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法界
    山海君一声爆喝犹如雷霆炸响,瞬时整个林海都在滚雷中掀起一阵风暴,好像一只无形大手卷动绿浪翻腾,上空之天象也为之变化,乌云凭空生成遮天蔽日的压将下来,整个大地都似要陷入一片完全的黑暗。

    黑暗中又好像有什么极恐怖的东西在酝酿,偶尔泄出一线金色如蛇飞窜。

    那竟是超越电浆之液态凝为实质的电蛇,或许论及力量总量比不上天主的雷霆神座,但单体杀伤力犹有过之,隐有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之象。

    林海上空,乌云与雷霆之下。

    一个青衣白袍的年轻公子凭虚御风负手而立。

    看着上空公子形象,蔡荡并不陌生,陡深吸了一口气,道:“来人是蛇余公子。”

    “蛇余公子。”山海君冷笑连连:“本君未曾找他,他竟往本君山海神域中自投罗网。”

    说罢,他抬手凌空一抓,天地都在一抓中动摇,已然化身天穹的滚滚乌云,犹如天塌地陷般往下一压,无穷伟力在王越头顶汇成一道黑柱锵锵的碾下来。

    这一碾力量至刚至强,黑柱中更有无穷黑风乱舞搅动,云中数百上千金蛇游走朝下汇集。

    山海君完全有把握,纵是昔日有着晶曜天蜈身的地主都无法抵挡。

    蛇余公子王越,你往本君神域中来,真是自寻死路。

    就在这时,年轻公子动了。

    王越弹指成剑,陡然身上升起一股难以想象的浩大。

    军心战意冲击!军道之剑!

    下一刻,倾覆下来的天穹,就好像一张脆弱不堪的纸张,被一把大剪刀狠狠剪了一下。

    撕拉一声,整个被撕裂开来。

    “怎么可能?”山海君露出极度惊悚的神色。

    如一场幻梦遭遇梦醒的真实,他借神域力量施展出的风、云、金雷之力已经烟消云散。

    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神域也随之被撕扯支离破碎。

    刚才他还满以为杀手之下,蛇余公子自寻死路,仅一个恍惚过后,他依仗的神域就已不存,迎着上方俯视下来的目光,山海君只觉如一道利剑劈下,自己仿佛身心都全无遮挡。

    奇怪的是,在这之后,王越并未乘胜追击。

    一切骤然安静下来。

    安静,安静的可怕。

    林海中呼啸的山风。

    飞鸟的鸣叫,地下的虫鸣。

    就连这些日常时刻可闻的声音都消失了。

    天色也莫名的变得阴暗。

    不是之前乌云遮蔽天穹的暗,却是整个世界由一件光鲜的衣服骤然被洗的褪了色。

    这种感觉,无比的诡异。

    “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感受到这诡异,还有一股莫名的压抑。

    山海君看向一旁,想与蔡荡商量两句,却发现蔡荡已不在身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能的他将感知放出去。

    借助自身与伥鬼的维系,意志朝蔡荡以及他的其他伥鬼、祭祀、神域探查。

    却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在冲击、阻挡、削弱。

    虽还能感受,却无法投射出去。

    等等,山海君脸上一滞。

    他感受到了蔡荡的感知和视野。

    蔡荡还在林海中央?但在蔡荡的视野中,却看不到自己?就好像他看不到蔡荡?

    两人在刚才那变化的瞬间,似已经处在两个相同的世界?

    不?两个世界有所不同,蔡荡眼睛看到的…身体感知的世界是正常的,他看到的世界却是褪了色的。

    这必定是那蛇余公子施了什么诡异法术、神通?

    猛然,他的身体本能打了个颤栗。

    山海君紧张的看向周围,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无比的强大、无处不在的恶意。

    这股恶意,来自天地间。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完全被孤立,在这片天地就是个错误,整个世界都在放出强烈的否定意志。

    到底是怎么回事?

    “吼。”他大叫一声,试图引动山海神域的力量,但在这片天地中,根本无半分神力回应。

    不仅如此,他平日里无比巨大的吼叫声,才一出体似乎就遭到削弱。

    原本声波能传遍整个林海,现在才离身体不到百丈就被湮灭了。

    这个诡异的世界,竟还压制、湮灭我的力量?

    山海君大吃一惊,却又感知到之前试图引动神域的力量并未徒劳无功。

    神域的力量还有自其他神域流转过来的力量,被他刚才一引已经全面动了起来。

    神力正顺着神力向他汇集,但隔着他感知与意志的力量却如一层坚硬的膜将之阻挡,现在他神位带来的神力,正在源源不断的向那层膜发起冲击,只有冲破那层膜他才可得到自身神域、神力的加持,可是那层膜无比的坚硬,神力的不断消耗竟不能冲击它动摇半分。

    那层膜给他的感觉?

