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英雄
    目送风镰进入酒栈,南离子接连喘息几口,猛的大声朝内喊道:“君上,你难道忍见象国社稷亡于狄人之手吗?”声音震动酒栈大厅、在内里房舍萦绕,只惊滴灰尘,再无其他回应,倒是酒栈旁的平房中有平民透过窗户的缝隙偷偷的往这边瞧。

    商龙君不作任何回应,这些围观之普通国人无甚知识恐怕连象国社稷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

    “唉!”南离子颓然一手凌空挥击在雪地里,带滴雪花,欲强自冲进去与商龙君当面却又按下。

    他此来是带着整个象国之期望来求人的。

    此前象国君臣早已经恶了商龙君,甚至将这位象国守护神神位崩塌后逼离。

    这种情形求人,如何能使强硬态度?而且商龙君就是避着不愿见他啊,刚才酒栈外的一切又不是听不到,他强自冲进去又能如何呢?实在无有办法,南离子只得先朝酒栈方向三拜,然后就在雪地跪坐而下

    商龙君一行人欲继续南下汲地,总要收拾东西从这里出来,他守在门口自能等到。

    只要能够等到,以商龙君避开当面交谈的情形,和对象国之感情,当面能够说上两句或还有转机?

    哪怕希望十分微弱,却是唯一的希望了。

    “君上,南离子大人赖在酒栈外不走了。”

    酒栈内,随行武士对商龙君道。

    风镰看了看商龙君,虽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曾共事多年,他却知商龙君心中远未面上的平静,必然是在左右摇摆之中,过去的象国在商龙君心头烙印比重太大了。

    不看象国君臣如何卑劣对他,他也为象国逼离,可如今象国生死存亡之秋,新君先行罪己自责南离子又跑来耍无赖,一个不好或还真能引动商龙君心中对象国之感情,继而将他迎回去为象国陪葬。

    是的,商龙君回去也是陪葬,也改变不了什么,或许有了这位守护神,象国可以挡得住狄人,但南面他效命的主君蛇余公子,已得地主全心投效,甚至冬主都已降服,只等各地内部完成整合,蔡国残势迟早也归于蛇余国,到那时昔日蔡随两国之领地人口皆为蛇余国所有,象国面对的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大国,实力比之昔日伐象之诸侯联军还强大的多,就是昔日之大象也是顶不住,何况如今之小小象国。

    如果这个象国,是昔日象天子治下的大象也就罢了,包括他风镰在内与商龙君一同为之殉葬,他也是甘愿,可正如他之前所言,象国非昔日之大象,象国之新君也非是昔日大象天子,为这样的象国、新君做任何事都是不值得,更何况为之陪葬?

    他们已为昔日大象殉过一回,叫象国社稷延续千年,早已经对得住昔日象天子。

    其实这些,不仅他风镰知道,商龙君心底应该也是万分明白的,只是过不了心中那道坎罢了。

    略整思绪,风镰对商龙君笑道:“君上对这位南离子大人如何看?”

    商龙君道:“这位南离子于象国与昔日我等之于大象何其相似。”

    “其实以他之能天下哪里都可去得,无论在任何一国都可为国君座上宾客,处境必然比一个行将倾覆的象国好的多,可是却心甘情愿为国奔走,哪怕国危若累卵都是忠心不改。”

    风镰心道果然,点头道:“昔日我们身为天子之臣,已为了大象死而后已,如今却该是轮到南离子了。”

    商龙君有些意外的看了风镰一眼,风镰这话是在反复强调,他们已经为大象尽了义务,如今的象国不是他们的责任,责任在于象国之君臣,意思实是在劝他不要再掺和象国那摊浑水了。

    “风镰,这些年你变了许多啊。”

    风镰笑了笑:“人生于天地之间,时刻都在改变环境,同样也为环境改变,天下自大象破灭至今已近千年,凡人近十辈之生命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风镰又如何能够不变呢?”

    商龙君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也确实有意离开象国,彻底摆脱过去开始新生,去开辟全新的道路,但是。”他摸着胸口:“这片土地在羁绊着我,或许即便离开了,这份羁绊依旧会存在。”

    风镰稍稍一思,道:“羁绊君上的是这片土地的什么呢?”

    “象国只是个名称,组成象国的却是人,今日之象国人已非是旧日之大象之人,上至国君、下至大夫、黎庶,而于这些人中,哪些人能对君上形成羁绊呢?”

    “新君?还是那些大夫?”

    商龙君道:“新君和大夫,岂能对我形成任何羁绊?”

    “那就是这片土地上更多的黎庶,昔日大象之遗民了?”风镰追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今日之象国还是灭亡了的好,如象国能为蛇余国之一市州,可命名为象州此保留象之名号,而黎庶自蛇余象州生而为人,远强于在象国为鬼千万倍不止。”

    “人?鬼?”

    风镰点头道:“这是蛇余公子在整个蛇余国宣讲的说法。”

    “蛇余国所有国人生命、财产皆受律法保护,任何人不得侵害、剥夺,此者为人,蛇余国之外任何一国,普通国人、野人生命、财产毫无保障,如地方大夫无有实力同样无所保障,此存在是为随时可能为鬼是为鬼者,有此人鬼之比,试问象国人是在象国为鬼,还是在象州为人好?”

    “那自是为人了。”商龙君道,又笑:“风镰啊风镰,你这是变着法坚定我南下汲地之心呢。”

    风镰道:“现在君上决心是否可定了呢?”

    “一方是回归象国,纵能率领象国击败狄人,却又须面临象国君臣的龌龊,将来迟早你我在战场上相见,象国也必定为蛇余国覆灭并入蛇余国内一州。”

    “另一方是直入汲地与我同殿为臣,没了君上象国恐怕连狄人都挡不住,必然四方求援,而周围有能力援象的唯蛇余一国尔,到那时君上再归象国就是另外一个身份了。”

    商龙君点头道:“象国为象州,虽没了国祚社稷,但到底存了象之名号,百万黎庶于蛇余国治下也可过的更好,但到时象国君臣又如何处置?”

    风镰冷声道:“贵族、大夫、武士、文士顺蛇余国之法者可存,不顺者可为英雄,新君没了羽翼无有威胁…主动归服将来小心不犯蛇余国法则可保衣食富贵。”

    商龙君想了想…风镰口中不顺者可为英雄…什么英雄,就是抗击狄人牺牲之英雄啊。

    来日蛇余大国之师统帅下,象国君臣唯三个选择。

    一是直接投诚、彻底归服。

    二是军令之下与狄人决一死战,冲阵者死于战场是为英雄。”

    三是违抗军令避战被斩,仍宣其战死是为英雄。

    风镰冷笑一声:“昔日大象破灭,有我等英雄为之殉,今日象国为象州…同样当有英雄为之殉。”

    片刻后,商龙君随行武士走出酒栈外。

    “南离子大人,我家君上请您入内一叙。”

    跪坐在酒栈外,只为等商龙君当面一会的南离子听得此言面色却骤变。

    一直避他而不见的商龙君缘何忽然愿意见他?尤其是在对象国颇有恶意的风镰进去之后应下。

    必然是风镰在其中作了文章,解开商龙君心头象国对其的束缚,已经可以正视于他啊。

    可恶…可恶的风镰…竟背叛大象…当真是罪该万死。

    南离子咬牙切齿的想着,但到底还有一番期望。

    为了最后一丝希望,他很快便站起身来,略微收拾随着武士进入酒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