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五章 阻挠
    商氏父子在觉汲地之法管的太宽时,却听方波一旁的青年人大声说起话来,他先是向周围的国人大声宣讲了方波的罪状、被抓的原因以及相关法律依据,然后就开始长篇大论起来。乐—文

    商良发现这个青年人前面那番话说的不很是爽利,但长篇大论却是仿似说过许多遍一样无比熟悉。

    开口就是新秩序、旧秩序,人啊、鬼啊之类。

    一开始商良还听不明白,但等到青年人说得一段内容就很清楚了。

    青年口中所谓旧秩序就是汲地过去或汲地外其他和过往汲地一样秩序礼法统治下的国家、大夫领,新秩序说的是汲地…未来蛇余国新法下的世界。

    在旧秩序下,一切处于秩序下的人都是连人身各类基本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的鬼。

    在新秩序下,一切处于秩序下的人都是享有国法赋予的种种基本人身权利的人。

    国法保护国人的生命不受任何人肆意侵害,保护国人的合法财产不为任何人任意剥夺。

    一切胆敢违背国法敢任意侵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者必受法律之严惩。

    法律不是管的太宽,而是对所有法律管辖下国人的保护。

    青年人又就方波杀死小妾事件进行举例,指出为方波所谓家法杀死的小妾也是蛇余国人,同样享有法律的保护,如果方波杀死小妾无罪,则他可如旧秩序下一样,任意杀死下方平民、剥夺平民财产而不获罪,有了法律的保护,方波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其他人也将摄于法律之威严不敢侵害国人生命、财产之安全,国人再不担心自己生命、财产为他人一念就剥夺…有自己后看见他人遭遇此类事情者皆可向当地治安军报案…

    马车徐徐经过小镇,方波家法杀死小妾一案只是商氏父子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但对这对父子的震动却是极大。

    一开始两人觉得汲地之法管的太宽,然而听了那个青年人的话之后心思已经截然不同。

    旧秩序、新秩序中鬼人之别他们却是深有体会。

    在汲地之外,商人虽是有钱,但却无甚地位,不过是大小贵族们养的肥羊,生命、财产之类安全无任何保障,别看平日里因财而得享受,也与各国贵族多有交往,可是谁人不是过的战战兢兢,生怕自家生命、财产哪天就不再属于自己。

    这样的存在状态不是鬼是什么?而汲地的律法如果确实做到那个青年人口中宣讲的话,他们若生为蛇余国之国人,生命财产都将受国法保护,还用的着像过往那般朝不保夕么?

    可是汲地真的能做到这些吗?天下乌鸦一般黑,哪只猫儿不偷腥,他们这等大商无一不是大肥羊…汲地、未来蛇余国的国君、他麾下的贵族、官吏会忍着不咬么?

    一个个疑问在两父子心中反复激荡,就在这激荡中,商队继续东行,接近傍晚时分就到达了汲西城,就在入城前…他们却再次看到了与先前近似的一幕,声势竟闹的比之前镇邑更大。

    被缉拿者似乎有些身份,试图将他保下者极多,而临近汲西城围观的国人则更多,团团围在汲西城门口几不下一两千人。

    这回犯法的是汲西城附近曾经有名文士家族士家的家长士吉,犯罪事实却是以宗法处置打杀了几位拒绝将在外打工所得部分工资上交族里的族人。

    这种事如果搁过去,无论是叫族人上缴部分所得作为族产,又或是处置犯了宗法的族人都是理所让然,但在现在的汲地好像行不通了,汲地之新法保护每一位国人,敢肆意侵害他们生命、财产安全者都将受到严惩,受害者犯了所谓的宗法可却未犯国法,相反执行宗法者却是犯了国法。

    很显然的是,在汲地国法大于宗法,或者说维持国法运行的力量远非士家一族力量可比。

    于是一个百人队的治安军冲进了士家大院将士吉以及听命于他动手打杀的从犯缉了出来,但和之前家族并不繁盛的方波不同,士家在汲西家族势力极为庞大,又与许多其他宗族沾亲带故关联也大,所以此事影响力也自是大的多,再加上又关乎到各大宗族之宗法与国法之争,涉及各宗族内宗法执掌者重大权益,士家许多族人还有汲西其他大宗族陆续都来了很多人,试图与擒拿士吉的治安军说情将士吉放了。

    可是汲地之法可不讲情面…治安军怎会放人?而后不甘心的宗族之人却越集越多,事情也随之发酵愈演愈烈。

    商氏父子到达汲西城外时看到的,正是近七八百宗族中人汇集将执法的治安军人拦在汲西城外不让他们将士吉押回汲西城治安军大牢的景象。

    却说黄镰一路护送商氏商队到达汲西,在城门处见得此景面色就是一变:“这只百人队的百夫长是干什么吃的?对待这些胆敢阻挠治安执法的宗族势力怎可如此软弱?”

    “不过…这些宗族势力,欺软怕硬之下如此嚣张,倒是给了我个好机会。”

    “全体都有,准备战斗。”黄镰大喝一声,护送队迅速摆开百人队经典战斗队形排成了四列。

    这只与押送士吉治安军俨然截然不同百人队的到来,顿引起城门拥塞出一阵大骚乱,几乎是立刻就有几位老者走了过来,其中一位先行一礼:“这位大人…”

    “对所有胆敢阻碍治安军正常执法者我治安军当如何?”

    黄镰毫不理会打断他的话,自腰间拔出了青铜剑刃,对后方百人队治安军军士大声问道,不待武卒回答,继续道:“对所有胆敢阻碍治安军正常执法者我治安军当先行警告,警告不听则当以叛乱论处。”

    “治安军的军士们请告诉我,对叛乱者当如何?”

    “杀!杀!杀!”治安军士们杀气腾腾道。

    为首的老者被吓的直往后退,黄镰朝前几步将剑刃逼在他身前,冷声道:“这位老先生,本官已经对你们的行为进行了一次警告,还敢阻拦治安军执法就休怪我治安军无情了。”

    “给我让开。”

    “大…”刷的一声,一道青光在半空闪过,正待继续分说的老者整个人呆住了,随之头上的冠冕和头发自半空滑落,却在刚才一剑中尽与他脑袋分离。

    黄镰这一剑只要再往下一点,老者的头盖都将被掀掉。

    “将他拿下。”黄镰看也不看结果,抬腿一脚将老者踹开一边,自有两位军士过来将老者拿住。

    “诸位将士,随我平叛。”

    ...

    ...