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万全
    人在不同的时候,基于不同的现状,不同的思维状态,想法是不同的。

    可以说,每时每刻,人的想法都在不断的变化和调整。

    早在王越到达本世界时,那时候他的力量极为弱小,又见得大夫们的武力、势力不过如此,对这个世界想的是尽快组建自己的势力,然后征伐天下,自大夫、武士们手中夺取宝贵的修炼知识。

    在那时候,对于征伐天下这回事,需要借助麾下庞大势力的想法,来源于他当时相对弱小的个人武力以及发展到火星时代地球文明各国政权在对修行者不仅不落下风还隐隐有所压制的固有思维。

    而至如今,时移势转。

    随着修为、武力、神通的恢复,甚至比过往变得更强,对这个世界更多的了解,王越发现文明对神级生物的压制只能在地球那种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文明世界存在,只要是那种文明程度以下,作为个体能触及到核、空间、维度以及种种力量领域的神级生物、神人,单纯个体就能压制、主导、带动整个文明发展向前。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神人就是本世界最高生产力、破坏力。

    在现下这个时期,神人、神级生物的存在主导整个世界也就理所当然了。

    如此一来,要规制天下,只须能规制天下的最上层建筑、能真切决定一国、一方势力的神就足够了。

    地主、冬主、四海龙君等和其势力的融入,就建立在这之上。

    有着这个认知,王越的想法当然与最初有天差地别。

    而荆国三位神主之前庆幸的事,也就是他未借此会对他们行武力收服的事,王越也未尝没有考虑过。

    只是因为对三神主神力、领域的愈发了解,再加上其他更重要的考量,王越最终选择了放弃。

    荆国三位神主,能与陈国天、日、月三神主以及麾下从神对抗多年,可都是有着真本事的。

    春主本身战斗力强大不说,其本体出行在外时,多半不知在很多地方藏了多少颗种子,即便本体损毁,种子也可借阳光、大地或森林发芽重生,又或以种子形态潜而不发,等待危机尽去再行重生。

    她藏下的种子不除尽,就永远不会消亡。

    夏主风火神力也有空间奥妙。

    这点当日王越对山海君动手时以其神力催生的武士就展现过存身火焰、火焰跳跃的能力,此能力延展到高深处,可于不知何处藏下几团本命真火进行标记,关键时刻就可施出一记火焰传送,不论身在何方直接给回传至本命真火,以之保命效用非凡,将本命真火多撒几处于敌境,来回跳跃、骚扰破坏也利害之极。

    秋主没有空间能力,但神力与金属结合,状态类《神鬼传奇》中死神祭司伊莫顿的沙化身躯,寻常攻击对他根本就无效,自精神层面想要打击他,他纵身处神域之外,汇集于身未能转化的认知力量,也可为其护神,神域不毁此护神力量不竭,而能力可比那伊莫顿更加强大变态,破坏力更不消说,以杀伐著称、肃杀万物可不是说说的。

    此三神在其荆国神域不毁的情况下,王越以新领悟的法界之力都休想拿下。

    法界镇压扯到根本上还是双方神域的对抗,在不具备绝对优势是压不住的人的,只能用来欺负那些只具真身无有神域的普通神人,要压拥有几占据天下南方荆国神域的三神主却是不能够。

    拿不下、压不住…哪怕就是能拿住一位又如何?

    真彻底撕破脸的后果就是互摧神域,最后谁也讨不了好,那却非是王越希望看到的。

    再说此举一旦做出,对王越的个人信誉也是一种大损害。

    由此,借年会对荆国三神主动手是不可取的。

    王越更重要的另一重考量是对陈国三位神主的计划和布局。

    去过了本世界星系外围,见识到了那超过十万颗的星辰以及其力量,王越哪还不明白,本世界若无他的出现,未来或极可能掌握在天、日、月三神主手中。

    他们的神座联合起来就是本世界星空结界极关键的一个环节啊…威能无穷到其他神不可抗逆,他们如消弭分歧、联合起来驾驭星辰,三神座合一的话,能够发挥出的力量,绝对比昔日那位大虞圣皇强大的多,更可掌握星空结界的大门,或许能借此触及整个星空结界的权限都说不定。

    当然,他的到来,尤其是前段时间自日主手中夺了太阳神座,三神座是休想在陈国三位神主手中联合为一了,但天主、月主双神座的联合已经够厉害。

    上回日主自太空归来,天主和月主神座的联合可是面对恩利尔整个巴伦神系都没落下风。

    对此王越也无正面将其击溃的能力,所以未来他就不能与陈国三位神主正面撕逼。

    当然如能寻或制造出两神座分开的机会,他也不吝惜出手,拿下神座,让三神座在自己手中合一,而在不能正面对抗的情况下,想要制造出这样的机会的话,王越想来想去,就是多面围攻,叫其被迫分阵。

    当前雍国的局,他之前就已忽悠了山海君去布。

    现在就是轮到荆国了。

    他这一方嘛,躲在幕后煽风点火就好。

    这样到时候陈、雍、荆三国神级力量即便彻底撕破脸,火也烧不到他的身上,同时他也可借神威不扩散之约携全天下神去多搞几次四国峰会什么的调解。

    与此布局附带的,当然还须有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多角度的手段对蛇余国外其他所有的侵蚀、渗透,以及对雍、荆两国的在军事技术援助。

    以上就是王越构思,再由神位推演出对陈国三神的计划和完整布局。

    以之行事,未来不长的某一天蛇余国秩序的影响力也必定如灯塔般辐射天下列国,即便天主和月主两大神座坚持不分开,不给他机会,他也终将有直接动用神力镇压他们的威能,此可谓奇正相合的万全之策。

    带着这对陈国三神主的万全考量,在晚宴过后,王越在国宾馆单独准备了一个房间,命章德将三位神主请了过来。

    同一时刻,尚地北部的一片树林。

    一只乌鸦在树林上空不断盘旋着。

    鸟躯不是很大,但随他一对漆黑羽翼的扇动,却向下方释放着难以想象的威压,树林中所有的生物都在威压中颤栗着,而实质上这威压,仅是它心神外放感知自然散逸出来的威能。

    这是属于超脱于凡物…神一级存在才拥有的威能,而释放着这股威能的乌鸦,除了他自己,任谁都无法想象,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只是只普通的乌鸦,甚至连精怪都不是。

    可在短短的时间里,他就到达了如今的地步。

    这是一只幸运的乌鸦,乌鸦也相信造就自己的幸运,以及指引着他走向幸运那股身体本能的感觉。

    在幸运的铸就神祗真身,从普通生物一跃成为神级生物后,他就继承来的知识、记忆决定往尚地寻求铸就神位的机会,而到达尚地之后,他总觉得尚地可能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于是跟着感觉到达了这片树林上空,可是到达之后他并未发现有任何奇怪的事,接连许多天,无论他如何寻找、探索也找不到此地有任何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期间他有心离开,可只要一飞出这片树林,他就觉好像失去了极重要的东西。

    这件东西的重要性甚至还要超过不久前那次封神的机缘。

    不能离开,继续寻找,寻找不到就继续等待。

    乌鸦就这样在这片树林里留了下来,每天都在期待着可能发生的…不同寻常的事。

    直到今天,年节之交,冬春转换之季。

    冥冥中那种感觉是越发强烈了。

    事情就要发生了。

    乌鸦猛的收回了感知,落在了林间最高的树梢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