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四章 麻烦
    王越才自西海回来不久,拱卫司负责国内事宜的武士首领黑潮就寻了过来,言有关系到蛇余国安危之要事禀报,于是就有了眼下这一幕。

    影像在继续播放,黑潮低头不时抬眼打量王越面上神情。

    既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怒,半分表情都没有,头不由低的更深了。

    “公子,这是现在发生在汲邑城北徐家庄园之事,因事涉山海君已超过拱卫司应对之能,又惧怕打草惊蛇是故虽经发现却未对徐家以及参与此事一党者动手。”

    “白山君第三子,山海君虎衢。”

    王越心想着白山君之名,似乎就在数月前,暨南城中就见过一位白山君之血脉者,却是死在他手中。

    不想今日更有白山君直裔一位成就山君之体者跳了出来。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山海君的山君之体及领域有何能为,当可于白山君身上找寻。

    王越脑中浮现出成室藏室中的成象史部。

    关乎成伐象之战中,就有这位白山君的记载,不过记载仅寥寥数语,但这却不是问题,历史记载是不全,他麾下却有几位参与伐象的当事人。

    便以网络传信地主、冬主令其将白山君相关资料传过来。

    网络的便利就在于信息的高效畅通。

    不过是瞬息之间,地主、冬主就将各自对白山君的观感以及部分相关资料信息传于王越脑中。

    一番比对,综合信息,白山君的存在脉络就出来了。

    白山君大约是千五百年前一头成为精怪的白虎步入神级成就白虎真身后得人之祭而为神者。

    其神域恰在今蔡南、淮北以及申西、象南之地,因虎类精怪特有的捕捉驾驭伥鬼之能在化为神之领域后有着点灵化鬼之能可将宗族祖灵化为类祖神存在,能大为提升一族一宗之底蕴,是故证神之后神域神力扩张极快,在接下来短短数百年间已是东方有名的大神,神名实不在当时岱岳山神也就是当今地主之下。

    大象王朝末年,象天子有剪灭诸侯、一统天下、铸就中央集权帝国王朝之心,对内实行削藩之策,引起诸侯不住反抗,但象国武力强大轻易镇压,对外西却妖戎、北退北狄、南击南蛮大军过处简直是战无不胜。

    当时妖戎妖神、狄人狄神,南方现今荆国的三天神都亲往象都觐见过象天子。

    如此赫赫武功之下,象天子开始了导致象国灭亡的征伐东夷之役。

    白山君神域恰包含部分东夷版图,且偏向东简直是首当其冲,于象天子伐东夷战中简直损失惨重。

    之后象天子倾力伐东夷战役持续了数年,东夷虽节节败退但存人失地,却借当时蛮荒未开发的地利拉长战线奇迹般的支撑了下来,拖的象国后方国力渐难以支撑,内部贵族、各地大夫、诸侯本就因象天子之法大为损失,随国力衰退损失就更大,前方将士于战争中一直不仅得不到胜利获取战争红利,反在常年战事中遭受死伤,又看不到彻底战胜之希望也渐无战心。

    如此国内、国外人皆思定、思安之时,象天子却知大象国力衰退,国力远在大象之下的东夷就更加没法打下去,只要继续坚持或许只要数月东夷就当败亡。

    有此考量象天子摈弃众意,将战事延续了下去,却不知此为大象诸般内外矛盾的凝聚平衡点。

    当象天子一意继续东征的意思传回国内,大象王朝的局势彻底被引爆。

    成国大会诸侯、协西戎、北狄、南蛮并东夷合攻伐象。

    在这一时期,白山君作为反象势力,也汇集于西成帐下,并且神域和神力在此时达到了巅峰。

    白山君在最初时一直都是居于东方一隅,神域南方是淮伯、神域北方是东夷,两位神将他夹在中间使其无力扩大,而到了西成诸侯联军中,他的目光自然拓展至天下,那时候天下人口远不及现今,各路诸侯、大夫家业远不及现今,家族祭祀并不鼎盛,难以供奉出祖神这种神级底蕴,待到见得白山君伥鬼神域点化之能,当真是万分惊喜,人皆引白山君之祭祀入祭以壮家族底蕴,其领地也建白山君之神庙,国人也随诸侯、大夫祭。

    白山君的神域由此疯狂增长,在伐象之初神名就为天下人所知。

    只是随之…大问题就来了。

    天下人口有限,神能得的祭祀也自有限,遑论天下间还有这么多神分润呢?

