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神系
    “斯沃克,你在主物质世界的势力现在是什么状况?”将传奇恶魔拉克法尔转化为大魔鬼斯沃克.梅菲斯托,又就接下来深渊之事作了安排,王越转而将目光落到主物质界面上。

    斯沃克在无底深渊只是个传奇等级的奥术恶魔,但近期在主物质界面闹出来的声势可是不小。。

    事情也算是大事,明面上的东西又没人以法术遮掩,王越只是稍稍花费了些功夫,就以预言法术就从中了解了部分,也让他生出了兴趣和想法。

    “伟大的主宰,你是要在主物质界面有所布局吗?”

    斯沃克将思绪从推广中拔了出来,紧接着眼前就是一亮。

    他的智力大为超出凡人。

    很多时候一个事情的由头,就能让他想明白前因和后续更长的发展。

    刚才他一直都在想着深渊的事,倒是忘记了主物质界面。

    此时想起主宰之前说的,未来志在整个晶壁系而不限于深渊,为晶壁系最核心所在的主物质界面当然得提前布局,并且还是很重要的环节,而这么重要的环节,竟然是由他在主物质界面的势力为入手。

    这么说来。

    或许他斯沃克也能追随主宰的脚步,未来远不局限于深渊呢。

    今天选择投靠实在是再正确不过。

    可怜的埃克莱恩竟然选择叛逃,未来能否混个恶魔领主都不确定,或许阵亡在战场上都有可能。

    如果他也留下来。。。

    只是可惜,一步之差。

    这就是命运啊。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脑,王越点了点头:“不是我有行动,而是我们一整个新兴阵营、神系的行动,斯沃克你现在也是神了,同样可以和其他神灵一样,组建属于我们阵营、神系的教会。”

    “是的,伟大的主宰。”斯沃克有些兴奋,却说:“但是我的势力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可能完全没有主宰和很多神灵、恶魔们想的那样强大,具体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见王越有倾听的意向,斯沃克继续说着:“我麾下的势力本身并不强大,但是相较于那些恶魔力量崇拜者黑暗中自发形成圈子再构成神秘结社的组织还有其他组织不严密的教团、教会,在组织度上远远超出,当然这和我身为奥术恶魔有关,此次主物质界面的兽人自由革命事件,也正是因为有着远超其他组织、团体的组织力度才能掀起声势,另一个因素在于兽人部落联盟的秩序中关于奴隶部分本身就存在着问题。”

    “兽人部落联盟的秩序下,除了部落首领、贵族和部民,其他兽人多数都是奴隶,来源产生自债务,更多的还是战争,一旦为奴隶在没有人花大量牛羊财物赎买的情况下他们终身都是奴隶。”

    “这一项很不合理。”

    “除了脑子不正常,或实在迫于无奈、无力反抗者,没有人愿意当奴隶。”

    “而我们恰恰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

    “于是在我们展开联络后,得到大量不愿为奴者的响应。”

    “有多数没有强大力量的普通兽人奴隶,还有少数兽人奴隶中的强者,相较于没有强大力量的兽人,他们希望改变愿望更加强烈,而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的响应”

    “没有他们,单纯的普通兽人再多也是没用,必然无法与兽人部落联盟对抗。”

    “可是我们的成功是靠了他们,失败也是因为他们。”

    “起初,他们急于摆脱该死的奴隶身份,在我们引领下掀起了所谓兽人永不为奴的自由革命,不断将一个个奴隶军团从被禁锢、制约、奴役状态下解放出来,让更多的兽人加入其中,实力、势力膨胀的极快,几乎席卷了大半个部落联盟,很多部落被摧毁,许多站在与自由军团对立面的神灵都遭受冲击。”

    “我们也借此收获了许多灵魂。”

    “但接下来,兽人神系反应过来,他们先是联合在正面战场上获得一场小胜利,然后只是小小朝他们招了招手表示愿意接纳,承认他们反抗的正义性并放弃追究他们的过失,许他们以自己掌控的势力建立新的、受整个兽人神系和部落联盟认可的部落,事情立刻就来了个大反转。”

    “几乎所有自由军团的高层首领直接就选择了投诚。”

    “少数不愿投诚的,是在冲突中杀了许多神灵牧师和圣武士的,他们担心兽人神系不会放过他们,可他们毕竟是少数,当多数人选择投诚时,他们无力左右局势。”

    斯沃克感叹着说:“结果就是自由军团阵营在一夜之间完成转换,而后又为兽人神系、部落联盟许给他们的领地利益内部冲突,原本能与整个部落联盟对话的庞大力量就好像阳光下的冰雪一样消融了。”

    “随后兽人神系开始对少数派动手,忙着利益领地之争的新领主们哪有心思关注他们呢。”

    “新领主只恨不得少几个人分割人口和领地,再说他们又没杀死神灵牧师和圣武士,于是都选择了坐视,少数派的势力很快被清理干净,新领主们又为他们空出来的利益而纠纷,在各方挑拨下继而发生了战争。”

    斯沃克呵呵的笑了声:“最后新领主们在自相残杀中损失惨重,胜利者们却要面对整个部落联盟,如果不是神灵要维护自己的信用、担心未来同样的事发生后招降没人买账而留着他们的话。。。”

    “他们的下场可以看到。”

    王越点了点头,在他的认知里,斯沃克在主物质界面掀起所谓的“革命”,并非真的“革命”,充其量只是一场很普通的奴隶起义,过程也和奴隶起义没什么大的区别。

    对比地球文明古代历史为参照,那些奴隶起义、农民起义者为正统统治者招安、分化、瓦解后的下场来看,活下来的新领主们算是运气好的了。

    不过斯沃克仅仅说处境不是很好,那么他的势力就还是存在着的,并未随自由军团的覆灭而覆灭。

    “整个过程中你没作任何应对吗?”

    斯沃克说:“应对是有应对,但此次事情我是借了大形势,才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暴。”

    “也因为是借势,不是自己真正的力量,我们的影响力比较有限,能够得到大量可献祭深渊的灵魂,又让忠诚于自己的核心力量不受损害,还能吸收少数派中对神灵无比仇视的存活者,稍稍壮大下就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整个组织势力,也在这一次大行动中暴露在兽人神系眼中,成为兽人神系最重点的打击对象,其他神系也保持警惕或者打击,所以即便能够生存下去,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是没办法继续发展。

    王越说:“只要兽人部落联盟的旧有秩序不变,总是有机会的不是吗?”

    斯沃克苦笑着说:“前提是兽人部落联盟旧有秩序不变,可是因为旧日的秩序存在问题整个兽人神系损失惨重,兽人神系怎么还会将这个漏洞继续留下?”

    “就在不久前,我通过隐秘的渠道得知,兽人神系中诸神牧首和各大部落头领正在举行一场很大的会议。”

    “会议上兽人神系可能会以此次事件的破坏性为缘由,确定让部落联盟向人类的城邦学习,彻底终结兽人部落原本落后但既得利益者不愿轻易改变的奴隶制度,以一个个部落氏族为基础,建立一个个新的王国,共同组建一个更加强大的联合邦国。”

    “如果事情一旦落实,未来的兽人联邦,再不会有永久性、终身制的奴隶存在了,所有原本对现状不满的奴隶们会为主导这一切的兽人神系欢呼。”

    “我麾下的势力也会因此少却一层可以藏身、发展的土壤,处境只怕会越发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