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见识
    埃赛瑞斯疯了?

    不,她本来就是个疯子?

    没等王越和奥拉比斯深思,一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又将话挽了回来。

    呵呵。。。

    王越和奥拉比斯沉默,没表达任何意志,静看这位疯子表演。

    “喂!喂!两位怎么不说话?本主母可是很有诚意的找两位谈一谈,两位殿下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位美丽的女士呢?”埃赛瑞斯惊呼着,演电影般传出个绝世美人泫然欲泣的表情,要多伤心有多伤心,要多动人有多动人,可惜王越和奥拉比斯都是老油条一根,都是铁石心肠,根本不为所动,她注定是演戏给瞎子看了。

    “埃赛瑞斯,没用的动作少做几下,再不说正事本殿下就不多陪了,下回我们依旧深渊战场上见。”奥拉比斯冷眼回了一句,调整着身后的“缆绳”幻化成各种形状。

    他全心一力回避,很可能埃赛瑞斯无论如何也也拿他没办法,顶多是像个苍蝇般围着人嗡嗡嗡转来转去的干扰,除非将“缆绳”的根源都断掉,但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旧日之战深渊底层就做到了,不会等到现在。

    埃赛瑞斯无奈的“撇了撇嘴”,好像在说两位都是不解风情、不懂情趣的傻瓜,终于再次有个正形,直说道:“两位殿下有意插手秩序联盟对秩序邪恶阵营诸神的围攻吧。”

    “就是不知道本主母如果一力破坏,你们的目的还能否达成呢?”

    “如果觉得不能达成,那就坐下来谈谈吧。”

    说完,调动原力“缆绳”,凭借力量的浩大,于浪涛汹涌的原力海洋中凭空镇平一个片区,然后引动聚集物质基石于虚无中生造出一座浮空陆岛,巍峨的殿堂矗立其上。

    “万神殿?”

    “不,奥拉比斯殿下,为什么一定要说什么神呢?难道神比魔高一等吗?那只是无知、渺小生物无聊臆想,应该叫万魔殿才是,两位殿下,殿堂已经准备好,欢迎两位随时就坐。”

    奥拉比斯冷哼一声,他才不会草率的就坐,即便确实有谈一谈,顺便就近观察下“全新”的埃赛瑞斯的想法。

    万魔殿是埃赛瑞斯以“缆绳”缔造,而“缆绳”随时可以化为之前那毁灭万物的一鞭,坐到那鞭子上?兴许埃赛瑞斯随便一个翻脸,就将他这具原力分身给粉碎摧毁,狠狠落他个脸子,而以埃赛瑞斯的神经质、多变,完全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身周原力一动,化作黑光一道,直往万魔殿中射落,强硬的破开、驱散埃赛瑞斯的力量,在万魔殿中掺入了自己的“缆绳”,然后往殿中上首唯一的位置当仁不让的落座。

    “奥拉比斯殿下还真是不客气呢。”

    埃赛瑞斯随手一拨,借助缔造者优势进行干涉,强行挤了挤,将上首座位挤的偏开,又造了一席自己坐了上去,显出个千娇百媚、仪态万千的美人形象。

    有她落座,与她同来的三位强大神力一等的塔那恶魔领主也跟上,却坐在了下方。

    “我们的深狱主宰殿下不上来吗?”

    两位深渊中最伟大的存在和三位强大神力等级塔那恶魔领主目光齐齐注目。

    王越脸上笑了笑,心知道万魔殿的座,不展示一番实力是没法座上去的。

    “斯沃克。”

    “是,伟大的主宰。”斯沃克拱手一礼,身后的“缆绳”刷的一下,直切万魔殿强大神力区。

    几位塔那恶魔领主立刻各自出手调动原力阻止,但斯沃克的原力“缆绳”虽然在量上弱上一筹,品级分自王越却是不低,相较于几位领主的原力更加凝聚、更加协调灵活。

    只见“缆绳”在斯沃克操作下避重就轻、指东打西轻而易举就切了进去。

    王越也行举步,原力缆绳在他手中幻化成剑,反手一剑就作挥出。

    这一剑的力量,王越倾全力演绎,熔他于物质、原力宇宙诸般见识为一炉,剑之意创造与毁灭同在,生与灭周行流转,混乱分化万千,又秩序演化世界,内里就仿佛运行着个浩瀚的宇宙,又化生出物质原力两端,物质规则机械稳定,原力规则灵活多变,物质与原力共同演绎,宇宙由一而二、由二而三,再化出无穷多元。

    无远无尽、无边无涯,无生无灭、无始无终。

    剑光未至,剑意已临。

    震人心魄,夺人心魂。

    存在于原力多元宇宙狭小晶壁内的存在,何曾见过这样的宏大的气象?

    恍惚间,王越的“缆绳”就已经切入两位伟大者席位之间,就要硬生生将两者席位挤开。

    万魔殿至高三席位,王越这是要座中间。

    埃赛瑞斯和奥拉比斯从剑意迷惑中醒过神来,连连调动原力就要将这股力按下去。

    王越冷冷一笑,剑意一转,无穷毁灭自剑光中孕育而出。

    “轰”然间无量量劫至,宇宙的扩张演化到达极至,转而开始向中心收缩,最终坍塌成一点,随即超乎想象的力量自一点中骤然爆开。

    原力唯心造,以此意象催生出的剑光,刹时间释放出绝大的力量。

    埃赛瑞斯和奥拉比斯一瞬间联合都没能压住,竟又被撑开了

    不过,这下爆发力强,却不能持续,剑光演义到宇宙爆开后,绽放的力量就徐徐消退,两位伟大者正松一口气,以为王越已经无计可施,剑光宇宙已然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

    宇宙爆发,开天劈地,往后就是分化阴阳,衍生无极了。

    埃赛瑞斯和奥拉比斯的力量各自被引入涡旋阴阳两力之中周流不息,王越的力量安处正中,却借两人之力开始衍生无极,悄然间在两位伟大者之间升起一席落座,“缆绳”的力量也无声渗入万魔殿中。

    “埃赛瑞斯主母,奥拉比斯殿下。”

    “既然都已经座到万魔殿中,那便好好谈谈吧。”

    谈话、交流、商议,平等的关系才可谈话、交流、商议,巨人与蝼蚁无话可谈,人与待宰尖叫抗议的猪不存在交流,牧羊人要剪个羊毛绝不会和羊打个商量。

    世间事都是如此,就更不用说在一切都裸摆在明面上的深渊了。

    埃赛瑞斯主母说要谈一谈,随手缔造出个万魔殿。

    想要进万魔殿,就须先展示自己的力量,取得谈话的资格。

    现在王越的资格取到了。

    也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以远比我们都弱的力量主宰殿下的力量还真是出乎本主母的意料呢。。。”埃赛瑞斯。

    深渊之王:“只要秩序化身成就,本王也可以。。。”

    心里这么想,但回忆刚才那一剑剑意的浩大,却心知万万不可能,顶多能做到部分。

    他已经知道自己与王越的差距在哪。

    当然不是年纪太大,而是见识上的差异。

    “这个深狱主宰,百多年的生命,见识竟比本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