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时运
    只听中年人苦笑道:“伯叔者,父之长兄。”

    “不瞒君上,我之身份,便是当今蔡国国君之伯叔。”

    白衣秀士顿时恍然,已想起一个人来,道:“你便是昔日之公子荡”

    “不错,我就是昔日的公子荡。”中年人点了点头。

    知道他是公子荡,白衣秀士就明白大半了。

    这公子荡在数十年前可是个大名人。

    他山海君虽居于山间林海,但也有白山君之志,只是未成山君之体、羽翼不丰难以飞腾,不得不于山中潜伏爪牙,是以虽居于山间林海,却从未与世隔绝,对蔡国闹的沸沸扬扬公子荡一事颇有些了解。

    公子荡的出身,正如他之所言,乃是当今蔡国国君之伯叔,蔡国上代国君之兄长。

    按照这个时代天下列国的承国惯例,国君新旧承继为求稳定多以立长为准。

    公子荡就是蔡国上上一代的长公子。

    既是长公子,他缘何未能继承蔡国国君之位呢?

    事情出在他母亲身上,他的母亲身份仅为当时蔡国王后之陪嫁滕妾。

    也就是说他这个长子颇有些水分,却是庶长子而非嫡长子。

    既非嫡长子,国君之位自与他无缘。

    但离奇的命运却将他送上了蔡国太子之位,叫他离蔡国国君只有一步之遥。

    蔡国国君与王后大婚四年王后都未曾有孕,请得蔡国最有名的术士、巫师诊断,得出的结论是王后无育后之能,说白了就是正宫无生育能力,根本不可能诞出继位之嫡长子。

    碰上这种情况怎么办?王后选择了认养庶长子为子,于是公子荡以庶长子堂而皇之的变成了嫡长子,蔡国国君立他为太子并为他改名为荡,寄以荡平天下之志。

    公子荡也不负君望,自小聪明伶俐允文允武。

    他十二岁之龄便已入步上位武士,更通国内各类巫术,天文、地理、文章、礼乐等竟无一不精。

    如果事情按照此等状况继续发展下去,公子荡必为蔡国一代名君。

    可是接下来事情却发生了变化。

    一日王后往神庙祭祀地主,竟得地主赐福引发神迹。

    神迹过后,困扰王后多年,早已不抱希望的不孕之症竟为地主治好。

    很快,王后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公子荡的问题来了。

    他的太子之位乃是王后无子认养得来,如今真正的嫡长子即将出生他的位置就很尴尬了。

    时年恰逢蔡陈争霸,为了在于陈国的争锋中,取得更大的优势,蔡国积极与陈国敌对之国结盟。

    本世界的结盟,维系关系往往有数种。

    一是采取联姻,二者就是谴国内公子往赴他国为质子。

    蔡雍之盟选择了后者…谴公子为质。

    通常而言,结盟各国谴子公为质之事,多半会选一个相对不甚重要之公子,但蔡雍之盟蔡国显示了十二分的诚意,竟将一国太子遣去雍国为质。

    此事前所未有,在当年曾闹的沸沸扬扬。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蔡国国君及王后对他的处置手段。

    公子荡是如此离开了蔡国,至此几被蔡国遗忘,在雍国一呆就是数十年。

    直到与他有君位之争的上代国君崩,现今国君继位家国稳固,近来又恰逢着蔡国接连败势实在需要人才,蔡国公室方才终于想到公室中还有一位十二即步入上位的公子荡,方将他自雍国迎回。

    可是为蔡国迎回的公子荡缘何沦落至现今之地步呢?

    公子荡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原来他近数十年在雍国却也不是白呆的,除了学识、武力、术法较之昔日更进一步俨然达至凡人之顶峰外,更于雍国机缘巧合中发现了雍国的一件事关雍国底蕴之大秘密。

    雍国之祖神不知为何竟是非同一般,远比天下间任何一大国公室之祖神强大的多。

    他本是天资极高之辈,很快就通过多方面探访,明白了事情秘密之根源所在,隐约看到了一条鬼神借祖灵铸神以通达神灵的道路,哪怕似乎不那么完美,却也是不朽之道路。

    有见于这条更高的道路,什么国君之位对他而言都算不了什么了,往后他都沉浸在对此的研究中,研究鬼神与祖灵之结合,暗中窥视雍广王的存在奥秘,穷数十年之功终有所成。

    此次他为蔡国公室迎回蔡国,见得国家社稷之危,便将多年成果拿了出来。

    这既是为蔡国增加底蕴,也想有心借此而登神。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蔡国公室一番配合准备之后,事情进行到最关键时刻出了事。

    当时公室之大祭已经开始,他之阴神已然出体即将与祖神即将融合,只待成为祖神之掌控者并借机对祖神神位进一步演化化身类似雍国广王那般存在。

    可蔡国上代国君却忽以鬼神之形象忽然现身当场,结果在公室背后一击之下他公子荡数十年之功尽与人做了嫁衣。

    也亏他见机得早,舍去肉身不要强自阴神脱逃方侥幸能以一缕残魂苟活于世。

    说起这些事,公子荡都是唏嘘不已,只道时也运也。

    他的那个弟弟,命运委实太好。

    一出生就夺了原本属于他的蔡国国君之未来。

    这回又夺了他铸神之机缘。

    而他公子荡,空有一番能为,只落的此等下场。

    如果不是碰上了山海君,没有祭祀香火的阴神,或许连残魂都无法保留而烟消云散,更不用说什么报仇了。

    听了公子荡之事,山海君叹道:“先生无须自悲时运不济。”

    “我曾听一贤人有言,时运便如大海之波涛之起伏,并不会一直落下,先生一番死力逃生后遇上本君,如今不正是运势自落而起么,未来之前景比之一介不完全之血脉祖神广大何止百倍?”又保证道:“先生也且放心,只要先生全心为本君效力,将来时机成熟,本君必叫先生一泻心头之恨。”

    “蔡荡多谢君上。”中年人改回原名躬行大礼。

    山海君连忙搀住,正待说上几句君臣相得之语,面色却忽然大变,抬头看着天上,厉声大喝:“你是什么人,竟敢窥视本君山海神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