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一章 发生
    “数千年前,人类的足迹多集中于北方大河流域何周边,以部落存在,总人口不足数百万,而现在整个天下地区多数区域都在列国的统治下,天下人口增长了何止数十倍?”

    “各位神主?你们认为天下间人口增长、人类的发展需要哪些必须条件和重要因素呢?”

    王越以神通幻出了一张外层空间对天下列国的俯瞰图,指着大图上的列国就所谓共同发展对三神主问道。

    春主道:“人活于世上须有粮以祭肠胃,有衣以御寒暑,有房以抵雨雪风霜,有药以理疾病,而这一切皆是来自大地,所以我认为天下间人口增长之必须,莫过于生养万物之土地。”

    ”这也是天下间最常见,却最宝贵的东西,古往今来,世间万物之争斗之根源也在于此。”

    “诸君以为如何?”

    “春主之言甚是。”夏主点头道:“便是野兽都知圈占领地,何况人类忽?”

    秋主微微沉思:“春主之言大善,土地乃是人类发展繁衍之必须,不过若仅有土地,人类是绝无可能走到今日之地,顶多只是如自然界中狼群、猴群一般。”

    “诸位之中以老夫之年最长,乃于源主、圣皇之前数千年就已开智,并接触那时更古之人类。”

    “遥想那时之人,无有房舍,只居于山洞之中,无有衣着,仅动物皮毛勉强遮身,捕猎争斗更无器械之说,唯木石可用,一应食物求于游猎、捕鱼,时运好,能多得些猎物方可饱食,一旦时运不济,往往于捕猎中受伤、身死,又或猎物少得,便无法供养更多人口,再逢得天灾,往往只有少数有力量武士、巫师能存活。“

    ”听闻传说,人类恒古以来不知几千、几万年都是如此。“

    ”各位想想看,那时土地皆自无主,那时之人可有同族与他们争夺土地?却为何数千年、数万年乃至更长时日都未能发展起来?而自源主就神,大虞降世界,短短数千年间人类就遍布整个天下?”

    春主若有所思道:“是因为远古之时,天下间有天生神之一等存在,却无得受祭祀而就神位之正神?”

    秋主道:“那时人类因生存艰难而有求于神之一等存在庇护者,但多数神人一等存在对人类并不看重理会,只将他们当成储备圈养之猎物,以强大力量保护他们的同时,多要求定时供上血食、献上血祭,幸起之时,也有凶威滔天毁灭部落者。”

    “当今现存神人灭世、灭国又或勇士英雄联合斩杀凶魔之传说,源头便起于此。”

    “这一切直持续到龙神源主的出现。”

    “龙神源主生而强大,因生于水泽、湖泊、江河、大海,喜好水中猎物多于陆上,食物来源有无尽大海之藏从不缺乏,所以对人类的保护并无任何血食、血祭之要求,顶多因喜好让人献上几头熟猪、熟羊、或熟牛。“

    ”其保护仅出于近似人类驯养宠物的之态,但就是此心已区别其他神类存在,并由此得其所庇护部落之诚心感念,等到有朝一日他领悟到了转化运用感念之妙用,天下间第一位正神就诞生,后铸就与人类以及万物生存息息相关水源之源主神位,并由此得到更强大的真龙之躯。”

    “接下来,源主神位成就后为得到更多的祭祀获得更加强大神力,一方面不惜于他神类相争,夺其圈养之血食而聚于一族之下,以大河流域安置,另一面也想方设法发展壮大人类。”

    “我记得当时人类并不如现今许多家族都有血脉存在,武士之成就多半靠无数次搏杀自行领悟,一个千人部落中强者只有三五人,源主为了改变此现状,乃自体内分出了真龙之血,以之造就了当时他最核心的部落敖氏一族,又命麾下巫祭整理诸部武士各类斗技,于是世间第一次有了神人血脉和武士修行之法,人类也因得到更强大的力量而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同族和获取了更多的猎物而飞速壮大。”

    顿了顿,秋主环看左右,见春主、夏主都对这一番讲古听的入神,蛇余公子王越也频频点头,嘴上露出一丝自得,便继续道:“但新的问题出现了。”

    “人类是强大了,族群也在扩大,可一片区域的猎物,却并不因人类数量增加而增长。”

    听到自己熟悉的东西,春主笑了起来:“那时人类还不会种植和养殖,所以每当族群扩大,就必须分出支脉远走,现在那群中原人口中的南蛮、北狄,其实就是当时四散而出、开枝散叶的族群啊。”

    夏主也笑道:“多亏了这样,方有部落迁徙南临长河,叫有我们铸神之机,不然也得投靠源主麾下就神啊,那么接下来应该是的大虞圣皇降世了吧。”

