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五章 无涯
    “公子,去往淮上迎亲的飞艇队伍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国宾馆外等候。”

    上午的时候,迎亲诸事已经准备完成,拱卫司武士章德大步走到王越身前恭谨的提醒道,蛇余国蒸蒸日上,意味着前途更远大的未来,主君的喜庆章德与有荣焉,脸上却是压不住的欢喜神色。

    王越收回思绪,站起身来,示意织瑶过来为他略整衣冠,道:“那便出发吧。”

    “诺!”与众武士出得国宾馆,五艘飞艇在外等候,却是比往成室一行多了四艘。

    这都是这数月来生产出来的,汲地能够驾驭飞艇的蛇纹武士,也比当时多了二十多个。

    随王越实力的增强,新一批的蛇纹武士蛇纹已经种下,种予了近日对蔡攻势作战中有功的无当军士以及部分尚氏武士,批次中数量比上一批多了很多,蛇纹成型速度也大为提升。

    这个过程将呈现出滚雪球效应,未来总有一日会推行到蛇余国所有国人的一日,到那时,无关信仰、认知,他都将是本世界势之所及下真正的人类之神,当然这却会是许多年后的事了。

    眼前,停靠在国宾馆前的五艘飞艇中,为首的第一艘还是原来的第一艘,是王越为自己打造的座驾,另外四艘则是自正在蔡国边境驻营的无当军中调过来的,上面都装着魔改版的弩炮以及弹药,很明显都是战舰,既为此次迎亲队伍充当护航,也运送迎亲的诸多聘礼。

    王越上到飞艇,五艘飞艇就徐徐升空,自蛇余新城上空横空而过。

    蛇余国人自下方仰望飞艇都能感受到一种安全感,这种可以飞空还能搭载强大武士和强力弩炮出现在任何地点的飞艇巡行天空,却是可以用眼睛看到…保卫蛇余国的强大武力,对所有有异心者则是一种无形的震慑。

    升空飞艇沿着旧日王越统帅淮上联军北上的行程南下。

    站在飞艇观景平台上往下看,王越可见下方依旧在为蛇余国发展、也为自己辛勤建设的国人,又见下方的大地,和北上到达汲地时也有了不同,却是明显的多了一条宽阔的河渠。

    此河渠被王越命名为京杭,既是可用于灌溉,也是北接北方大河,南方欲通淮水的运河,目前正在建设中,西海国那位叛乱的龙太子接过了墨蝰大型基础工程建设的主力重担,每天都按照规划在运河上释放着生命不止、就可恢复永不耗尽的法力。

    河渠一旦打通,北方大河与淮水的水系就可完成相连,淮伯的淮水水脉之力就可与大河水脉完成贯穿,大为改善蛇余国的外向交通,未来往蛇余国的商人,可由水路自溧水上游、淮水上游、淮水下游、东海直至汲地,再经由汲地进入大河,往下可穿尚地至于蔡国再入北海,往上可入象、申、邺、曹至于陈国、成室,再穿过陈国到达雍国以及更上游的妖戎之地,上游者也可顺流而下,往后王越还有意打通荆国境内淮水上游与南方长河的联系,将南北水路彻底畅通。

    在这交通不便利的时代,哪怕在科学昌明的现代依旧在交通运输中占很大比重的一个覆盖南北大地列国的黄金水网,无疑将成为蛇余国以商业、工业剪刀差侵蚀掠夺列国、腾飞发展本国的最强催化剂。

    这里王越又不得不感叹顶级超凡力量所展现出来的生产力。

    想及中国古代时期,隋炀帝接通故渠,修建沟通南北的大运河却是组织了数百万人,不知多少人尸枕于河底淤泥之中,而他奴役龙太子来做这事,却是相对简单的很,进度也是极为喜人。

    飞艇再往西南,终于经过旧日淮上联军大营,再到溧南庄园,王越一路看过这些旧景,才沿着淮水向东方庸国方向去。

    一路不疾不徐,游览风光似的前行,于中午时分到达淮伯自海上进入淮上之地于淮水庸国段确定的驻所…后来为强大神力“神化”出来的淮水神宫段的岸边。

    早就得到通知,淮伯以及五国国君等人早已率人在此等待。

    按照道理,王越迎亲迎的是淮盈,不过淮伯以及五国国君都将参加半月后的婚礼以及当天的蛇余国立国典礼,便都提前借淮伯水道的神力在此集合,准备搭乘王越的飞艇一同北上蛇余新城。

    鸣锣击鼓、丝竹声声、歌舞相印、喜气喧天。

    接下来,中午和晚上所有宾客皆在淮水神宫中用宴,王越在此完成相关迎亲礼仪,一如王越参加的尹阴大夫府上吕里小君子迎亲之宴,只是这一场次更加盛大高端。

    一夕过后,淮水神宫段河岸上响彻《燕燕》的歌声,前来迎亲的飞艇卸下了聘礼诸物,搭载着新人、淮伯、五国国君及随从重新北上返回。回程的路上不经行故地,却是比来时快的多,上午出发不及中午就已出了淮上进入到汲地,淮上其他贵族们未能有随飞艇的待遇,就只能通过淮伯水脉到景国走昔日淮上联军北上的老路了。

    迎亲过后的半月,蛇余国继续在发展的道路上狂飙突进。

    某日下午,王越才自经神位系统整理出的艾泽尔关于多元宇宙记忆中抽神而出,恍然发现后天就是蛇余国立国典礼之时,不由感叹时间流逝之速却也觉庆幸。

    他庆幸自己有机会能走出凡人的生死循环,有资格于时间长河上俯瞰。

    毕竟天门自古浩荡而开,能成就者又有几人?

    只是相较宇宙之浩瀚,他依旧无限渺小,漫长的生命却是另外一个开始。

    不过,庄子之言…人生而有涯而知无涯,如今他终可以无涯而随无涯了。

    立身此处回思,为达今日之就,他途中不知付出了多少,中间又有多少迷惘,也曾自问为此值还是不值,尤其是那段生死大限临近却未知前路之时,但这一切终与所有亲人、朋友一般,终随往事尽去,只留下点滴再惊不起微澜的记忆。

    不意之间,一段信息透过星空结界门户的缝隙跨空而来,却是新艾泽尔将多元宇宙中他所知的各主物质界面、上层界面、下层界面三千年前发生的大事在搜集整理后传了过来。

    王越大略掠过,结合艾泽尔旧日之记忆,一个宏大的多元宇宙图景在他眼前徐徐展开。

    一个星空结界封锁下的“中古世界”,让他短时间从为延命而拼命行险一搏、不知前路几何的修行者,短短时日走出一片全新的天地,如能得到星辰核心还或有机会将本世界整个星系置于掌中,一个绝不下于这个“中古世界”,更加浩瀚,充满着更多神奇、神秘的多元宇宙,又将为他带来什么呢?

    王越只是想想就觉满是期待,心中更升起一股征服一切的壮志豪情。

    往后的道途,或也如昔日,会遭遇挫折,也可能会失去,更存痛苦,前路充满荆棘,但他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