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忠告
    在主物质界面化身兽人追求自由的革命导师斯沃克、搅风搅雨让整个兽人神系甚至闻其名和所谓自由真意的人类神系都万分厌恶、痛恨的乌暗之手带着一丝未知莫名的慌乱和忧心忡忡的离开了乌暗领主的宫殿。

    一回到城区,他立刻施了个传讯术通知埃克莱恩一同再作商议。

    埃克莱恩早就在等候他的结果,很快两位奥术遗民出身的传奇恶魔再次汇集到一处施展诸多隐秘、抵抗大多数预言类法术探寻的密室里。

    再次看到埃克莱恩,拉克法尔觉得埃克莱恩面色有些不对。

    “埃克,刚才我去见了我们的领主大恶魔。”

    “结果呢?拉克你确定了我的判断是吗?”不知为什么,埃克莱恩的兴致好像没有昨天那么高了。

    拉克法尔想了想:“我确定了领主大恶魔确实偏移了原本的阵营,从混乱中归于了秩序,并且偏移的有些诡异,甚至给我一种极度秩序好像不受任何混乱侵袭之感,奇怪的是他身周的原力依旧是混乱原力。”

    “埃克,我在想,可能领主阵营偏移,只是个特别现象。”

    “以奥术思维来说只是个例,或许并不能代表整个无底深渊。”

    “混乱深渊的整体阵营,并未如我们之前所想的那样开始向秩序偏转。”

    “你错了,拉克。”埃克莱恩直接否定了拉克法尔的说法。

    “如果说昨天,我还不十分确定猜测是否属实,今天我已经十分确定了。”

    拉克法尔愣了愣神,想着埃克莱恩今天确实有些不对,就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埃克莱恩沉默了一会,对拉克法尔说:“就在我们见面之前,纳西发了个传讯术给我。”

    纳西?纳西瑞斯?拉克法尔脑中闪过一个美丽的身影。

    他还以人类身份斯沃克活着的那个时代,纳西瑞斯号称奥术学院、主物质界面、奥术帝国最美丽的女人。

    这位帝国美人在帝国终结前后,也和很多奥术师一样选择了沉沦深渊。

    她转生成一只魅魔,并以极快的速度成为深渊中仅次于领主恶魔存在的传奇恶魔,以神秘的手段掌控着多个界面深渊的魅魔群种,是奥术恶魔中最早也最有成就的存在之一。

    于奥术遗民圈子里,她也有着庞大的势力和非凡的影响力。

    “纳西?”拉克笑了起来:“埃克,纳西怎么会传讯给你?”

    “我们在那时候,在她眼中只是微不足道不起眼甚至名字都无法叫她知晓的存在啊。”

    埃克莱恩笑着说:“在那时候我们的确不起眼,但现在身为传奇等级的恶魔,各自手里还掌握着领主的恶魔战士、术士军团,我们和她的差距,并没有过去那么遥远了不是吗?”

    “好吧,我告诉你。”

    “纳西前段时间得到了深渊最底层起码两位恶魔王子的支持,加上麾下的魅魔军团和大量传奇奥术恶魔的拥护,已经夺取了深渊第六百三十五层的血腥高地,成为血腥荒地的领主,现在更是领着大军在向与血腥荒地附近有空间通道连接的冰冻石域发起攻击。”

    “或许很快的,一位新的恶魔领主将在奥术遗民中诞生。”

    “她传讯给我是希望我能设法领着领主大恶魔的战士军团前去为她效力,并许诺在将来根据功绩可以给我一层领主之位,可能不止是我,整个深渊很多我们这样同类的传奇恶魔都收到了她的传讯召唤。”

    “拉克,你可能很快也能收到说不定。”

    拉克法尔睁大了眼:“纳西得到两位恶魔王子的支持,怎么可能呢?深渊混乱的化身,与底层深渊同在的恶魔王子,是她能够取悦的吗?”

    “可是,已经是事实了。”埃克莱恩无奈道:“两位恶魔王子能被取悦,并且愿意支持她,就说明两位王子或许已经偏移到了秩序阵营。”

    “连与混乱深渊同在,代表深渊的恶魔王子都是秩序阵营了,还不能说明深渊的阵营偏移吗?”

    “而且拉克,纳西的做法和我想让你帮我的事情是多么的相似啊。”

    “可惜有她插手,凭她在遗民中的影响力,又有两位恶魔王子的支持,我们深渊的奥术遗民或许将不再为奥术帝国的复兴的助力,反倒成为恶魔王子反击塔那恶魔阵营、重掌无底深渊权柄的棋子。”

    “我的奥术帝国在深渊中复兴、最高奥术评议会议长的梦想啊,唉……”埃克莱恩长长叹了一口气。

    听着埃克的叹息,拉克法尔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才为自己梦想叹息,让拉克法尔都有些小感动的埃克摇了摇头:“看来只能退一步,试试能否成为一位领主大恶魔。”

    拉克法尔神色一变:“这么说,你是想背着领主大恶魔,将麾下军团带出乌暗平原?选择通过联系着所有深渊层面的万渊平原去投靠纳西?”