    秋主道:“不错,接下来就是大虞圣皇降世。”

    “圣皇教会了虞部落建立比学自鸟兽巢更好的木屋,授予了他们自植物上取得线并织成衣物的能力,指导他们进行开垦、种植、养殖,亲手主持冶炼青铜,制造更好的工具,建立起比部落制更强的秩序体系,后来纵然身死,这一切却造福人类至今,圣皇之圣实乃当之无愧。”

    “我认为源主首创的与凡人力量、圣皇建立的秩序和授予凡人的各类让他们能生存的更好技与术为数千年来人类能够扩张至今的另一重重要因素。”

    说道这里,秋主对王越拱了拱手:“刚才公子言共同发展,不知我等两次前来,见汲地之种种新技术可否也教授荆国工匠呢?”春主、夏主心说秋主说了一大堆话,伏笔竟埋在这里,也齐齐拱手相问。

    王越道:“普通技术教授也是无妨,各位神主只管遣人来汲地学习,只要愿在学习期间遵守我蛇余律法者,我都可安排专人对他们教授,当然学费少不了。”

    “另外一些涉及巨大利益、以及凡人战争相关的东西,各位神主还请见谅,本公子须作一些保留。”

    春主、夏主有些失望,但技术这东西,凡人各家族无不视为传家之秘,能得到一部分已经不错,想想也便理解,只是他们却是不知,遣人来汲地学习者,在全新秩序下生活数年,到时候还有多少会回去,回去的很多怕是也无法适应荆国旧秩序,适应者心底也得埋下蛇余国秩序之种。

    秋主却是眼前一亮,王越话语中对涉及巨大利益、凡人战争相关的东西,只是作一些保留,话语中并未完全堵塞道路,当即对王越提出,问有何条件。

    商业技术且不论,未来诸神为执棋者,主导战争者为凡人,若能得到更好的战争器械,譬如不久前淮上联军击溃蔡国大军的神秘弩具,却是可叫荆国在与各方尤其是对陈国的局部战场中得到更多的优势,纵不可能灭了陈国,但今日一厘、明日一毫积少成多的徐徐兼并又有何不可?

    如两国之间有涉及神人一等的大战,未彻底破脸之状况下,荆队若能对陈国强势的话,他们也将获得更高的神域优势,可以从容维持不胜不败之势。

    王越给荆国三神说什么共同发展?套子就设在这里了。

    文明与文明之间,只要不是一方非绝对封闭,向来是高等同化低等,前者叫荆国遣人来学习,只是两方交流渠道中的小处,眼下秋主既要他提条件,王越只叫荆国放开门户的各类隐秘性条件就可托出了。

    他提出荆国只须答应此类条件,蛇余国的弩械以及更好的兵器、铠甲都可放开由荆国购买。

    荆国三神主见无须付出多少利益,就可购买到蛇余国的强大弩械以及更好的兵器、铠甲这类军国重器,甚至门户开放还可得利,自也乐得接受,王越今日目的达成小半,只要荆事实力增强了,不愁荆国三神主掌控下的荆国不出手,尤其是陈国三神主近来动作颇大,统一了国内还在不断对国外用兵。

    随后他还嫌火还不够大,再给他们添了一把油,提出了除却技术外的人口和土地问题。

    其实就是提前锁定确定神威不扩散之约明确之后,蛇余国与淮上五国联盟和荆国的势力范围。

    蛇余国与荆国势力范围协商解决了,荆国和陈国双方之间如何解决呢?那却是与他王越无关,是荆国三神和陈国三神主之间的事了。

    以荆国得他军事援助和现今天下之局势来看,少不得一番争斗。

    此处王越提出,只要荆国支持蛇余国未来吞并越国的主张,则将来荆国无论向北夺取陈盟之国,又或继续西向长河上游扩张,蛇余国皆不作任何干涉。

    荆国三神想了想便作了同意,以王越阵营实力、军事之强,双方能如此和平协商为何不和呢?再说越国也非他们可任由拿捏之国,至少军事上不得胜势,神域不力压破入越国,他们单靠真身也没能力压服越国的那群山鬼,而如今很明显的,淮上和东海这王越相关的势力已涉入了越国。

    之后又寒暄了几句,王越命人拿来纸墨,起草文书,双方各自确定条款,一一留下神力印记,这场私会便自结束。

    夜半,三神走后,王越又将诸事梳理了一番,但觉今日之会种种还算满意。

    不过,就在这时,器械试验场中,太阳神座忽然传出一阵异动。

    他面色微变,派出去追踪三神座分裂导致星空结界漏洞的分身,竟感结界诸多异常处与太阳神座异动同起了反应。

    毫无疑问,一件涉及星空神座、星空结界的大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