    白山君神域的疯狂扩张却是建立在其他神神域被侵占之基础上。

    此等情况,他简直是得罪了天下诸神,怎不遭神嫉恨?

    随后由地主为导演,联合诸神给他挖了个坑,一同怂着白山君去对阵商龙君。

    在最关键之时刻,白山君不仅未有任何一神相助,反在个个塞他退路,最终白山君死在商龙君龙虫蜻蜓切上,山君一死则神域自散,诸侯、大夫们家的祖神也重新退化为祖灵。

    结果除了史书上寥寥几笔和一些地方上已渐为人遗忘的传说外,只留下一句虎死伥散的成语。

    关乎白山君的神力领域则有三。

    乃有金气坚与锐之领域,以及驾驭伥鬼之能化出的吞噬、吸纳、驾驭鬼神之领域,前者金气坚与锐,王越在暨南城就见过了,伥鬼领域就是现下山海君效仿白山君拓展神域之能。

    心念动转间,知晓了山海君之跟脚,王越也自有了成算,对黑潮道:“此事你办的不错。”

    得了王越当面肯定,黑潮心下大喜,此事明明可以直接通过现在越发拓展的网络禀报,但他就是要趁着王越在蛇余新城时当面禀报图的什么,不正是领导的当面肯定在王越面前留下更深刻印象么?

    就听王越继续道:“你且叫拱卫司继续盯着徐氏等宗族,暗中搜罗证据,暂且勿对其动手,待其整军备武反行确凿时再协同治安军对其剿灭不迟。”

    “是,是。”黑潮连声应是,喜不自胜:“小人这就将事情吩咐下去,只是这样放任的话,恐事情会闹的极大,还有山海君那边……”

    王越冷笑一声,杀气腾腾道:“闹的极大没问题,只要在控制之内就可。”

    “你既能得此影像,想来拱卫司在各宗族中有人,却可以之对其他宗族势力有意进行鼓动,最好将有反意者尽数鼓动参与其中再一网打尽,山海君那边自有本公子亲自出手应对。”

    “诺!”黑潮躬身应诺,头上微泛出冷汗。

    他只道自己行阴暗事已是极狠,如今与王越相比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他还想将事情尽力压小,王越这是唯恐事情不大、杀的人不够多呢。

    这一命令下,不知多少宗族之人要人头落地、家破人亡、沦为奴工劳改营的奴工。

    “去吧,关乎此事之变化,你须随时以网络通知于我。”

    黑潮徐徐退下,王越则立刻通知治安军配合拱卫司行事,又连同诸般、宣传资料都准备好传至相应网络隐而不发,却只待时机一至就行雷霆猛击。

    这些宗族势力本身其实并不强大,若无外力在组织力量已是极强的汲地根本翻不出风浪来。

    如今敢跳出来,其依仗也不过是山海君点化祖灵再借祖神血脉加持诞生超阶战力,但虎死伥散…只消来一记斩首行动灭了山海君,宗族之依仗就尽去。

    倒是控制力不足的尚地可能会真的闹出些麻烦,但在绝对力量面前也只是些麻烦罢了。

    想及于此,王越将事情知会了地主尚文,商讨了可能出现情况以及应对,随即以先前拱卫司摄录徐家会场中徐文展示山海君神力放出的气息对山海君展开了进行追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