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十六章 非敌
    “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冲动,容易做错事,闹出问题,是要坐牢的,”居子涛把我手强有力地甩开,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对我说道,

    “卧槽,涛哥居然来了,”

    “人家帮大主播黄金时间段代打的,一个月十万出头,怎么连他也有空来了,”

    “不清楚,看来这次的事情闹得挺大的了,”

    居子涛的出现,引起了现场众人的嘀咕,

    此时,那胖子揉着自己的脑袋,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刘宇的旁边,看着我的眼神既是畏惧又是愤怒,

    “你也是和他们一起的,”我目光死死的盯着居子涛,对他说道,

    居子涛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和他们一起的,我来是为了收拾场面的,你们把永猎双子搞得一团瘴气,要是以后没人来上网,老板会撵我走的,”

    “刘宇,这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你不是和我说,要和别人比赛,让我不要让那些代打加入到一个叫徐争的队伍里去吗,怎么现在有人拿刀子捅你兄弟了,是不是他输了比赛,恼羞成怒了,”听着居子涛的语气,我感觉他像是在说一个普通的事情,不带有任何情感,微眯着双眼,淡然地看着刘宇,

    刘宇结结巴巴地说道:“涛,,,涛哥,你答应我不让那些代打陪玩加入到队伍里来,但是现在,刘梓涵还是带人来了,这是不是,,,,”

    居子涛看着刘宇,眼含精光,语气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地威严,说道:“你在怪我吗,”

    刘宇说道:“没没没,涛哥,我就是,,,问一问,”

    居子涛点上了一根烟,在一个电竞椅上端端正正地坐下,他用夹着烟的手,指着刘宇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这小伙子提刀想刺人,是不是因为输了比赛恼羞成怒,”

    刘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比赛是我们输了,他刚才,,,他是个疯子,宇哥,完全不想事情的那种,所以提刀想砍老胖,”

    居子涛看了我一眼,饶有兴致地说道:“这么说,这个人就是徐争咯,”

    不知怎地,仅凭这居子涛的短短几句话,我就对这个人颇生好感,他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有一种魔力,是那种历经了许多故事才能沉淀出来的,不带有任何虚伪,

    “对啊,我就是徐争,”我挺直腰板,颇为不羁地对他说道,

    居子涛呵呵一笑,低下头,将烟头在网咖桌子上的烟灰缸掐灭,没有理我,而是站起身继续对刘宇说道:“刘宇,你以前帮过我一个大忙,我很感激你,也把你当成是我的朋友,作为朋友,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可能的满足你,我把我的话带到了陪玩圈和代打圈里,让那些人不来参加比赛,他们不来,是因为他们也把我当成了朋友,给我面子,可是你现在在质疑我,觉得我没为你办好事情,这个,,,你做得不太地道吧,”

    居子涛说起话来井井有条,思路清晰,不但隐晦地说明了这次有人来帮我的理由,是因为他管不着,也和刘宇撇清了关系,看样子,居子涛和刘宇的关系并不是那么铁,可能只是泛泛之交罢了,

    刘宇听完之后一愣,随即脸上勉强干笑了几声,说道:“哪有,哪有,涛哥,我真没有怪你,我还打算等这件事情结束,请你好好吃一顿呢,待会就走,涛哥,我请客,吃个痛快,”

    居子涛对他摇了摇手,说道:“不了,今天晚上那边有事,我抽不开身,饭我也已经吃过了,待会就要走,”

    刘宇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但仍然挤出笑容,挂在他那张凶狠的面相上显得很有喜感,说道:“那好吧,改天,”

    居子涛点了点头,对秦郁说道:“秦郁,你怎么和刘宇有冲突了,你们一个在黑色玫瑰,一个在守望之海,井水不犯河水,怎么突然两个包厢的代打用打比赛的方式解决矛盾,”

    秦郁秀目瞪着刘宇,说道:“很简单啊,有些人贱得慌呗,”

    居子涛笑了笑,说道:“怎么说,”

    秦郁清了清嗓子,准备把事情娓娓道来,而刘宇却在此时说道:“够了,我愿赌服输,”

    虽然我在这里年龄最小,也没有很高的社会经验,但通过他们的言谈,我大抵还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居子涛的到来,一定揣着明白装糊涂,刘梓涵肯定把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他说了,而他现在一步步的问过来,就是为了整治刘宇,

    现在刘宇打断秦郁的话,无疑是怕秦郁把他们心里的那个龌龊要求说出来,那样的话居子涛可以任意发挥,现在刘宇已经明白了一些端倪,也就不敢再嚣张了,否则在居子涛面前,他的下场应该会难看,

    刘宇一脸严肃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有些警惕地看着他,身子也微微了弓了起来,怕他对我使坏,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有些吃惊,也有些万万没想到,

    刘宇恭恭敬敬地对我鞠了一个躬,动作很标准,然后说了一个足以让周围所有人都能听清楚的字:“爹,”

    “嗯,乖儿子,”

    我反应极快,连忙认下了这个儿子,

    此时,整个网咖中心都开始有了一些骚动,刘宇带来的那些人一个个都低下头,怂得和孙子似的,刘宇听到我应了一声后,脸上的肌肉几乎都在抽搐,他咬牙走到了居子涛面前,说道:“涛哥,我和他们输了的约定就是,这场比赛是父子局,他们赢了我要喊他一声爹,另外的话,我会离开黑色玫瑰包厢,以后不会在这一块出现了,”

    居子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说道:“输得起,就是个男人,行吧,那这事就这么算了,我还是希望,以后在代打之间,这种冲突还是少犯,咱们这个行当,本来就谈不上有多么光彩,也吃不长久,现在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很难收场啊,”

    刘宇低下头,说道:“涛哥教育的是,涛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居子涛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嗯,去吧,改天再一起吃饭,”

    随后,刘宇便带着他那来时气势汹汹的二十几号人,现如今一个个垂头丧气,失魂落魄地走了,

    人都走得差不多后,网咖中心就剩下了我,秦郁,刘梓涵,居子涛,还有刘梓涵带来的那几个打手,

    居子涛对那些打手说道:“你们也去各忙各的吧,辛苦了,”

    “帮涵姐办事是应该的,”几个打手纷纷回道,

    在他们准备走得时候,那个盲僧操作者突然回头跑到了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你中路挺强的,有时间我们中野双排,在电一上波分,没问题吧,”

    我一愣,随后笑着看着他,说道:“我也可以吗,”

    他指着我说道:“兄弟,我觉得你贼逗,对面中单身上有蓝BUFF,哈哈,有意思,我叫林枫,交个朋友吧,有时间一起玩,”

    我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这可能是我两年来第一次得到别人的认可,被人主动交朋友了,

    我笑着对他说道:“好啊,我叫徐争,”

    林枫微微一愣,随后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呢,游戏里也有你好友,先走了,下次再聊,”

    说完以后,林枫便一路小跑跟上另外几个陪玩的脚步,走出了永猎双子网咖的门外,

    现在把秦郁这码子事终于算是解决完了,但是我仍然记得王诗楠在网咖里对我的那忧伤一瞥,如同烙印一般的刻在了我的心上,我现在很想回去找她,但只听见居子涛慢悠悠地走到了我的面前,对我说道:“你就是刘梓涵口中说的徐争,不错,原来她喜,,,青睐的,是你这种没头没脑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