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底牌
    “各位,既然蛇余公子以为我们软弱可欺不给我们活路,这回我们就联合起来给他点颜色看看。”徐良的声音很冷,不过厅内宾客的反响却更冷,半点也无登高一呼群雄云集反应之象。

    众位宾客稍稍沉默,其中一位二十几许的年轻人直身拱手对徐良道:“汲地以徐氏传承最为久远,据闻还在汲邑大夫入汲地前,底蕴为我汲地诸族最厚者,敢问徐公家中可有能让蛇余公子忌惮之力量?”

    徐良顺声音看过去,却是汲南邺氏的邺峰,邺峰话音未落,其他几家来客尽为他言引动

    “是啊,徐公此次邀我等前来,当有完全把握,不如拿出底牌来一见,以增我等信心?”

    “不错,若有此等底牌,徐公言与蛇余公子点颜色看看确实可行,只是若无……呵呵。”

    今日宾客皆是汲地诸宗族之长或未来之长,却是无一个傻子,蛇余公子强大以极,若无能与之对抗,最次叫他忌惮的力量,谁愿意作鸡蛋去碰石头之举呢?

    徐良面色不变,这些都在徐良意料之中。

    微微沉吟,待至诸宾客皆不再他言,徐良徐徐道:“各位可听说过山海君?”

    “山海君?”众人皱起眉头,这个名号他们却是极陌生,倒有一位长者记起来道:“可是两百年前蔡国大军入汲地,与地主有过一较的那位山海君?”

    此长者见众人不解,便自得道:“山海君就是汲地以及周边山脉群妖共尊之妖王,仅说山海各位可能不知,他还别有一个名号…虎衢,乃是昔日白山君之第三子。”

    “虎衢。”众人听了悚然而惊。

    说山海君众人确实不知,可是虎衢这个名号,他们却是自小就有听说的,小时候但有不听话,便会有大人拿虎衢来吓唬他们,如今成了成人却也同样拿他唬人,这名号当真是可叫小儿止啼。

    不过话说回来,巫衢到底是什么呢?邺峰心惊之余问道。

    是啊,虎衢到底是什么呢?大家从小就听其名,知道是极为恐怖的东西,但他到底是何存在呢?

    这就好像现代人口中说鬼,都只知道鬼很可怕,但鬼真正是啥样?有啥能力?谁都说不清楚。

    还有,这个存在真能与蛇余公子对抗吗?

    先前那长者也问:“徐公,山海君于我等凡人确实强大,但却非是地主之对手,而地主既向蛇余公子投诚,可见地主非为蛇余公子对手。”

    “如此山海君想来怕是不能应对蛇余公子,更不用说此时地主也是蛇余公子一方了。”

    “还有,山海君强则强矣,却恐不能为我等所用啊。”

    徐良道:“山海君当日与地主一较虽败却也自地主手中逃脱,地主也因其实力而有所妥协并未赶尽杀绝,这是数百年前之旧事,但数百年前之山海君与今日之山海君岂是相同。”

    “邺贤侄,二十年前之贤侄与今日之贤侄如何?”

    不待邺峰回答,徐良便道:”却是小儿与成人,凡人与武士之别啊。”

    “昔者与地主相较之山海君不过是白山君所遗未成就山君之体的第三子虎衢,如今数百年后的山海君已成就山君之体乃是神一等存在,其威能绝在地主、蛇余公子之上。”

    顿了顿,看向左右:“至于如何叫它为我所用?”

    “很简单,我们只须给它我们有却不甚重要的香火祭祀就可。”

    邺峰道:“徐公说的如此肯定,可是与那山海君已经达成共识?”

    徐良朝北方微微拱手:“承蒙山海君看的起。”

    说罢,他拍了拍手,一位少年自后堂出来。

    “这位是我儿徐文,徐文与各位长者问好,也让各位见识一下山海君赐予之神力。”

    少年一一作礼,随即抬手一引。

    一股犹如实质的力量顿自虚无中降落于身。

    只见少年身上气势开始节节攀升,转瞬间竟直上超阶却攀升未止。

    他的身上也在不断变化,呈现出一些非人特征。

    “血脉力量加持?”冶氏家主惊呼:“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祖神之力?”

    “徐公,你家祖灵何时化为祖神了,这可是一国公室之底蕴啊。”

    邺峰凝视着少年身上,道:“这是祖神之力,不过却比祖神血脉加持略弱一等。”

    “不然以祖神之能,乃可于加持中彻底开化其血脉化现神之真身,而不是止步于超阶一等。

    徐良道:“贤侄难道觉得随时将族内一位血脉旺盛者提升至超阶还不够吗?”

    “这可是比之寻常迈步超阶武士强的多的血脉超阶,而与祖神加持无二的是受加持者即便战败身死,宗族内随时可以确定一位新的受持者承袭祖神之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只要愿意祭祀山海君,将组灵祭祀一同归入山海君之祭祀中去,令祖灵为山海君之麾下,则诸位家中祖灵皆可如我家祖灵受山海君神力领域点化完成祖灵自祖神之蜕变…掌握这股力量。”

    “如此一来,哪怕抛开山海君不论,我汲地各族凭祖神之力就可诞生十余位超阶一等之存在啊,这样的力量已足叫蛇余公子忌惮,更遑论我们背后还将有一位山海君和汲地外的力量?”

    “汲地外的力量?汲地外还有谁?”有人问。

    “可是蔡国?”

    徐良道:“不仅仅是蔡国,而是畏惧蛇余之法之所有宗族。”

    他环视左右,正色道:“蛇余公子之法乃是要彻底掘断宗族之根,天下宗族谁人不惧?即将并入蛇余国之尚地和受蛇余国威胁的蔡国之宗族可都在看着汲地之变化呢。”

    “这些宗族只要愿意祭祀山海君,其祖灵一样可为祖神,其中家族祭祀强大者祖神之力未必比一国公室来的弱,血脉加持足可造就神阶一等的存在。”

    堂下诸人顿时一片震动。

    一个祭祀鼎盛的家族,祖灵化为祖神就可造就一位血脉加持的超阶强者,而这样的家族在整个蔡国何其多也?至于那些先祖祭祀之鼎盛不在一国公室之下的大家族在蔡国也是为数不少。

    仔细一想,以山海君之为纽带诸宗族就可诞生出多少超阶强者、神级存在?

    背后拥有这样的力量,当然可以给蛇余公子一点颜色看看,难怪徐家家主如此有信心。

    瞬间,先前还有些冷的场内气氛热烈起来。

    同一时刻,蛇余新城,国宾馆顶层房舍内。

    王越坐在沙发上,身前赫然显示着徐家庄内徐良大会宾客的影像。

    拱卫司负责国内事宜的武士首领黑潮正在一旁恭敬的候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