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六章 正义
    “这兽人神系,真是又厉害又果决啊。”

    “事情中军事、政治手段结合,在军事上小挫自由军团,紧接着政治上分化瓦解,体现出了极高超的手腕,更难得的是事后处置,竟借事件为由化坏事为好事,一举摧毁兽人部落联盟旧有体系改换全新秩序。”

    听着斯沃克一番话,王越评价说,心想兽人神系的处置,即便由他来作,也绝不能做的更好。

    斯沃克感叹:“深渊中恶魔在不断生死搏杀和转生中积累出无比强大的战斗本能,能成为强者的恶魔即便思维混乱都是无比强大,而在上层界面,神祗与神祗间的阵营较量,从晶壁系诞生起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能够长期存在的神灵,都有他们存在的道理。”

    “他们或者超凡神力领域强大惊人,或许极具智慧、军事、政治能力,或许底蕴深厚身为与原力同在的古神,还有深得原力眷顾极为幸运者,而一个神系之中,往往各类神灵都有,能做出这样的应对并不奇怪。”

    王越认可的点了点头。

    阿克伦海晶壁系存在时间长,阵营冲突又无比激烈,激烈到人类一个小小城邦里,每天都有神殿与神殿的勾心斗角乃至直接战斗,黑暗中更随时隐藏着哪个巫妖、哪个恶魔代言人、野心家在作着阴暗试图毁灭、颠覆的打算,传奇故事每天都在书写,而细微层面都乱斗到了这种层面,上层宏观就不用说,一个普通生物,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时间稍微长点,基于经验都能成为厉害角色,何况那些强大的、存在了无数年的神灵?

    同样也如斯沃克所说,神灵既能为神灵,都有其成就存在的道理。

    普通生物能踏足超阶就已经是活着的传奇,能为神灵哪个不是一时之选?他们放到小说里恐怕个个都是主角,都是开各种挂的挂比,厉害才是理所当然,而更厉害的是晶壁系内主角们何其多也?

    只是这些情况并不足以让王越感到任何威胁感,开挂的主角在现在的他眼中已经算不得什么,身为一个私服、外挂制造者和玩家有着本质的不同,能够给此类存在开挂的强大才可为他对手。

    这就是层面的差距。

    回头再看斯沃克,也确实的是个智慧者。

    他这一番实话具体说起来的目的,不外乎是让他这个主宰别因他在主物质界面的声势误会他势力强大,继而给他安排难以完成却又不好拒绝的事来,换个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只怕恨不得在领导面前将牛皮吹大,得到重视越大越好,是个开挂的主角还好,没得外挂的多以悲剧收场,再者斯沃克都已经拿到了仅在主宰下三个大魔鬼模板之一,未来前途只要将事情做好搞好推广就是无限光明,也确实不需要做其他任何冒险搏机会上位的事。

    如此想着,王越又稍作思考,对斯沃克说:“其实兽人神系如此,我们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同样可以和他们一样,来个化坏事为好事。”

    “哦?”斯沃克十分惊讶:“主宰还有办法?”

    王越笑道:“兽人神系就秩序的变革,让所有兽人底层都得权益。”

    “这个权益可不是平白来的,也不是兽人神系和那些部落首领们良心发现,说到底是自由军团无数兽人的牺牲带来的,再往前说就是自由革命发起者的巨大功绩。”

    “我们完全可以对那些底层兽人这么宣传不是吗?”

