玩了,你们不知道很正常,”

    王诗楠瞪着我,说道:“那么总体来说你还是玩忽职守咯,现在被我发现了,你说要怎么办吧,”

    我哈哈一笑,说道:“还能怎么办,反正这里是你的房间,你的地,我也很难反抗,要杀要奸随便你吧,”

    王诗楠满脸通红,坐在床边用脚踢在了我的小腿上,说道:“好好说话,”

    哎哟,没有叫我滚了,看来一番交流,还是增进了一点感情了,

    我对王诗楠说道:“也不能是完全说是玩忽职守,现在我有了一手好技术啊,总比在网吧只知道守夜要强多了,而且,我有十多个王者号,现在全部租借出去了,一个月有不等的收入,这样吧,你想买啥和我说,不要把我玩忽职守的消息暴露出去就行了,”

    王诗楠噗嗤一笑,说道:“傻逼,现在谁还在乎你玩忽职守,不过你刚才说我想买啥就和你说,是不是真的,”

    我点头说道:“是真的啊,前几天刚发的工资,还有秦,,,还有我勤劳所得的接近1万块钱,现在接近两万块钱揣在兜里,没地方花,”

    好险,王诗楠和秦郁不对付,只要一提到秦郁或者刘梓涵的名字必然让她高潮,还好我机智的圆了过去,

    王诗楠似乎也没注意到,但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慎重,对我说道:“好吧,其实我也不用你买什么东西,我自己想要什么我自己能买,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只要记住一点,在这个家,我是你姐,你得尊重我,不能开过分的玩笑,知道吗,”

    我跳到了王诗楠的床上,贴着她坐在了一起,对她说道:“我知道啊,我一直都把你当姐,所以才敢这么和你开玩笑,要是还是把你当成以前的王诗楠,我话都懒得和你说一句,你觉得我是现在好一点,还是以前的好一点,”

    我挨着王诗楠,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往旁边靠了一点,对我说道:“这个待会再说,你能不能先从我床上下去,”

    我并没有下去,反而躺在她床上打了个滚,然后风骚的用手撑起脑袋,脚作着伸展运动,对她说道:“怎么,弟弟躺一下姐姐的床都躺不得,都要被姐姐嫌弃,我这可是把你当姐姐,你不拿我当弟弟啊,”

    王诗楠先前一直想和和气气的和我说话,见我一直得寸进尺,她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脚把我踢下地,说道:“滚,老娘没你这个智障弟弟,”

    我悻悻地站了起来,揉着屁股对她说道:“好了,我滚我滚,但是在此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

    “我拒绝回答,”我问题还没问,王诗楠便把头偏到了一边,

    “你能不能告诉我,沈晗青是谁,”我再无半点玩笑之色,对王诗楠认真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