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二章 完美
    “伟大的领主大恶魔。”

    “经过七天的努力搜集,拉克法尔完成了你交托的任务。”

    “我学习过和j最近搜集的奥术帝国时期奥术师教育相关知识和理论全在这里了。”

    “另外,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向大恶魔禀报。”

    领主大殿里,乌暗平原恶魔术士军团的首领拉克法尔,躬身将一颗灵魂晶石向前呈上。

    灵魂晶石就是类似之前灵魂宝钻的东西,只是灵魂宝钻通常是强者灵魂为大恶魔封印所得,灵魂晶石只是灵魂碎片之类的东西,被一些能利用的强者用以记录和传递大量信息之用,也有拿去制作塔灵、魔灵之类的智能的。

    “什么重要的事?”

    自恶魔守卫接过灵魂晶石,王越随口问着,神念往内一渗,大量信息自内里的灵魂碎片上被他重重释放、解读出来,果然和拉克法尔所说,都是奥术帝国时期各级奥术师教育相关的知识、理论。

    内里还有拉克法尔的见解。

    他也由此知道了本世界的奥术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术的起源,源自于奥术力量,奥术力量是物质规则中一种本源性的力量。

    掌握本源性力量,就如同有人能以精神直接驾驭不同程度为人所归纳出物质宇宙四大基本力,乃至四力之上更深层的力量,某种意义上在物质层面上已经无所不能。

    这样的存在依稀就是王越心中修习雷法者理想中造化生灭执于一手的最高境界,但奥术师显然是取了巧,只是拥有了类似力量并且可以运用,远不如雷法最高境界者的强大。

    就像普通奥术师,自己根本没法提炼奥术本源,都是请求帝国的瑞瑟核心以及瑞瑟核心延展出的其他核心调用不同权限的力量用以构筑自己的法术,结果瑞瑟浮空城为神灵斩首,整个奥术帝国的基石,帝国大部分奥术师集体哑火没了弹药,大奥术师能提取奥术本源,但又受限于自己的精神力量,使用方面同样限制颇多,什么精神力量强大与否,计算、控制能力如何等。

    在阿克伦海晶壁系还有个最大问题就是奥术力量与原力的相互压制问题。

    这点放在物质宇宙操持顶级雷法者手中是完全不存在的。

    基于限制中精神强度、计算能力,奥术帝国参考了阿克伦海晶壁系原力运转体系的法术相关和物质的实际运转现象,以奥术力量构筑了一个同样宽广庞大的奥术运用体系和奥术师等级体系。

    此处王越发现个问题。

    奥术师的奥术精神追求真理,但真理的根本性力量来的太容易,只要掌握的奥术力量足够多,任何物质现象只要以奥术力量观察到了,扫描一番就能重现,立马就是全新的一个法术出炉,结果反倒是对于物质规则理解不够透彻,并未诞生出真正完整的科学研究理论体系。

    他们很多的法术都不过是照葫芦画瓢,以及类似古代手工业者的技艺总结加强,奥术师们的研究极类古代科学家,只是托拥有一个网络能信息交流的福,庞大的奥术体系才能建立。

    另外,由于拉克法尔只是个普通奥术师,并不能接触到奥术帝国最为核心,达成大奥术师等级者才能掌握的奥术本源提炼,于是王越没法触及奥术力量体系的根本,相关奥术知识给他的实际所得也就越发有限。

    他只能得到些阿克伦海晶壁系物质运作的一些表现,并且还需要以神位对其解析、推演提炼出真正的东西。

    王越的思索只是一瞬间的事,拉克法尔继续为他禀报。

    “我新近得到个消息,深渊中的秩序与混乱之争,又将迎来一个新的力量加入其中,深渊之外神灵中的秩序邪恶阵营有意将神国堕入深渊。”

    神灵阵营?秩序邪恶?王越心说阿克伦海晶壁系的深渊可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吗?”

    “为什么过去秩序邪恶阵营的神灵不入深渊,而是现在进入深渊?”