    “是,我还能怎样?恶魔王子的支持,纳西在奥术遗民中的影响力,实实在在可以看得到的恶魔领主之位,两种力量的结合,不是那些脑子勉强说正常的塔那恶魔领主可以应付的。”

    “某种意义上,恶魔王子这是抓住了奥术遗民在深渊中数千年后积累的力量和势力渐成深渊主体力量的大形势。”

    “于是,亿万年后,旧日支配者以不可阻挡之势,重掌支配者权柄。”

    “此次,一场波及整个深渊的战争之后,起码半数以上的深渊层面,将归于旧日支配者的秩序统治之下。”

    “在这样的大形势下,我埃克莱恩区区一个传奇恶魔能做些什么呢?”

    “可惜,如果早一年确定深渊阵营偏移,并以我们的计划行事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说话时,埃克莱恩满脸的懊恼与叹息:“命运啊,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只差那么一步。”

    “就像我们逝去的再难复兴的帝国。”

    “以老师当初对深渊的研究成果,再给几十年时间,帝国就能进攻并且扎根深入深渊。”

    “如果有了深渊作为全新的根基,那些虚伪的神灵,有能力对帝国发起毁灭性打击吗?”

    “还有,晶壁系内,原力与物质同在,奥术与原力既相互对立却又统一的理论也已经出现了不是吗?如果理论进一步转化成实际的力量,我们帝国同时彻底掌控挖掘奥术和原力两种力量。”

    “可是也就是差了那么些,帝国就因核心的瑞瑟城为联合起来的神灵甚至部分感受到威胁的恶魔领主……”

    “原力与物质同在,奥术与原力相互对立却又统一理论?真的有这个理论?我怎么没听说过?”拉克法尔没有倾听埃克莱恩的叹息,倒忽然想起之前恶魔大领主安排他做的事情。

    “你没听说过?”埃克莱恩想了想:“哦,我比你晚来深渊那么几十天。”

    “好了,拉克,我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我哪天能成为领主大恶魔,必定也支持你,我们相互扶持好吗。”

    拉克法尔摇了摇头,结合着埃克莱恩刚才透露的信息,他心底隐隐一些想法在成型:“埃克,我刚才想告诉你的是,我们的领主大恶魔不简单,你一个恶魔直接离开乌暗平原或许可能,但想将他的军团卷走,那你的麻烦就大了。”

    埃克莱恩面色一变:“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帮我?”

    拉克法尔说:“不是,不是我不想帮你。”

    “听着埃克,以革命导师斯沃克的名义和背后的思维、智慧,我拉克法尔郑重的告诉你。”

    “刚才那句话是无比诚恳的忠告。”

    “如果你邀请我和你一同作愚蠢的举动,那斯沃克今天在此说不,我会选择留下,继续观察我们的领主大恶魔,他真的不一样,或许和恶魔王子、纳西还有整个深渊的所有恶魔领主都不一样。”

    “你刚才有说深渊的大形势。”

    “我倒是觉得,我们的领主大恶魔,也在酝酿着一股,不下于恶魔王子、并且不一样的大形势。”

    拉克法尔越说越顺,仿佛冥冥中有股力量在推动,脑中的灵感犹如泉水般不断迸发,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还记得老师说过的那句话吗?”

    “命运在于选择,选择在于我们自己的把握,我选择把握我自己的选择,并且愿意承担我的选择。”

    “埃克,你的选择,也只由你自己把握和承担。”

    “今天,我们就说道这里吧。”

    遭到拒绝的埃克莱恩脸色顿时黑压压一片,有心将拉克法尔斩杀在这个密室里,但拉克法尔身为恶魔法师,可比他这个战士加术士在对法术和原力规则的运用上强的太多,保命手段也多的是。

    考虑到这些,他压下心头不快,对拉克法尔说:“拉克,看在同为奥术遗民的份上,今天的事不要和领主大人说好吗?”

    拉克法尔一看他就没听进去,更感受到一些东西,笑着摇了摇头:“埃克,我以深渊意志起誓,你想偷偷带领主大恶魔的军团出走投靠纳西的事情,我绝不和领主大人透露半分。”

    说完,拉克法尔转身就离开,埃克莱恩紧紧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目送着他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