    斯沃克立时会意,惊喜道:“兽人秩序变化也只是让多数底层兽人从奴隶变成了平民,处境稍稍有些改观,但依旧是被压迫、奴役、剥削的最底层,我们既能为他们从奴隶争取到了平民身份,同样能为身为平民的身份争取到更好的权益,所以我们又有了肥沃的土壤和支撑起组织壮大的根系。”

    “并且这样的事,不止可以在兽人那里可以行的通。”

    “还有无数人类城邦的底层平民,精灵王庭下的普通精灵、半精灵,广大受压迫、奴役、剥削的半身人、矮人、狗头人以及无数种族同等处境者,他们都是我们的天然支持者。”

    “更难得的是,阶级底层为上层统治,但与上层天然就有着憎恨。”

    “伟大的主宰,我已经看到憎恨教会在主物质界面,前所未有的扎根所有种族了。”

    “那样即便不靠深渊的恶魔,憎恨神格都有成为一个强大神力的潜力啊。”

    “只是潜力虽然大,但起步恐怕很艰难。”

    “毕竟现在传奇恶魔斯沃克的名声在外,兽人神系对我和麾下势力组织恨之入骨,其他神系也是警惕,而我即便现在成了神,也是秩序邪恶的魔神,更会参与抢夺主物质界面属于他们的蛋糕……”

    王越笑了笑:“不,你不是秩序邪恶的魔神,在主物质界面的教会也不是憎恨教会。”

    “不是秩序邪恶的魔神?不叫憎恨教会?伟大的主宰,那叫什么?”斯沃克有些不明白。

    王越说:“当然是爱与正义。”

    “这也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之一,掌握了这股力量,就没有任何一位神能阻挡教会的崛起。”

    “爱与正义。”斯沃克惊呼出声。

    憎恨怎么能与爱和正义这么伟光正的名词结合在一起呢?

    “不错,就是爱与正义。”王越说:“斯沃克,任何事物都有着对立却又统一的两面性,我身为深狱主宰却想着谋取对立的职权正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

    “就以你的憎恨神位来说,憎恨的对立面是什么呢?”

    “是爱。”斯沃克不假思索的回答。

    “好,那我问你,当你憎恨一样事物或者某个人时,会是毫无缘由的吗?还是因为你对自己或者另一个人或者另一项事物无限的爱呢?”

    斯沃克脸上顿时十分精彩,以他的智力当然不会没有联想能力,但稍稍一想他就知道,事情还真的和王越说的一样,而且还确实是那个道理,并且唯有爱的越深,憎恨才来的更加猛烈。

    还有一些受原力影响的生物莫名其妙的憎恨,但憎恨原力又从何而来呢?

    根源还是在那个爱字上啊。

    这一刻他陡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对立统一,转而又明白什么叫做正义,所谓的正从越过中线开始就已经是一种偏斜,任何生物站在自己所处的位置,以自己为出发点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正义。

    如果所有生物都有智慧,狼要吃羊,那么狼在羊眼中就是邪恶,但狼不吃羊就会饿死,所以于狼而言吃样就是正义,这样说来世上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正义?也不尽然,世上真正的正义由拳头决定,谁的力量大、拳头强,谁的声音就大,谁的正义就能够通行于整个晶壁系。

    以此理论来看,他的爱、他的正义是什么呢?

    是的,他热爱生命、尊重生命。

    这个热爱超越了种族,超越了生物个体的强大与弱小。

    在他眼中,一切众生都应该是在某个公平秩序下平等的个体。

    他,伟大的憎恨之神,正是因为对众生无限的爱,才憎恨世间一切不公、一切压迫,同情那些在不公秩序下被压迫的弱小存在,他的憎恨是正义的憎恨。

    所以,他不仅是憎恨之神,还是爱与正义之神。

    新出炉的大魔鬼、憎恨魔神斯沃克顿悟了,他明白了爱与正义的真谛。

    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玄之又玄变化在他的灵魂中产生。

    他沉浸在变化中,猛然间竟被自己伟大的爱和正义感动了,同样也感动了晶壁系内爱、正义、憎恨的原力,隐隐以他为中心形成眷顾,新的神性、神力、神位、领域力量自然拓展开来。

    呃,大慈大悲、众生平等、爱与正义的大魔鬼斯沃克在憎恨神位梅菲斯托的基础上经由伟大的主宰一番说教在顿悟中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