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笑话
    最大的可能就是。。。

    “奥拉比斯王子殿下,老朋友好久不见,这么急着走做什么?”

    深渊周边原力大海,传说中混沌之母的“缆绳”,陡然化作一道长鞭,携分天、裂海之势朝恶魔王子奥拉比斯身后“缆绳”猛劈,长鞭所过之处激荡的原力,直接将汹涌的原力浪潮,直接切成了两段,直到长鞭过后风浪才继续涌动。

    才出现在原力海中的奥拉比斯,出乎王越意料的正照面都不打直接准备离开。

    混沌之母埃赛瑞斯一鞭下去,如果他不作任何反应,维系原力传输支撑他在原力大海中遨游的“缆绳”就会被劈断,原力分身就没法在原力海的风浪中稳定存在,他也将被送回深渊底层。

    不管他经由虚空原力大海向往哪里去,想图谋些什么都将成为空话。

    “埃赛瑞斯,这么多年不见,你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

    “本殿下还以为深渊原力秩序化偏移让你的脑子理智清醒了些。”

    奥拉比斯熟练的调动“缆绳”,由一根分成无数,化绳为网叫混沌之母的原力一鞭如刃入水,鞭势所及尽被势如破竹般的破开,可后方却又重新连接一体,安安稳稳的将埃赛瑞斯的攻势接下。

    王源一旁坐观静看两位深渊顶级存在的交手碰撞。

    混沌之母埃赛瑞斯的一鞭看似简单,但调动原力总量惊人更是凝聚之极,鞭子内原力看似一股,却由无数股不同原力交织、碰撞组合而成,力量比之单纯的原力冲击不知增幅强大了多少倍。

    一鞭下去碾压、切割、毁灭、爆炸、粉碎、瓦解等无数种毁灭力齐出,威力真是恐怖,简简单单的一下,靠着精妙的原力运用手法,实现出的效果比恶魔们领主超凡神力还强的多,展现出出神入化的精妙战斗技艺,看起来简直是艺术。

    奥拉比斯的应对则是同一等级境界的另一种运用,与混沌之母的较量丝毫不落下风。

    “这位就是最近深渊里很活跃,让本主母手下的孩子们手忙脚乱的深狱主宰殿下了。”

    “主宰殿下的意志还真是让本主母觉得意外、羡慕的年轻呢。”

    一鞭压回奥拉比斯,混沌之母埃赛瑞斯的目光,又落在王越身上。

    王越隔着不知多远的虚空,都能感受到她眼神里的那股肆无忌惮,以及毫不掩饰的内在疯狂,本能感受到一股危险、压抑。

    这就是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疯子,但比疯子还可怕的是,疯子在发疯的情况下有理智。

    就好像刚才那一记原力长鞭,鞭内原力无序碰撞衍生出的湮灭、毁灭洪流就很强大,偏偏还被她整出了有序,将湮灭、毁灭洪流的力量控制自如,威能又不知强大了多少。

    对于深渊混乱系恶魔的认知,王源除了思维混乱的认知外,更大就在于他们随时可能爆出的脑洞。

    这类脑洞虽然多数会使情况更坏,但偶尔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个可以正确开发使用这类脑洞的家伙又是什么状况呢?

    她可以将坏的、没用的脑洞抛开,她可以选取有用、他人想不到的脑洞拿出来用。

    有句话叫精神病人思路广,前段时间塔那恶魔搞出来的以恶魔召唤术大规模调动、集中塔那恶魔的手段很可能就出自这位思路奇广的精神病人之手。

    现在这位思路奇广却又理智万分的精神病人到底想做些什么呢?

    另一端,听了埃赛瑞斯的意志传达,深渊之王也毫不掩饰的惊讶。

    王越以深狱主宰的名号神一般的崛起于深渊,一直以来他以为王越也是一位外来的,很可能与他一样古老甚至更古老的存在,没想到如今当面一会,感受王越意志散出来的那股气息竟那么年轻。

    “一百多年?不,可能还不到百年?”

    “怎么可能?”

    “多元宇宙无穷晶壁,虽然也不是没有幸运儿,但都是依靠了外物或他人的赋予,深狱主宰完完全全的就是自身的力量,短短时间里走完了我们花费无数年修行的路程?甚至还能走向更高?”

    一时间盘踞在深渊底层的深渊之王有种自己活到狗身上了的感觉。

    “埃赛瑞斯主母。”王源的意志在原力中扩散:“不知主母有何见教?”

    “呵呵呵,为什么就一定要有事才得找主宰小哥呢?本主母看上了主宰小哥这个理由合不合适。”

    埃赛瑞斯的意志信息,在感知中转化出一声娇媚、勾人心魄、动人心魂的笑声,让王越好像看到一位世上最美丽的女人正在朝他招手、引诱。

    换个意志力不坚定的雄性生物被这声音一激,或许就得沉入幻境不断和幻影交合,浑身颤栗不止直到脱精而亡,但他心中完全进入到程序化绝对理智之中一点波澜都没生起。

    埃赛瑞斯号称混沌之母,但实际并无真实性别。

    她的本体根据传说也许就是远古时期深渊中最初诞生的一块核心界面,之所以称为母,就如神话里的盖亚因大地母亲的称呼而被生物女性化般,而和混沌之母、盖亚这类存在xo指不定正应了那句玩笑话:日天日地。

    想日天吗?想日地吗?去找盖亚母亲和混沌之母这类存在吧。。。

    王源反正是没兴趣。

    “然后呢?”他冷冷的回应。

    “主宰小哥还真是无趣呢,为什么你们雄性,一见面总想些很暴力、打打杀杀之类的事情呢?正好有个机会见个面一起坐下来,聊一聊人类口中浪漫的事不是很好吗?”

    “好吧。”见王源依旧是副冰冷的死样子,埃赛瑞斯话风说变就变:“本主母早就想见见主宰殿下,和奥拉比斯殿下一会,只是以往面都没见就已经动手没有机会。”

    “今天想就深渊里的一些事还有晶壁系里的事和两位殿下好好谈一谈。”

    “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

    奥拉比斯冷笑了声:“谈一谈就能解决问题那阿克伦海晶壁系就太平了。”

    阿克伦海晶壁系太平吗?现在就是个点爆了的火药桶,整个晶壁都大战正欢呢。。奥拉比斯深渊之王的意思很明白,而他更怀疑所谓谈一谈,看起来已经头脑清醒的埃赛瑞斯会不会在后面玩什么手段。

    不久前塔那恶魔的调动,可是让他觉得出乎意料,信息情报的不足让他推演彻底失误。

    “谈一谈也不是不可以。”王越说:“不过有些问题,不是谈可以解决的,大家都有不可退让妥协的诉求,这些最终还是需要用实力说话。”

    “埃赛瑞斯主母,本主宰的诉求你是知道的。”

    “谈一谈,主母可以放弃塔那恶魔,放弃深渊,或者成为本主宰下的大魔鬼么?”

    “成为魔鬼本主母没什么兴趣,但是主宰殿下,如果谈的好,本主母放弃深渊、放弃塔那恶魔,全交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埃赛瑞斯意志淡淡。

    她内里疯狂气息似乎完全消失了,但王源和奥拉比斯却几乎以为她彻底疯掉,深渊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说自己可以放弃深渊放弃自己存在的根基?这大概是阿克伦海晶壁系诞生以来最大的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