    赫然也是神力?

    谁的神力?毫无疑问是蛇余公子王越的神力。

    意识到这点,山海君感知更细化几分。

    顿感受到无时无刻不在的,神力与神力、神域与神域之间的对抗。

    只是,他的神域、神力都处于绝对的下风。

    却也是,他的神域才扩张不久,怎比得上王越?不明白王越神通的奥妙,他的神力不仅在与王越的神通对抗,却还在与现实力量、规则对抗。

    “该死的家伙,我该怎么办?”

    “这难道是传说中神域最核心处为无比强大神力自然造就的神宫秘境?但却又不像?”

    山海君也活了千多年,经历也称得上丰富,可在这时竟全无办法。

    实在想不出办法,他只得硬来。

    大吼一声,展开山君之体、白虎真身。

    却是一头身长三十丈的白色猛虎,浑身都散发着银白色的流光。

    形象好不威武。

    但这威武在诡异的情形下似乎全无用处。

    他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

    化出真形后,山海君略微沉吟,身上金气就全力运转起来。

    恶意在哪,敌人就在哪,恶意是这片诡异的天地,敌人就是整个有神力造就的天地。

    “给我破。”虎啸人言,身上流转着的…银白色的光,化出一道丈许光柱,如光炮朝前方猛轰,但见光柱过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所有阻挡的树木树干都在刹那间仿佛被蒸发、泯灭于无形。

    大地犹如被巨神挥出的神剑掠过。

    这片山海君无比熟悉的林海,在光柱过后竟已被生生划开两半。

    隐于暗处的王越微吃了一惊,山海君真身这一击竟比之日主的神雷火还要厉害的多。

    不过再如何厉害,既无超越他的神位神力,又不明白他神通根本以对阵下药,想要打破他这片由神位神域力量以维度观展开的神通…阴阳法界哪有那么容易。

    在维度观中,所谓阴阳法界中阴即心灵维度,也就是精神界面,阳就是现实物质空间维度。

    常人的精神的心灵维度,对现实无任何影响能力。

    唯独超凡者能将心灵维度的力量延伸至现实,实现出种种超凡效应,更有达于神境者能将常人心灵维度的本源驱动认知力量转化为神力自用,继而贯穿虚实实现更伟大可称为神迹的超凡现象。

    若将现实世界比作二位平面一张纸,超凡之实现就是心灵维度与现实维度彻底重叠,精神认知之神力或与现实力量对抗、或顺应现实规则改变现实。

    眼下王越的做法,却非将心灵维度与现实完全叠加,而是在现实平面上接触性覆盖。

    一张纸原有平面上多了一层无形的薄膜后是怎样的情况?

    无形的薄膜以其无形之性,于有形世界看似无任何之改变,实际上却多出一层介于有形与无形的世界,以现实有形真实之阳为基,以精神无形虚幻之阴为延展的阴阳法界。

    以另一个易于理解的说法来说就是原本二维的平面世界因王越心灵维度的覆盖而有了厚度。

    这是一种升维现象,阴阳法界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王越在现实基础上展开的部分为其控制的分叉空间。

    现在蔡荡就处在现实的阳界。

    山海君却是为王越单独扯入了这片被他命名为阴阳法界的分叉空间。

    法界内,山海君一击过后。

    如果是现实世界,如此毁灭一击过后余波必然深远。

    但在法界内,余波就如山海君先前的吼声,没能延展开就被轻易消弭无形。

    随之山海君发现,他神通造成的破坏,竟如时光倒流般在复原修复。

    很快,他悲催的发现,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他并未气馁。

    在刚才这一击中,他隐约感受到了自内而外对那层薄膜的冲击,这冲击因为集中又是自内而外比起神力自外而内的发散冲击还强。

    “还有希望。”

    山海君平下心来,力量在体内、体外徐徐聚集。

    他运用了人类超阶武士蓄力之技法。

    两倍、三倍、四倍…十倍…二十倍…三十倍…积蓄的力量很快到达了四十九倍。

    四十九倍本身力量打击刚才同一位置,再有外界的神力竭力集中冲击同一处膜。

    山海君酝酿的这一击,隐约已有局部破碎这片远比现实脆弱空间之势。

    下一刻,一道比先前粗大十倍、凝练五倍、速度更快、力量更强的白光…携着泯灭一切的威能轰了出去,山海君满怀希望,不管这是神宫、秘境还是其他什么神通,破开和挣脱就在眼前了。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出去就立马冲向汲地…的大城。

    眼下的局势他与王越无论是拼神力、拼神力、拼神通都处于绝对之下风,神与神之间的较量在此等情况下唯有拼命赌上对方不敢自己地盘上开启神威毁灭方能以战促和,而后只要能够度过此难关,以他神域神力扩展之能,只消过得一至数年,他就可再不惧王越,甚至还可超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