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六章 变通
    黄镰麾下百人队开始动起真格的,在机器面前,汲西几家大宗族汇集而来的人群如土鸡瓦狗般除了几具胆敢带头过来纠缠者的尸体成了儆猴的鸡其余不明真相为宗族借过往积威裹挟而来的群众尽数被驱散一旁看押,而鼓动参与今日之事的四大家族家主及首脑则尽被以叛乱名目擒拿,之前带队前往捉拿士家家主士吉的百人队长因在处置宗族阻挠执法一事上过于软弱也被临时停职。

    一场混乱就如此为黄镰雷霆平了下去,但这件事情的影响却才刚刚开始。

    进入城内,商家的车队在汲西城中最大的酒栈落脚。

    用过晚食后,时间不觉而过,半月已上中天。

    商良本已入睡,却无论如何都是睡不着,心中满满都是今日在他处从未有过的见闻。

    翻来覆去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坐起身。

    “商良。”旁侧塌上传来老父的声音,音中透着一股清明,隐隐还有一丝激动,哪有半丝朦胧的睡意,想着之前房内的细细索索之声,父亲大人也是一样翻来覆去啊。

    商良轻叹一口便寻了塌旁火石,接连擦出火光将房内照亮,然后将烛火燃起。

    “父亲大人今夜也是睡不着吧。”

    商父随之也坐了起来,点了点头:“我在想今日汲地见到的一切,白天的时候只是看着新奇震撼,但种种都只是片段毕竟不成体,不过刚才为父忽然全想明白了。”

    “这下可好,本就是睡不着,现在更感激动振奋。”

    “唉,今夜看来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父亲大人想明白了什么?”

    商父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反问:“先前城门之事你如何看?”

    商良微微一思,侃侃而谈道:“天下间历来地方大夫新旧更替,最忌扎根于地方影响力极的之宗族影响领地治理,所以但凡新主正位必对胆敢冒头者全力打压,否则一旦显的弱势则必为地方宗族联合劫持。”

    “此时如新主强大,身为地方宗族当竭力收缩以免成为打击之的。”

    “今日汲地蛇余公子携破蔡之威而治汲,汲西地方宗族不知收缩竟还敢阻挠施政”商良摇了摇头,道:“父亲大人,这真是自寻死路啊。”

    “以商良之见,参与今日事之宗族就要因此烟消云散了。”

    商父笑了起来,道:“此言有理,但我儿可曾想过,这些地方宗族也非傻子,他们也不是不明白道理,为何还要跳出来闹出今日之声势呢?”

    “而且早不闹、晚不闹却一定要是在今日呢?”

    商良微微沉吟:“汲西士家家主士吉欲宗族族人上缴部分所得为公产,此在天下各大宗族内乃是常事,但其族人身为蛇余国国人,正当所得财产受国法保护,其以之为凭不缴便犯了宗法。”

    “士家家主为防所有族人以其为例,自是以雷霆手段震慑实施宗法处置击杀。”

    “只是蛇余国国法又有规定,蛇余国人未犯蛇余国法之情况下生命受国法保护,士家家主欲索财物本就是违法侵占族人财产,此处再违法侵犯生命,便引出汲西治安军缉拿”

    说道这里,商良恍然:“今日之事,不是宗族简单阻挠执法,却是宗族宗法与国法之争啊。”

    商父颔首道:“不错,今日之事的本质就是宗法与国法之争,否则断然无法闹的那般大。”

    “汲地之国法与旧日成礼以及成礼演化出的他处之法都有不同,法律不仅仅保护国君、大夫之统治,竟是要使治下国人人人由鬼而人,所有国人皆得法律之保护。”

    “偏偏宗族家主等一切特权、利益却都是建立在多数族人为鬼之上。”

    “此处却是与国法乃有不可调和之冲突,如若汲地之法真真落实,宗族因血缘关联纵然不会烟消云散却也是再难在汲地形成国中之国、领中之领的态势,宗族家主一系人的既得利益也不会再有。”

    “汲地各大小宗族的家主们怎会甘愿自身既得利益被剥夺呢?”商父忽然厉声道:“所以,他们不会想宗法有何问题,只会想蛇余国之国法未免管的太宽了吧。”

    商良呵呵笑着,这想法他之前何尝没有过,接道:“蛇余国法彻底落实,他们会失去一切,如果联合起来将事情闹大一搏让蛇余公子看到宗族的力量,蛇余公子会否稍作退让妥协呢?”

    “他们更会想即便不成,他们也未事实叛乱,仅是阻挠再者所谓法不责众,汲地也须他们宗族内的文士、武士参与治理,蛇余公子应该也不会对他们如何。”

    “这样一想,就有了今日之事。”

    商父摇了摇头:“他们低估了蛇余公子推行新秩序的决心啊,以旧秩序下的想法猜测新秩序缔造者之心高估了自己的位置却也是可笑,蛇余公子应该早就盯上了这些宗族势力就等着他们跳出来呢。”

    “毕竟这新法之下蛇余国多数国人都是受益者,唯他们这些旧秩序下之既得利益者失去利益却以宗族为纽带在地方各具影响力者必定为阻碍新法的推行。”

    商良道:“不过这么说来,蛇余国之新秩序将再无宗族存在之土壤,对于我商氏这等大家同样不利?”

    商父否定道:“不然,正如家祖所言,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其他宗族之所以为宗族得以凝聚成势靠的是旧秩序下一定程度上保障族人却剥夺更多的驭鬼宗法,其法与蛇余国法相背在蛇余国内自是穷途末路。”

    “当是此时我等当寻求与新秩序相应之变化。”

    “我等货殖行商行商天下,经行治理手段各自不同的列国和无数大夫领,需要应对无数来自国君、大夫们的觊觎,却是天下间最知变通的一群人。”

    “我便考考你,想要在汲地继续维持一个庞大的家族体系当如何变通?”

    商良思考片刻:“宗族之所以宗族,除却所谓宗法外,却还有血缘为纽带,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在此之行我们须考虑的是在不违背蛇余国新秩序的情况下得一法维持家族的凝聚力,使家族其他成员团团聚在家族周围为家族所用,以商良之见或可以利益为凝聚力。”

    “人多则势大,财聚则力强,家族抱团更大的本钱可以做更大的生意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家族中人自行单干本小利薄且容易为其他抱团或本大者欺压。”

    “此等情况族人自然愿意聚为家族所用,我们只须注意不将家族成员当成鬼,同样维护其生命、财产之保障而不作侵害就不与蛇余国之国法背离。”

    “好一个血缘为纽、利益凝聚。”听着商良之言,商父击掌而叹。

    商良想了想,道:“这么说父亲大人已经决定将商氏迁移至蛇余国内为蛇余国人?”

    商父道:“既能够当人,为何继续为鬼?汲地之政,虽只近日一见未能细观,于我等货殖商人之家却已比天下列国任何一国强的多。”

    “其实近来已在陈国据主导地位的卫氏请得法家学派整派为其变法,个中法事对我商家极为有利,陈国又是天下第一霸主国,只是卫氏早在多年前于我货殖商人面前已有失信,在不闻蛇余国之法时我商氏或许最应迁往陈国,如今有蛇余国陈国已不是最优之选了。”

    顿了顿,商父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离蛇余国招商之会还有一段时日,我们还可再细细考察一番。”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