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150章 西巴罗斯族人的希望
    印加人的确是进入了安第斯山脉中。

    现在的雷欢喜完全可以确认这一点了。

    自己这次没准真的能够有很大的收获了。

    而且最让人欣慰的是,老巫师也知道印加人最终离开的大致方向。

    这是他们这一行业代代相传的一个秘密。

    这也更加是西巴罗斯族人的希望所在。

    像这样的原始部落,当遇到天灾人祸的时候,凭借他们自己的科技文化水平根本无法解决。

    能够解决的只有一个办法:

    神的帮助。

    在他们的眼里,那些印加人就是神的使者。

    一旦遇到西巴罗斯族人无法解决的灾祸,起码他们还保留着希望。

    起码他们还能够去寻求神的使者的帮助。

    可其实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些所谓“神的使者”,自身都已经难保了。

    但希望永远是希望。

    这份希望一直都在西巴罗斯族人的巫师嘴里代代相传着。

    当听说雷欢喜这个外来者要去追寻神的脚步的时候,老巫师丝毫没有迟疑的告诉了印加人离开时候的方向。

    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还是用画画的方式告诉雷欢喜的。

    他们希望雷欢喜如果能够平安回来,能够带走几个西巴罗斯族人到外面的世界去。

    他们本来抗拒外来文明,拒绝与外界沟通。

    可是现在他们的想法正在起着改变。

    原始部落的人均寿命很短,一旦遇到重大疾病他们只是束手无策。

    光靠那些森林中的草药可不行。

    眼看着自己的族人每年都在减少,几乎已经快到了灭绝的边缘,他们不得不去寻求改变。

    他们在数次和外来者的接触中,知道外面的世界拥有着不可思议的“魔法”。

    他们能够治愈那些在自己看来根本无法治愈的疾病。

    所以就算再不情愿,为了自己种族的未来,他们也必须要做出一定的改变了。

    去学习外面世界的“魔法”,然后带着这些“魔法”回来挽救自己的种族不至于走向灭亡。

    雷欢喜立刻答应了老巫师的请求。

    只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

    一旦被选出来的人离开了这里,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恐怕他们很难再回来了。

    外面的世界和这里相比真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里充满了先进的科技,领先的文明,以及——

    诱惑!

    巨大的诱惑。

    可是他无法告诉老巫师这些。

    被派出去的人有很大的可能不再会回来,而西巴罗斯族人会伤心,会拒绝再继续派人出去。

    只是,一旦等到这个原始部落灭亡的那一天,起码还有他们的火种能够留下来。

    他们不会真正的灭亡。

    所以这才是雷欢喜答应的真正理由所在。

    一听到雷欢喜答应的老巫师大喜过望!

    所以他继续在岩壁上作画,把属于西巴罗斯族的另一个秘密也告诉了雷欢喜。

    “特山德莎,特山德莎。”

    老巫师的嘴里一直在反复重复着这几个听起来很像“特山德莎”的音节。

    那曾经属于小人国的秘密。

    其实西巴罗斯族人一样掌握着这个秘密。

    西巴罗斯族盛行一种奇特的殡葬仪式:族里人死了,祭师就把死者的头颅割下,用那种发音叫“特山德莎”的草药剂浸泡,把头颅缩小成拳头一般大小,既保持原来面目而且又经久不烂。

    如果是受全族尊敬的酋长、元老死了,则全身都用“特山德莎”的草药微缩剂泡浸,使全身缩制成不到一尺高的“小人”干尸,以供全族祭祀。

    特山德莎?

    不光如此,老巫师甚至带着雷欢喜找到了制作“特山德莎”的草药,以及当着他的面制作了一份“特山德莎”。

    这是西巴罗斯族和昔日小人国的秘密,也是无数科学家费尽心思想要解开的秘密。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雷欢喜真的想不到得到了这个秘密有什么用。

    难道自己还准备在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去后把他们制作成干尸吗?

    太恶心了。

    可好歹这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是不是?

    人家把自己族里那么大的秘密都告诉你了。

    雷欢喜只能礼貌的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重新回到西巴罗斯族大本营的老巫师满面红光。

    他大概觉得当这个年轻的外来者回来,并且把族里选定的年轻人带走后,西巴罗斯族应该就有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了吧?

    全族人都被召集了起来。

    老巫师用这个种族特有的语言宣布了这一决定。

    顿时,整个部落都沸腾了。

    他们在那欢呼着,期待着。

    他们希望自己是被选中的那个人。

    而此时的雷欢喜在他们的眼睛里简直就是恩人一般的存在了。

    语言?

    雷欢喜忽然有了一种担忧:

    被选中的人早晚都会融入外面的世界,他们会学习各式各样的语言:

    汉语、英语、法语。

    可是他们自己的语言呢?

    当他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已经完全的和外面的世界融为一体,他们的语言又会不会最终消失了?

    一个民族继续存在的一个很重要的代表就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

    如果语言最终消失了,那么这个民族还是否算是继续存在着呢?

    雷欢喜不知道。

    他根本无法解释这个。

    随缘吧。

    一切都让时间来证明吧。

    雷欢喜还是给西巴罗斯族人留下了一份非常珍贵的礼物!

    他把自己探险包里的药品全部留了下来。

    毕竟自己和小胖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药品。

    西巴罗斯族人再一次的欢呼起来。

    这些外来者的药品如何神奇他们早就已经亲眼看到了。

    只是要告诉他们这些药品各自是阵地什么病的,以及准确的剂量可是耗费了雷欢喜不少的时间。

    毕竟语言不通实在是个大问题。

    足足耗费了个把小时才算是说清楚了。

    那个女族长郑重其事的收起了这些药品,并且将其交给了老巫师亲自保管。

    这简直就成为西巴罗斯族人的圣物了。

    轻易不会动用到这些药品的。

    “我要走了。”雷欢喜在那比划着,也不知道自己的动作西巴罗斯族人能不能够看懂:

    “药品,有保质期的,不过当我回去的时候,我会每年都让人给你们送来一批药品,希望你们好运吧。”

    这也是雷欢喜唯一能够为西巴罗斯族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