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概念
    “各位神主,不知对未来天下大势如何看?”

    国宾馆一间上等客房内,王越身居主位,对来自荆国的三位神主问道。

    也没如何作势,但在三神主眼中,不自然间就是一股无形威严压迫而来,王越这一言背后,却是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神人团体以及麾下不下荆国的神域,一股足以决定天下走势的庞大力量。。

    春主两眼眯成了一双弯月,笑面如花:“若是今日未来蛇余新城,妾身尚还不知公子之势,只道天下大势非是短时间可以明晰的,未来可代成室者可以是陈、也可以是荆、雍以及公子的蛇余国,但在如今看来,天下大势已在公子了。”

    “春主此言甚是,今日之公子就是伐象前的成室,甚至实力还远在成室之上。”夏主在一旁附和道。

    秋主也露出了笑脸,却道:“昔日成王不过一介凡人小王,诸位神主给他脸面才为成天子,今日蛇余公子本身便为神主,麾下神人无数、神域广大,成王何德何能能与公子比肩呢?”

    “哈哈,是极,是极,一介凡人的成王,如何能与公子比肩呢?”夏主飞快纠正了口中的错误,随即朝王越一礼,正色道:“天下自西成破灭、后又经东成天子降格、失威等诸事,礼乐渐坏,以至数百年间,列国纷争、战乱不断,天下诸国,不论大国小国,皆陷其中,而至如今,已经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言其他,仅陈之一国,所谓九匡诸侯之霸业背后,就不知有多少家国兴衰,更不知造成多少黎庶家破人亡,遑论还有他国,正如蔡国六十年前一位大贤丘子所言,礼乐崩坏之世,君不能安其位,臣不能守其家,民不能聊其生,可谓是天下皆苦。”

    “当是此时,以公子今日展露不足冰山一角就可力压天下之能,何不效昔日之成王登高一呼,只须借一个半月之后威不扩散之约确定之机,与众神人会商,为天下上至神人、中至家国、下至黎庶重定礼乐,叫天下列国、海内四方之混沌重归清平?”

    春主接道:“公子若有此心,我荆国必全力支持,以蛇余国马首是瞻。”

    “春主之意,也是老夫之意。”秋主抚须而笑。

    “哈哈。”王越笑了起来,荆国三位神主一唱一和将他抬的这么高,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效昔日成王?昔日成王伐象之会,可是利益协商之会,照顾了伐象一方方方面面利益之会啊。却都是老狐狸,不执于常人情绪、虚荣等种种,能屈就伸,可为大也能就小,眼里实质只认实力和利益,嘴上说得好,什么马首是瞻,若其利益需求不能满足,则必是另外一副脸色。

    笑罢,王越道:“此事说来甚易,行之却难,要知道天下只这么大,世间之利却是有限,我多了你便少了,你我都多了他就少了,此等利益之争,很难做到各家都满意。”

    “更何况世间总有野心勃勃之辈,岂会为所谓礼乐约束,世间礼乐正是为此等野心者所崩坏。”

    “几位神主,对于此类存在,又如何看待呢?”

    秋主冷声道:“此类不受礼乐约束者,当使天下共讨之,伐之如伐象。”夏主道:“伐其国、灭其家、夺其神域,世间少却一大国,而天下列国皆得其利,此是为两全其美。”

    王越点了点头,似有意动,三神主各自注目,沉思片刻,却道:“各位神主对天下大势之断,确实有其道理,但本公子却有些不同看法。”

    “哦?”春主面露疑惑。

    王越继续道:“各位,若我王越欲夺三位之神域,三位将待如何?”

    荆国三神主面色大变,不等他们回话,王越便道:“凡人有言,夺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乃不共戴天之仇,此中财路为凡人之大利,于神人眼中恰如神域与祭祀,我若欲夺三位之神域,三位神主怕是不惜一切代价,都会与本公子战斗到底吧。”

    “可本公子势大,诸位能为有限,战之不胜又当如何?”

    顿了顿,王越叹道:“必然是大发神威,以蛇余国神域中凡人之性命以为挟啊。”

    三神主皆默然,王越之言,却是必然的。

    他们可不是淮伯那等软弱可欺之辈。

    “三位都会如此,陈国天、日、月三神主又当如何?”

    “几位可曾见过三位神主神座联合之威能?可有击破之法?”

    春主不觉间眉头就皱了起来,他们三位神主与陈国三神主的恩怨与争,可不是近数百年间的陈、荆之争,早在大虞、大象就有了,体现在那时却是中原与南蛮之争。

    这般争斗了数千年,他们对陈国三神主的能为自是有着足够的了解。

    片刻后,秋主道:“陈国三神主之神座源于昔日大虞圣皇之星辰神座,只因昔日圣皇与源主之争才一分为三,威能也是大减,但既能分,却也能合,只因三神主并非一心,各有私念,是以数千年来从未聚合,但事急从权,必要时,三神座也有两相为合之实,展现之威能…却是无神可破啊,天、日、月三主也是由此,牢牢占据中原这等天下最繁华的腹心之地为神域。”

    王越点头道:“昔日成天子伐象之时势,与今日之最大不同就是象国背后没有神人支撑,或者说,曾经有,天、日、月三主就是,可是却为不尊神权的象天子给推到对立面上去了,再往前象国缘何能伐大虞?根本却在于天、日、月三主站于其后。但饶是如此,成室伐象一役中,象国仅比较难缠一商龙君,却几将天下神主闹了个灰头土脸,以至于最后不得不妥协,存了象国之社稷遗留至今?”

    秋主想了想:“事情诚如公子所言。”

    夏主疑惑道:“事情若此,公子眼中天下大势又为如何呢?”

    王越道:“当今之世,神人实力不够强大、无存身避劫之法,又或领域为他神克制太大,偏偏还涉入天下大势者,如不寻一方势力投之,则不是陨落就是为人降服。”

    “基于此等状况,天下自然会形成数个强大的神人之盟,譬如以陈国三位天神、以荆国三位神主之盟以及本公子为首之神盟,此便是未来天下之三大神盟,而神盟与神盟之间,互相有着神威制约,未避免发生所有神不希望看到之事,是以纵有强弱之分,却也难相互奈何。”

    春主道:“这就是公子提倡的神威不扩散之约了。”

    王越道:“不错,但此约非是我首倡。”

    “早在之前数千年里,此约便已为诸神心中认可之潜在规则,我只是将它提至明面上罢了。”

    “此约既定,则未来之天下,神与神之间大争已可免去,只剩下诸神盟麾下神域列国之间的局部冲突,列国之纷争也自是被约束在一个适度的范围。”

    “其实,将神威不扩散之约明面化,叫天下神人认可,便已是为天下重厘礼乐,天下之势也将由纷争不断,转而为和平与发展。”

    “局部冲突?”“适度的范围?”“和平与发展?”

    王越一连串的新概念砸出来,荆国三位神主几乎应接不暇,但只稍稍深思,皆知事情确如王越所言。

    未来若不会有大的战争,天下当然是和平啦,和平意味着诸神神域几固定下来,不再会有大的增减变化,顶多是局部冲突中你赢我一毫,你取我一厘,真正的大头还是靠各自发展。

    “那今日公子邀我等私会到底是所为何事呢?”

    王越笑道:“当然是与各位商议未来之共同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