    拉克法尔想了想:“深渊外的神灵自奥术帝国时期空前联合之后没了共同的敌人奥术帝国,很快又根据各自阵营一如奥术帝国建立前一样继续着基于各自利益出发以及阵营与阵营不可调和止歇的阵营战争。”

    “诸神各自利益之争与此无关不说。”

    “秩序善良与秩序邪恶天然就是对立。”

    “混乱善良滥好人在诸多阵营中出了名的好欺负、得罪人(自以为是的为人好)、极易受害,也必定会偏向秩序善良阵营,其余少数为秩序邪恶胁迫,一旦为秩序善良阵营解救也必然会倒向秩序善良。”

    “秩序中立有自己的原则和力场并且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维持中立,不惹到头上绝不参与与其他阵营之间的战争,一力维持与自己的中立,秩序邪恶阵营力量不足时,往往会动中立阵营的脑子,可秩序中立阵营多半都不会是蠢货,反倒是出了名的聪明,即便会上当也会发现,最终反给秩序邪恶阵营以教训,叫秩序邪恶阵营的神灵少动歪脑子。”

    “混乱中立墙头草左右摇摆,想中立也没法中立,只能倒向强者一方。”

    “诸多阵营中秩序善良和其必然盟友阵营无疑是最强的。”

    “于是在阵营层面秩序善良的神灵携其盟友对秩序邪恶阵营神灵形成完全压制,再加上秩序善良、混乱善良、秩序中立、混乱中立的神灵在原力大海,神国都有着各个上层界面可以依托,唯独秩序邪恶阵营的上层界面根本不存在或者说还未诞生,秩序邪恶阵营的神灵无论在主物质界面和外层,都处于阵营争斗的绝对下风。”

    “甚至近几百年,秩序邪恶神灵们都被他们的敌人重重围困,压制的他们连个化身都不敢离开神国,神国本身更被轮番攻打,如果不是秩序邪恶阵营神灵联手对抗,恐怕很多神都会因此陨落。”

    “可即便联手了,他们的处境也极为不好,被攻打的神国无时无刻不会消耗他们大量的神力,这又使得他们神力储备极不充足,以至于无法有太多力量回馈主物质界面的信徒,他们主物质界面力量大为不足,教会只能化为黑暗教团,隐藏在地下传教和招收信徒,力量越发弱小还被接连打击。”

    “如果没什么意外,秩序邪恶阵营的神灵,终有一天会被彻底的摧毁或控制。”

    拉克法尔为王越回顾了主物质界面的阵营战争,话语拉回深渊:“但意外就在深渊发生,混乱的深渊原力开始向秩序发生偏移,原本混乱原力聚集的深渊拥有了秩序,阿克伦海晶壁系属于秩序邪恶阵营神灵们依托、依靠的上层界面诞生了。”

    “秩序邪恶阵营的神灵知道消息后,选择将神国往秩序深渊停靠几乎是必然。”

    “啪!啪!啪!”听着拉克法尔的阵营分析,王越鼓起掌来:“拉克法尔,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无论是刚才一番阵营分析,还是主物质界面革命导师斯沃克的作为。”

    “不过相比于阵营分析,我更想知道你真正的打算。”

    “最近深渊的局势,很多深渊界面的奥术恶魔都前往投靠纳西领主,就是乌暗平原都走了一位传奇等级的军团长,也就是你的老朋友埃克莱恩,在这种局势下你为什么还选择留在乌暗平原为本领主效力。”

    “并且做的还不错。”

    “以你革命导师斯沃克的能力,在秩序邪恶阵营的奥术恶魔中完全有能力获得更多。”王越笑着打了个比方:“比如说一位奥术恶魔中的深渊领主。”

    “身为一个智者,放着更好的前途不要,却甘心留在本领主下,仍为一个普通的高等传奇恶魔?”

    “你想在我这里获得什么呢?”

    “我们都是智慧者,智慧者与智慧者的交流,完全可以更直接的。”

    “拉克法尔或者斯沃克?”

    拉克法尔忽然直起身来,迎着王越的目光:“我的领主,因为您是不一样的,您与深渊中任何恶魔都不同,您与任何神灵都不同,您与所有奥术师都不同。“

    “您立身在秩序阵营,却仍然受着乌暗平原混乱原力的眷顾。“

    ”身为原力阵营的您却关注奥术,似乎身上有着类似奥术力量的体现。”

    “您是这样的特殊。”

    “仿佛一个对立却又统一的完全体,相对其他所谓各走极端的阵营,相对于不是原力就是奥术的对立,简直是个完美的个体,以您身上的展现的特质也必然会受到未来同存混乱与秩序的深渊原力的最高眷顾,你也将拥有原力和奥术结合带来的更强大力量,未来的深渊绝不会是深渊旧日支配者、塔那恶魔领主或秩序邪恶神灵们还有奥术恶魔们各自谋划的那样,您才会是整个深渊的真正主人,甚至整个深渊都不足以容纳下你伟大的身影。”

    “艾泽尔大恶魔,拉克法尔期待并且愿全心参与并缔造一个阿克伦海晶壁系再不重复旧事的不一样的未来,不知道卑微的存在能否有幸追随大恶魔前进的脚步去见证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