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六章 谁谋
    汲地象交界,汲西邑北面之地,有着一片高山。

    这片高山却非是寻常小山,却是山与山连、起伏山脉之一段。

    整个山脉自高空看去就如一条巨龙自陈国方向飞腾而来,横跨数个小国终于在此地蜿蜒北去,转折之处恰是起伏山岳中一处处高点。

    在这个时代,生产力不发达,人口也不密集。

    尤其是在陈国外的广大土地上,大地之上有着广袤的山林未经开发。

    寻常山林都未开发,就不用说更深、更高的山岳了。

    因此,在这片群山之中,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类的足迹。

    不知多少万年未有人打扰的山上,三五个人方能合抱的千年古木都算年轻,往内里处比这更高大数倍的林木都不稀奇,这些林木在大地上自由的生长,却又无声无息的展开着无声却又无比残酷的生存竞争,枝叶肆意的撑开、挤压争夺着每一缕阳光,以至于棵棵林木的树冠将天空遮挡的仿佛连风都透不过,如有人在高空俯瞰,能见的唯有一片这样为绿色填充的林海,偶有大风卷过,大树的枝叶就如波涛般汹涌起伏。

    在海洋的下方,则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偶尔有一缕阳光能射落大地,就可见树木如一条条巨蟒虬结一起裸露在外的根系,在地下树木之间的生存竞争更加激烈,无比密集的根系几乎覆盖填满了整个地面,唯有一些有着明显岩石凸起之处方才空出,唯有大地身处植物根系才稍稍稀疏。

    在这样的林海里,弱小的植物如灌木、杂草之流,既得不到上层的阳光,也无法或许下方的营养,根本没有任何存活的余地,那些寄生在林木上的藤蔓却在此如鱼得水,如无数条蛇般盘旋在每一棵可以依附大树上,在这林海之下编织出一张细密的网络,还有一些菌类神奇的长在树干、树根上。

    由于没有小灌木、杂草,很多靠小灌木、杂草为生的生物如兔子、鹿之类的也自无法生存。

    倒是虫、松鼠、鸟之类围绕树木为生的小东西,却有着广阔的生存空间。

    它们也养活了大量以之为食的蛇、蟒、山猫、猞猁、猴、猿等生物。

    在这里林木是如此稠密,以之为基础延展开的生物圈也自格外繁盛。

    甚至无论动植物其实都有些繁盛的不对劲。

    正所谓,深山大泽,必有龙蛇。

    此言中龙蛇乃是指代,实指的那些人类未涉及的区域,自然造就而出的奇迹般的生命,而于这个超凡力量繁盛之世,这样的大山身处,恰是精、怪、妖、魔存在之地。

    “普通凡人绝想不到,在这片林海中究竟存在着多少开了灵智的精怪。”

    蔡田足尖点在一片一棵树枝上,轻轻一弹身形就在数十丈开外,以极高的速度脱离着这片林海,脑中回想着来时惊动林海…引得海洋沸腾…无数划分了的地盘的精怪自海下涌出的情景,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精怪这种存在过往他也不是没见过,蔡国的山林中也有,但都是各自占山为王,盘踞在大山深处,往往很大片的深山老林才有一两个精怪存在,可是这里…简直是成百上千。

    山海君…两百年前蔡国大军入汲地记载只是个昔日白山君血脉的超阶虎类精怪,过往蔡田只道这等虎怪也敢称君?但只来过这片山林海洋他就知昔日白山君缘何有山君之称,身为这片山海之君王也确有足够资格称君。

    如今在他携大蔡祖神之意志、神力前来相助后成就山君之体、铸就神位君之一号更是名副其实。

    蔡田回头看了看山海中心,以山海君承袭白山君神脉之神位,更有蔡国一国之力鼎力相助传播,不久后山海君也将一如昔日白山君在加入成室帐下般成为天下有数强大天神。

    天下间未有祖神之宗族,谁能抗拒自家祖灵被点化成祖神、家族底蕴大增之诱惑呢?

    到那时…蔡国也可自危局中彻底解脱出来吧。

    甚至,不仅自危局中解脱,更进一步也未尝不可。

    山海君能成就山君之体,实是得了大蔡祖神之点化。

    正如山海君点化祖灵化为祖神,这些祖神皆在山海君神域领域掌控之下,山海君之神位却是大蔡祖神之从属之神,山海君的神域、神力,归根到底也是大蔡祖神的。

    如此,只要想想天下列国遍地皆是为大蔡祖神神域、神力约束,构成社会主体力量的宗族势力,每个稍强盛的宗族都有超阶底蕴,强大者甚至有神级底蕴,那将是个怎样美好的场景?

    汲地的蛇余公子?尚地的地主?

    蔡田冷笑着,便且让你们得意一时。

    只等时机成熟,蔡国大军与宗族势力一起发难。

    能笑至最后者,终究还是我大蔡啊。

    山岳林海中心,蔡田离去之时,一位白衣秀士正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前。

    身前大石呈现方正之形,石上有刀剑划出纵横十九道。

    黑白两色之石均匀分部在纵横交接点上。

    在白衣秀士对面,一个身形似虚又实如风镰般存在的中年人一身博冠峨带、大修迎风跪坐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随手自一旁捏起一枚白棋轻轻按在盘上。

    白衣秀士顿时眉头一皱,只见此白棋一落边角出一条黑龙已然由生转死,彻底失却了活路,道:“伯叔先生圣皇弈术高超,这一局却是本君输了。”

    执白棋者面上却无自得,淡淡道:“棋乃小道也。”

    “君上虽输于棋,却赢得了天下宗族乃至所属势力之祭,这才是天下之大道。”

    白衣秀士欣喜朝中年人一个拱手:“却是幸得先生之助。”

    “只是本君有一事不明,还请先生解惑。”

    “君上大抵是见我相貌与蔡使有相似处,又深明大蔡祖神之绝密,应出于大蔡公室,是以不明一位大蔡公室出身者死后神魂未归祖神之地,反成一缕孤魂鬼神更助君上谋划反伤大蔡公室乃至祖神之大利吧。”

    白衣秀士点头道:“先生实乃本君所见之人中最为上智者。”

    中年人稍稍沉思,道:“有幸托庇于君上麾下苟活,更得君上看重而相,伯叔自当为君上解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